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10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到后来我才明白,其实能得到这样的待遇不光是因为带了脚镣,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我外面有人给我送钱进来,在这里面最大的是人民币。
  第一班的时候除了几个白天做事多很累的人以外大家都没有睡。据他们说七监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打架的事情了,一直都是文明监室。所以在经过前一天的打架事件后大家好像都有兴奋起来了的感觉,一个个都躺下靠在墙上聊着天。
  “周少青,你的那个朋友是你什么人?看你要想半天才想起来。”

  我根本想不到李银会来看我。
  一九九九年我来到这个城市读大学。经半年的洗礼,我慢慢的磨去了刚从农村走入城市时候的青涩,渐渐的融入这个城市节奏。
  这是一个很病态的城市,不光气候如此。
  这个城市没什么很有实力的企业,人们的工资水平也不是很高。然而这个城市的各个类型的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多得出奇并且消费很高而且基本上每天都是爆满。各星级的酒店也是遍地都是,KTV,洗脚城更是俯首皆是。
  认识李银是在市中心的一家叫“娱乐世家”的综合性酒吧。一九九九年的下半学期快期末的一个周末,一个朋友请我去喝酒,当我走上二楼的酒吧的时候,我被震天价响的称得上是噪音的音乐,光怪陆离的灯光效果,奇形怪状造型的红男绿女吓得不轻。进门是一个演艺吧,中间一个舞台上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跳钢管舞,台下的男男女女在主持人的鼓噪下在使劲的起哄,摇着头,用啤酒瓶,骰盅跟着音乐的节奏不停的敲击着桌子。

  我们穿过演艺吧走到里面的慢摇吧找了个最角落的位子坐了下来。朋友还带了他另外的两个朋友过来。慢摇吧的中间是一个圆周形的吧台,有几个顶着一头很诡异的发型的年轻人在摆弄着各式各样的酒瓶,吧台外面的座位上坐着的男男女女基本上都是一手端着酒杯一手点着烟跟着音乐在晃动着脑袋。有一个小小的舞池,面积不大,靠墙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台子上有三四个女孩子在扭捏作态的在领舞。幸好音乐还在我能接受的范围之内。舞池里的人都在微闭着眼睛摇动着身体,大多数都是身着便装,也有极少数是穿着西装,松系着领带。

  朋友他们几个喝了点酒后也到舞池里去放松去了,我还是不太能很习惯这样的场所,所以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抽烟看眼前的群魔乱舞。
  “邓哥,叫几个女孩子来一起玩吧!”我朋友对着他叫过来的叫邓磊的人说。

  “好,我打电话,叫四个人来!”邓磊说完就从人丛中艰难的钻了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带着四个女孩子来到座位前。他们仿佛都很熟,叫服务员加了座椅再叫了酒过来后大家就打成了一片。
  邓磊没有给大家做介绍,喝了点酒以后就带着一个女生去跳舞去了,我的朋友也带了个女孩去演艺吧看节目去了,另外一个提了两瓶酒带着一个女孩子去了一个小包间聊天去了,就剩下我和李银坐在那里喝酒。
  “你叫什么名字?是邓哥的朋友吗?”是李银先打破沉默的。
  “哦,是的,我叫周少青,你呢?”我猜想到他说的邓哥就是邓磊。
  “李银,你是做什么的,也是和邓哥一起做事的吗?”
  “哦,不是,我还在读书,你呢?”那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邓磊是做什么的。
  “我在大冶小学教书。”
  那天我和李银没有离开座位,一直喝酒,偶尔她问我要一支烟。
  “一天忙下来,累了抽支烟很放松放松。你会不会觉得女孩子抽烟不好?”李银第一次问我要烟的时候问。

  “没事,男女平等。”从小看外婆抽烟,还帮她切过烟丝的我也不觉得女人不能抽烟。
  李银很安静,酒量却不是一般的惊人,我们两个人消灭了掉一打半啤酒加半瓶我当时连名字都念不转的“杰克丹尼”。在这段时间内她教会了我玩“大话骰”——两个人轮着叫两个骰盅里骰子的点数,一点可以代替任何点数,叫的数字只能往上加,到一个人不相信的时候就可以开了,如果对了就对方喝酒,如果输了就自己喝。她看得出我是第一次玩,所以有点让着我,在她的放水下基本上是两个人平半喝完了所有的酒。

  到酒吧打烊的时候,我们彼此的朋友们都没有再出现。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家。”站在街道上我问道。

  寒风中李银的脸绯红,嘴唇却透出苍白,她把外套紧了一下说好。
  坐上的士车,她说了个地址后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第一次坐在的士车上看这个城市的夜景,街灯,树影,偶尔的人影从车窗外向后飞逝。身边是个美女,称得上是陌生的美女。
  到了目的地以后费了很大的神才把李银叫醒,从车里走出来被寒风一吹,李银一下就吐了。“送我上楼,三楼。”她递过来钥匙。

  李银住的是靠河边的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是靠近大学城的民房,这里的房主大部分在市里买了房子。所以现在租住在这地方的基本上都是附近的大学生或者刚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多少钱的年轻人。我当时想到李银应该是师大的毕业生,工作了租房子在自己比较熟悉的地方住的。
  李银到家后直接奔床上去了,帮她脱掉鞋子外套盖好被子关上门后,我就准备回学校了。在出门的一刻我想到,这里是这个城市的最西边,而我的学校在城市的最东边,回去的话要穿过整个城市,两条河,这个城市晚上十点以后基本上就没公车了,在这里想找个的士也很难,估计没那么好的运气能赶上送客过来再返程的车,再说从这里到我的学校的的士车费对我来说也是一笔较大的开支。所以我决定等到天亮了再走。

  小客厅里有个沙发,也能将就过一夜吧。
  这个城市的冬天很变态,再加上李银住的房子正好在江边上,躺在沙发上盖着自己的棉袄,我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睡得不安稳就很容易被吵醒,我是被哗哗的水声叫醒的,爬坐起来,看到洗手间的灯亮着,里面有水声在响,应该是李银酒醒了一点后去洗澡去了。
  李银顶着浴巾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青儿,帮我吹下头发。”李银朝我走过来,“我比你大,叫你青儿没有意见吧?”

  李银留的是短发,我打开电吹风两手拿着小心翼翼的帮她吹着。
  “用手抓,均匀些,吹风要时刻摆动,不然你想烫死我啊?”
  这个过程可以用胆战心惊来形容,等她的头发吹干,我的额头上都渗出了细汗,拿吹风的手掌心也是潮湿一片。
  “你去冲个凉吧,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

  从洗手间出来时李银正站在洗手间门口,手里拿着一套睡衣,“我的睡衣,你换上吧,不要在沙发上睡了,我房间里有空调。”
  看我犹豫的样子,她笑着说:“放心咯,不会吃了你的。”
  “青儿,你这是第一次和女人睡一起吗?”躺在床上李银问我。
  “不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全身都是僵硬的,我艰难的吐出一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