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12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出狱后我回了一趟学校,那条河边我们彻夜疯狂的地方的草地河床已经被混凝土工程替代了,附近的民房也全部搬迁了,靠河堤的地方又有建筑物在慢慢拔高。

  理工科的大学生活是枯燥的,我们学校宿舍是按入校年份安排宿舍的,我们自己总结了一个情形:晚上宿舍熄灯以后你只要看窗户,只要是连着几个宿舍都有蜡烛点着的,那肯定是工程技术学院的宿舍。这时候你从宿舍外的走廊经过就会看到一群男生要么在跟高数啊,各种力学较劲,或者是拿着丁字尺在跟各类机械零件杠得面红耳赤。很多时候,我都想找到当初告诉我们“大学你们就自由了,大学学习任务少,大学了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高中老师们对他们大声说一句:骗子!

  李银来我们学校的次数越来越多,基本上每个周六都会过来。间接造成我们宿舍每到周五同学们都会很自觉的把自己攥了几天的衣服袜子球鞋之类的拾掇好,床上、书桌也是按当初军训时的内务要求打整。好死不死的,学院每个星期的宿舍检查都是在周五,那一学期我们宿舍一直被评为文明寝室,好像期末的时候还拿了一笔奖金。
  1999年的时候我们大学外面没有现在那么商业化,最多的店子就是饭店、游戏室——那时候还不叫网吧、网咖,如果有需要上网的老板会大叫一声“有几个要上网的,上网3块钱一个小时,有的话我就拨号了”。还有录像厅——放影碟的那种。李银很喜欢看电视剧电影,每次来找我玩到了最后一站都是学校外的录像厅,2块钱一个人的门票能看一下午,古天乐版本的《神雕侠侣》、TVB神剧《创世纪》都是她带我看完的。晚上有通宵场,有用三合板隔成的一个个小包间,包间里一个影碟机一个电视机一张单人床,十五块钱一晚。交了钱自己在老板那里去选想看的碟片。李银有时候晚上也不回去,那里就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又便宜又有兴趣爱好。当然那种隔间还是被不富裕的大学情侣开发出了新的功能,到了半夜,总有一些比较兴奋却压抑的人类原始的呢喃穿过隔音效果几乎没有的三合板回荡在我们耳边,有的是同学们的,有的是电视里的。

  “想什么呢?”有时候李银会歪过头问我,带着促狭的笑。

  “没想什么,我觉得紫霞仙子好可怜,为什么至尊宝不和她在一起啊?”
  “我觉得白晶晶才可怜呢。”
  “为啥?”
  “至尊宝为了救白晶晶回到五百年前却变成了孙悟空爱上了紫霞仙子而忘记自己是为了去救白晶晶才会回到五百年前,她都成局外人了,她都成局外人了。”李银像说绕口令似的又还带点祥林嫂的语气。
  “你看什么?”李银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

  “看你。”
  “我有啥看的,一天都在一起玩,还没看够?”
  “你好看!”
  小拳头锤过来,带点撒娇的情绪,当然,我说过的我不是柳下惠。
  《大话西游》是我和她一起看得最多的电影,也是在那种隔间里面,当时就听见隔壁包间里一个多小时不怎么间断的笑声传过来,李银撺掇我过去问他们看的是什么?然后她就中毒似的喜欢上了这部电影,每次都会看一遍。
  2000年元旦之前有个词条是避免不开的——千年虫。对于这个我是比较陌生的,有个说法我不知道正确与否:人们电脑里的日历变更只使用了后两位十进制变更,到了1999年最后一天完了后日期会变成1901年。当然现在我们没能再回到20世纪,具体怎么解决的我是不知道的。但是千禧年的元旦无疑是我们的狂欢。我在我们宿舍同学的强烈要求下邀请了李银参见我们的世纪跨年聚会。当时对于让我们兴奋不已的千禧跨年流程是有很多版本的计划的,有的说去市中心的五一广场,那里人多并且好像有我们省电视台组织主办的活动,还能见到不少主持人和明星;有的说那太远,不如就在我们学校参见游园会;还有联系了高中同学的室友建议说我们去河西大学城那边和他们一起玩。最后考虑到出行成本我们把聚会定在了本校,一群人像打了兴奋剂似的在校道上,田径场,篮球场跑着跳着吼叫着大笑着,周围的同学一个比一个兴奋。我总觉得人是很容易被情绪同化的,其实我算一个比较冷静的人,当时走出宿舍的时候我是比较拒绝的,因为年底的天气确实不适合在外面逛。李银好像很享受这样的场景,几个小时的奔走中她一直蹦着跳着,最后帽子掉哪里了都不知道,还不时的对我说“你们读大学是真好啊!”“我也想读大学”之类的话。到后来,看着周围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都在发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欢呼,我还是被感染了,跟着他们拉着手瞎跑;跟着他们听着“left、left、right、right”的调子跳兔子舞。现在回想起来,那也该算是青春飞扬吧!

  那天的学校也相当的人性化,没有在正常时间熄灯,也没有检查宿舍是否有外人或者女生留宿。在新年倒数结束后,一个个疲惫且兴奋的回到宿舍,当然还有啤酒。一个个都没什么睡意,打牌吧。玩的一种叫“找朋友”的打法:两副牌,5,10,K算分数总共200分,四个花色有一种花色叫“主”,有八张底牌,两个拿到同样是主的10的人是“朋友”,另外两个人是“朋友”看哪边能拿到超过100分就算赢。然后定了一个惩罚:输了的人到宿舍楼两头的水房去洗手,空出来的位子让没上场的人上。后来因为李银还有别的女生在不好去挨着厕所的水房进行惩罚,就改成了输的一方两个人站在楼道上一个大声的叫“我是猪!”另一个立马反驳“不,你不是猪,我才是猪”。

  那天的欢乐气氛很快的散开到我们宿舍相邻的几栋楼,开始的时候还是带点矜持胆怯害羞等情绪的为谁是猪大声争辩。在后来不同楼层不同栋号的宿舍有人过来学习取经后,整个宿舍区不时传出“我是猪!”“我才是猪”以及无数的哈哈大笑和起哄的声音。到后来“我是傻子,我是大傻子”、“我是奥特曼”、“我是风儿你是沙”……都能引来一片一片的笑声。直到有一个人大喊“XXX,我爱你”接着后面“XXX,他不爱你,我才爱你”,“XXX,他们都不爱你,我才是真的爱你的”,“XXX,做我女朋友吧!”一下子把欢乐找朋友变成了大型爱的表白现场,我不知道那位学姐或者是学妹有没有被感动,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在跟着起哄,但是估计那位女孩在回忆她的大学生活时候应该会有一丝幸福感吧。

  李银是在第二天早上回去的,送她去公交车站的时候她又一次的发表感慨:“你们大学生真会玩,读大学真好!”可能因为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是已经毕业了的师大学生,我没注意到她是多次的这样感慨。
  在我来到七监后的第六天,杜哥的刑期满了,将在第二天早上得到释放。
  在下午装袋的时候,杜哥没像以往一样坐在铁门那里跟外面的蓝马甲聊天,一反常态的搬了把小凳子坐在赵昌平做事的地方帮他装袋,还丢了大半包玉溪给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