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16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尽管黄裕新没有要开板子的打算,但是黄龙,陈安平,猴子,河北一个劲的起哄,连平时最淡定的许老板也难得的怂恿起来。于是易九高又一次拿起了那只两家国际大牌合作生产的拖鞋对准赵昌平白花花的肥臀挥舞了起来。很自然的,晚上赵昌平和田泽亮两人主演的《昌哥骂姐夫》的经典话剧节目又再一次登上了南四七监的舞台。
  晚上安排铺位时我的铺位往前提了好几位,因为我缴纳了公积金给监室买了公用品,待遇要得到相应的提升。吴建国被安排到最角落,梁方好像认定他是个骗子,语气相当的不耐烦,被子也是拿了一床最旧最破的给他。吴建国也没多说什么话,只是斜着眼冷冷的看了看梁方,带着一丝不屑。
  黄裕新没有听从梁方的建议把新牙刷留起来,而是给每个人都换了一把新的。所以第二天的时候大家都用上了新的牙刷,发到吴建国的时候梁方看了看柜子,拿了一把旧的出来说道:“新的没了,你就用这个。”
  监室里总共只有十七个人,昨天买了二十把牙刷大家都知道,还有几个本来就是用的新牙刷的人也没有换。梁方显然是故意的,听到这个,大家都明白梁方是故意给吴建国难堪的。但是也没有谁去说什么,本来了,事不关己何必为了别人去招惹麻烦。
  黄裕新走过来在柜子里拿了一把牙刷给了吴建国,梁方讪讪的笑着说:“咦·~在里面呢,刚刚没看到。”

  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也没有谁反驳什么,继续一天的忙碌,周末是没有文书之类的送过来的,许老板也时不时的跑出来给人帮忙。
  周一到了,出完货赵昌平又一次开完板子以后夏干部来到了监室,看了看我填写的“在押人员登记表”,然后把吴建国和钟立(就是犯职务侵占的那位同志)带出了监室去了值班室那边。
  监室里每天的娱乐活动又开始了,在他们还没回到监室的时候,外面开机器的蓝马甲跑到铁门前问黄裕新:“你们号子里新来的那个是什么来路啊?我看他和夏干部在那边有说有笑好像还蛮熟,好像还看到夏干部拿了手机给让他自己打电话的。”
  这话一出来大家都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一直以来,在押人员是不能和外面电话联系的,最多只能是写信,而且信件内容也是管教干部看过审核以后才能寄出去的。想打电话只能是把号码告诉管教干部把要说的内容写下来让干部帮忙打电话。而干部让在押人员自己打电话应该是违反纪律的,显然他们两关系不一般。
  这时候大家可能都想起了吴建国刚刚进监室的时候的嚣张。原来人家真的是有嚣张的资本啊,这时候梁方的脸上是写满了尴尬,看着好几个人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脸色变幻了几下嘴里咕噜着几句谁也听不懂的他们的家乡土话去到扎金花的那一桌了。但是谁都看得出他的不安,忐忑。
  回到监室,夏干部对黄裕新说:“晚上安排吴建国睡在前面。”
  接过我手上的监室人员要打电话的清单,夏干部说道:“有要打电话的快点,今年冰灾严重,买东西都困难,号子里冷,需要过冬的衣物的尽快叫家里人送来。已经判下来的就不要打了,过年前还有一次起解,我们监室的四个判决了的都是刑期超过两年的,不会在看守所这边服刑,你们打了电话也怕送东西来的时候已经去了劳动农场了。”
  “赵昌平,你还有别的电话换一个不?你姐夫我都打了好多次电话了,都说了不送不送,你还老是找他个啥?就没有别的人了吗?实在不行你直接找你姐姐不行吗?”夏干部看了看清单又说道。
  “我不记得我姐姐的电话了!不然我找他个球!马拉个币的!”
  “好,我再给你打一次,不过我估计打了也是白打,他是不会给你送钱来的。这一次再没回应你就莫再要我打了,他不烦我还烦呢!”
  事实证明夏干部的估计正确无比,晚上蓝马甲送过来的回执里赵昌平的后面的回复是:不送。
  “易九高,我X你大爷!”赵昌平仰天大骂。
  吴建国的铺位安排在第三铺,梁方准备了很久的几床还算厚实暖和的被子到了吴建国的铺位上。那是他为即将启改去劳动农场做的准备,无奈,这是我感觉到的梁方的情绪。
  这里再解释一下“起解”,“启改”。因为没有人写出来,我只是通过读音来理解的,说的是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在法院判决后不再上诉且过了十五天上诉期,由监狱系统决定去到具体什么地方服刑,然后押赴各地的一种行为。当然这里面的黑话基本上都是我通过读音音译出来的。
  随后的几天梁方是忐忑的,小心翼翼的。
  第二天下午,还在装袋的时候,蓝马甲的推车又来到了监室门口,从打头子尾子的那个口子里递进来被子衣服一大堆东西给了吴建国。赵昌平获得一双棉鞋的馈赠,结束了他每天穿凉拖鞋的日子。
  当然,IC卡是少不了的,钱估计不少。等IC卡送到后吴建国找到许老板,问他借了一条玉溪。拆开了给了蓝马甲一包,然后自己拿了四包出来,让蓝马甲把剩下的五包烟送到一监给那里的学习员。
  按他自己后面所说的,当时他到一监的时候他告诉一监的学习员,他有个高中同学在看守所当管教干部,并且说出了他的名字,然后一监学习员在值班民兵那里问到了夏干部的真名并且得到了夏干部肯定的回复后给过他几包烟。并且在冲监的时候把他安排到了夏干部管理的监室。
  至于蓝马甲会不会从中中饱私囊,大致上是不会的,因为留在看守所服刑的都是刑期在一年以下并且判决下来离刑满释放的时间都不长的那一类人员。他们基本上都没有外面的钱送进来,烟和加菜这一类的主要是靠各个监室的有钱人的接济。是聪明的人一般不会做这种涸泽而渔的事的。而他们也因为可以在整个监区相对自由的活动,也会经常为监室里的人打听一些谁的同党被抓了在那个监室等事实上无关紧要却能让在押人员感觉到很珍贵的消息。更有胆子大的敢相互之间穿小纸条,当然这是要冒险的,被发现了的话三方人员重则要送去关禁闭,轻则脚镣带上。因为团伙作案的人串供的话那算是看守所的失职甚至是渎职。

  监室里的日子大致上还是继续单调重复的复制粘贴。没有因为谁的进来有多大的不同。
  赵昌平穿上新棉鞋后不再时刻的吸鼻涕了,也能经常的找到吴建国讨要到一支半支香烟,走路的样子比以往有底气多了。对于猴子和河北再次用红梅棒子找他装袋时候他基本上是嗤之以鼻的回应,不过有时候也找他们讨价还价。因为有了老乡的托底,赵昌平对于红梅棒子的渴望比以往少了很多,在偶尔的几次的交易里都是以一根红梅棒子或者两根芙蓉棒子做一盘货而成交的。
  蓝马甲显然知道吴建国是一尊大佛,在没事的时候经常跑到七监监室门口来找人聊天,黄裕新是个不怎么喜欢和人交流的主,而吴建国在地位确定以后也没有谁会要求他做多少事,看得出他是一个喜欢交流的人,于是多数时候的吴建国都是靠在铁门上和蓝马甲隔着个栅栏在那里抽烟、谈笑,当然,烟是吴建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