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5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等我拿到的时候还是跟昨天一样就剩下一盆在那儿了。半碗汤里面泡着一些散饭——那是给他们“上面的”盛饭时铲下来的一层,可以肯定米是没有淘得很干净,饭粒中夹杂着很多的谷壳,还有些黑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到这里要名词解释一下:头子——饭,尾子——菜。这是我在后面的时候了解到的,至于原因,无从可考。但是整个看守所从被羁押的人员到已经判刑了的罪犯到管教干部都是这么叫的。
  早饭吃完后继续开工。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紧张的忙碌。“上面的”人偶尔也坐下来帮这个点下葡萄或者帮那个到门口接下卤水,除了杜哥以外。杜哥一个人搬了把凳子坐在铁门口和外面操作真空机的蓝马甲们聊天,偶尔递根烟出去偶尔从蓝马甲手上接一根烟点上。
  分工合作的事情很快就做完了,等分到每个组的槟榔很快就都点上葡萄了。组长——每个组都有一个组长,数了一下一共有多少筛子的槟榔,然后对我说道:“新口子,你今天就少分点,等下给你分6盘装袋。其他的每人11盘。”然后数了6筛子点好了葡萄的槟榔丢到我面前再给我一扎小塑料袋子。
  怎么形容这个袋子呢?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可以说明下。
  2004年的时候,我一个广东的朋友到我所在的这个城市玩,在我陪他游完了两天以后,他对我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地上到处都是槟榔的小包装袋子,还以为是避丨孕丨套包装呢!还奇怪你们这里也太开放了吧!”他的疑惑在我教他吃了槟榔以后得到了释疑。其实我这位朋友的描述不是很准确,据我了解,槟榔的小包装袋子是长方形的,而不是避丨孕丨套那样接近正方形。但是大致上是差不多的。

  “出货之前把袋套好!不然的话我会开板子的。”组长对我说了这么句话就去做他自己的事去了。
  出货?开板子?又是新鲜名词。不解,但是我没有问,以后会知道的。
  事情很简单,一手搓开塑料袋子的口子另一只手把槟榔塞进去,袋子的规格和槟榔的大小很是接近。我的速度不是很慢。
  “昌哥,想吃烟不咯?帮我做4盘货,我给你一根红梅棒子。”监室里有人喊道。
  “两盘,我给你做两盘货换一根烟。”答话的是一个叫赵昌平的年轻人。他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比划着,“四盘太多了,两盘就搞!”
  “算哒!不搞就算哒,两盘货就换一根,你怕我的烟有屎哦!”那人点上一根烟,吐出一串烟圈,语带不屑的说。
  “昌哥,给我做三盘我给你一根芙蓉棒子。猴子太狡猾了,四盘货就换一根,我少一盘你搞不搞?”
  “靠,老子出的是红梅,河北佬你他妈的搞一根芙蓉棒子就换三盘货,老子的红梅不是可以换六盘货了啊?”猴子仰起头,用牙齿咬着烟骂道。
  “那我出两根芙蓉棒子中不中?昌哥?”河北佬笑嘻嘻的望着赵昌平说。
  “我给你做一盘半,你给我一根。”估计是怕不能做完,赵昌平算了一下账后说道。
  “一根的话就做两盘。成不成交?”河北佬掏出一根芙蓉香烟递过去。

  赵昌平犹豫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应该算是天一交战了一会吧,还是接过了那支烟。随着烟一起递过来的还有两筛子等待装袋的槟榔。
  我粗略的估算了下,一根芙蓉香烟价值人民币一毛,而装袋两筛子槟榔需要的时间最少需要四十分钟,照这样计算,如果赵昌平每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帮别人做货的话,他能赚到三十六支香烟也就是人民币三点六元。然而这只是理论上的计算,后面才知道一根烟的代价远远不止一个小时的装袋工作。
  中午的头子尾子吃过后,我还有两盘货没有装完。赵昌平还有六盘槟榔在等着他。
  我是倒数第三个装完袋的,老刘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过后过来帮了我一下,在我后面的还有和我一起冲监下来的东北人和赵昌平。猴子和河北佬还有另外的两个人蹬在赵昌平旁边不住的催他:“快点啦,昌哥,就要出货了,不要等下新口子没开板子你开板子了哦!”语气中更多的是幸灾乐祸。不,应该说全部都是幸灾乐祸。
  “出货!”铁门打开,值班管教干部在外面喊道。

  杜哥穿上一件黄马甲走出铁门,对里面问:“今天第几组出货?穿上黄马甲出货,快点!”
  今天负责出货的不是我们这个组,另一个组的人每个人穿上一件脏兮兮的还能看得出黄色的马甲把一盘盘套好了袋的槟榔端出去摆在门口的真空机旁边,井然有序。
  然后把空了的装槟榔的塑料桶子搬了出去,换进来十二桶装满槟榔的桶子——这是明天的任务。
  铁门关上。整个号子里就剩下赵昌平还在装袋。
  “易九高,等干部回办公室了后给昌哥开板子!天天妈的出货的时候做不完,什么JB玩意儿!”杜哥说了句。
  我知道了什么叫“出货”,马上就能知道什么叫“开板子”。
  十个监室都出货完毕以后管教干部就走了,在门口张望的杜哥打了个响指,“开工!”

  赵昌平慢慢的站起来,走到监室靠走廊这一端的角落里,慢腾腾的解开裤子,拉到膝盖处,露出屁股,然后弯腰,手撑着墙壁。看得出他心里是在害怕,两腿有轻微的抖动。
  易九高一点都不高,大概一米五五到一米六的样子。手上拿着一只NKIE公司和BNA联合生产的塑料拖鞋,走了过去。
  “杜哥,几板子?”
  “今天还有一盘货没做完,就开十板子算了!以后记住,一盘货十板子。”
  啪,啪,啪……

  易九高的身高决定了他“开板子”的方式只能是平着抽中赵昌平那两瓣白花花的屁股。他每一下都很用力,仿佛他们之间有着解不开的仇恨一样。
  在整个过程中,赵昌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监室里有的在狂笑,有的在冷笑,我在苦笑。我看不到赵昌平背对着众人的脸上的表情,但是他在十个板子挨完了以后边转身边提裤子的时候,他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有着的谄笑。
  “昌哥,明天还做生意不?一根烟呢!只需要做两盘货再挨十板子就行了,好JB便宜地!”猴子一边狂笑一边问。
  “怕卵,只要你有烟,我就做。”
  赵昌平用两盘货和十板子换来的烟在他吃完晚饭以后才抽,他从外套里面的袋子里掏出那一根带点皱的芙蓉棒子走到杜哥前:“杜哥,借个火。”点上后走到他挨板子的那个角落蹲下。闭着眼睛小口小口的吸完直到过滤嘴都烧着了。
  后来我和赵昌平有一次聊天中问起了当时为什么会为了一根烟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的。他说,他在外面的时候最差都是抽利群的烟,并且烟瘾很大,这次进来了一根平时看都不会看的烟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就会让自己记住别再犯错进了号子。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是我没有揭穿他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不相信是完全正确的,在我半年的牢狱生活还没结束时他刑满释放了,但是他在外面的自由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在走出看守所大门后他上了公交车,在公交车上赵昌平看中了一部手机,然后他伸手了,然后被抓了。在派出所呆了十几个小时以后他在半夜里又送进了看守所,离他走出看守所只有将近二十个小时,三天以后,他又被冲监到南四七监,离他走出七监的铁门不到八十个小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