《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2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到了值班室里,刚刚叫我们出来的干部拿起刚才在监室里填的表格看了看,然后一个一个的问话,“你是因为聚赌进来的?家里的人知道你送到这里来了吗?”瘦高个回答道:“知道了,他们在帮我跑,到这里了还请王栋长您多多关照下,XX区刑警大队的刘队长是我玩得好的,他会过来跟您打招呼的。家里人明天就会给我送生活费过来的。”
  “你是因为故意伤害进来的吧,你知不知道被你打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吗?”王栋长转头问站在我旁边的那个我刚进监室时洗碗的年轻人。
  “不知道,我是因为帮老板收他拖欠的装修费,只打了他一耳光,应该没怎么样吧!”
  “没怎么样??你那一耳光就打得蛮重了,今天抓你的派出所打电话来了,你打的那个人今天死了。”那人在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子嘴张成一个O型,嘴唇抽动了几下,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然后眼泪就一滴一滴地落下来了。我想如果我们不是靠着墙站着的话,他可能会瘫软在那里。
  “你,非法拘禁?你的同案还没被抓吧?”
  “我其实是和我老板一起帮他要回被那个人骗了的钱,也没有打他。”我把对派出所的办案民警说了无数遍的话又说了一次。
  “这个你对我说没用,我们看守所只是关押你们的,案情方面的那是办案方管的。”他说了这些后把手上的表格放下,“到这里来了就不要东想西想了,要守这里的规矩,不要搞得自己吃亏,到号子里了如果被打就向管理干部反映,每个监室都有专门的管教干部的。可以给家里或者朋友写信,但是不要谈案情。现在到冬天了,需要叫外面的人给送点衣服被子,送点生活费来的话可以把电话写下来,把需要什么东西写下来,管教干部会帮你们打电话。”

  同去的两个人都写了电话号码和要说的事情,我没有让干部帮我打电话,因为我不准备让家里人知道我现在进了看守所。心里还带有一丝的侥幸心理觉得是不是会在满15天的时候被释放?
  再回到监室里,再蹬在墙边。

  王栋长又把中年人叫了出去,大概十几分钟后他进来了说:“冲监了哦。点到名字的喊‘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冲监。”
  我在他喊到的名字里面,带着对“冲监”是什么意思的疑问的答了“到”。很快就有人递给我一个塑料饭盆,一把塑料勺子,还有两床很旧很乱的被子。
  “这不是我刚刚带来的被子。”我看那被子实在很破旧就说了句。
  “小JB,给你被子算不错了,还想要刚刚带来的新被子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打土’啊?你的被子让我们打土了。”脑袋上又被扇了一个耳光。
  铁门打开,那中年人把我们几个刚刚点了名的人带课出去,往走廊往里面走去。
  “新口子进站了!!!准备接站了哦!!!”在走廊上操作机械的蓝色马甲们大声喊道。语气中带着一种很猥琐的兴奋。
  中年人每到一个监室门口就停下来喊一个或者两个名字。然后被点到名字的人就进到那个监室,以这里的行话就是冲监了。每到一个监室的门口都要和里面的一个人称兄道弟的寒暄一番,或者接一支从里面递出来的烟点上或者递一支烟进去。

  我和一个东北人一起被分到南四七监(就是南四栋第七监室)。
  铁门打开,抱着被子进去,和我同去的那个东北人还有两个塑料袋子装的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
  和刚刚的那个监室没什么两样,只是这里面的人少些。里面有被称为床的那个台子的房间里有几个人正在床上玩扑克牌,有几个在看电视,外面被称为放风室的房间里有人在洗衣服,有人在聊天。
  有人接过我们手上的被子拿到里面的那间房子里,再把饭盒接走。
  整个监室里唯一一个留着头发的脸色惨白的人拍了拍手说道:“新口子进站,准备洗澡。”

  在一阵很猥亵的起哄声中,我和那东北人脱光了衣服,被推到了放风室里面角落里的小格子里面。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就被浇了一盆冷水,一个人早站在水池沿上一手拿一个饭盆在打水往我们身上泼,刺骨的冷,身体不住的哆嗦,我听到牙齿相碰的“咯咯咯咯”的声音,不知道是我还是东北人的。
  “进来这里面了就要讲卫生,来,搞肥皂好好洗一下。”有人递过来一块马头肥皂,“擦肥皂,好好洗干净。”
  在一群人类似看耍猴的围观下我完成了我人生第一次有人帮忙淋水也是最痛苦的洗澡。
  “过来登记。”
  再填一次表,内容和这几天的一模一样。
  给我们登记的那个人看完了登记内容后把表格递给了刚刚要我们洗澡的那个人,然后对我们说:“我们监室的管教干部是夏干部,我们号子里的学习员叫是杜哥,”说到这里的时候朝那个留着头发的人指了下,“在号子里什么都听他的,他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打反口。放老实点,不会吃什么亏的。”
  学习员?打反口?什么新鲜名词。学习员是牢头狱霸吗?不是有标语说要“严惩牢头狱霸”的吗?打反口是说顶嘴之类的吧?冒出这些疑问但是不敢问。
  杜哥看了我们的资料后叫了声:“周少青?”
  “做什么?”我随口应道。

  脑袋上又被挨了重重一记耳光,给我登记的那个人瞪着我说:“要答‘到’,记得以后听到有人叫你就要答‘到’,记性点!”
  “你还是大学生哦?字写得还不错了,来,把这里这张表给我抄一遍。”杜哥丢给我两页纸,“以后再进新口子要登记的事,还有给干部写要打的电话的内容的事你来搞。”
  “梁哥,有人夺了你的权了哦?”我听到有人在幸灾乐祸,“被新口子赶走了哦!”
  那是一张南四七监所有在押人员的简表,记录一个监室所有人的姓名,年龄,案由,家庭住址,再后面有一栏有“公检法判”四个选项备选。一张表抄下来才知道监室里基本上什么的犯罪都有了。盗窃,抢劫,抢夺,伤害,贩毒,**,非法拘禁,贪污,职务侵占……而那四个选项也都各有不同,公,表示案件还在公丨安丨机关侦察阶段。检,表示案件已经移交检察院起诉了。法,表示案件已经由法院受理只待审判了。判,表示案件已经审理结束定下了刑期了。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和我一样是非法拘禁的那个人,杜哥,判11个月。

  在誊抄那张表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种仇视的眼光盯上了我,那应该是来自梁哥。后来我才明白,当一个监室里的“书记员”是在监室里比较有地位的事情,而我刚刚来就抢走了他好久才谋到好差事。
  公,检,法,判。我才刚刚开始吧。

  监室外面的蓝色马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得一个都没有了。
  “头子尾子进站了哦!”外面有人在喊到。又是这里面的黑话吧!我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看到监室里除了杜哥站在铁门那里往外面看以外,所有的人都往里面的那个房间走,这时候的我知道如果还呆在外面的话说不定又要挨耳光子了。也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