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17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黄龙和陈安平两人的日常武学切磋在这一天继续进行。
  监室里人仰马翻,但是没人出声,留下一片狼藉过后下面的人只能在地板上把洒落的槟榔捡回筛子继续装袋。
  眼看出货时间就要到了,平时都有很多人装完袋了在等着出货,而今天居然没有一个人完成,可见这两厮破坏力之强。
  黄裕新看不下去了,对着两人喊道:“哎,你们两个,快点把分的任务做完,别再闹了,等下货都出不出去了。”
  “昌哥,给我把这四盘货装了!”陈安平听到黄裕新的话后把分给自己的四盘槟榔端到赵昌平面前放在他还没做完的槟榔上面。
  黄龙一看,诶,不错,这方法可以。每天装槟榔多耽误时间啊,这样下去对我的武道修为提升可是大大的不妙。
  有样学样的,黄龙也把自己的四盘槟榔送了出去。不过他没像陈安平那样薅羊毛死劲的薅一只羊那样,黄大侠把四盘槟榔分给了四个人。
  赵昌平本来就手脚不麻利,每天基本上都是擦着线才能堪堪完成自己的任务。
  而今天因为受到两位大侠比武切磋的影响,能在出货之前做完手上的活基本上是个奢望,这一下又来四盘槟榔那可就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我自己的都做不完!”赵昌平小声的抗议着。
  “哟呵,上面的说话居然不能作数了呀?你是想造反吗?”陈安平本来一直就很抵触每天都有生产任务,但是碍于是夏干部说的他也需要做事,每天也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按时做完。可这几天和黄龙找到了新的游戏项目,一下放飞自我了。

  吴建国的铺位调到了第一位,黄裕新换到了第三铺。
  还以为黄裕新在失去了“学习员”的位置后会有失落之类的情绪,毕竟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动物,刚刚当上学习员才几天就被摘掉了,在我想来他多少会感到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但是真没有,看到他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放松,释然。
  有些人是不善于与人交流,并不代表他不想和人交流。黄裕新就是这样的人。
  因为上次大规模冲突事件的发生,监室的生产任务加大,而且一大群人拖着脚镣对生产进度有不小的影响。上面的许老板和吴建国是袖手不干的,虽然夏干部说了一大通监室里的人都只是嫌疑人没有谁有什么特殊之类的话,但是也没有人真的去要求大家在监室里人人平等。
  所以分给下面的人的生产任务都加大了,不过相对以前来说大家分到的任务倒是公平了不少,在吴建国的安排下,除了黄龙、黄裕新、陈安平分得少些以外,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像以前猴子、河北他们那种因为进来时间较长的老口子分得少的情况是没有了。
  我除了那一次因为保护自己棉被和黄龙打架之外一直都保持一种少说多看的状态。多数的时候都是聊天的过程中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不记得是从哪里开始的,黄裕新会在他自己装袋完了后过来给我帮忙。
  最开始两个人都不开口说话,或许是都不知道怎么开始才对。
  最开始应该是我打破沉默的,毕竟是他过来给我帮忙,我多少应该说点什么吧。
  “谢谢!”安静了一会后我对他说。
  “没事。”黄裕新抬头说道,左眼好大一圈淤青啊。
  “眼睛怎么样?”这纯粹是没话找话的节奏。
  黄裕新眨了眨眼,皱着眉头歪嘴吸了口气:“疼,肿了吧?”
  监室里是没有镜子的,也找不到什么反光的物体,他那乌青中带点红肿的眼圈自己是看不到的。
  “有点肿,还好,你可以问问夏干部有没有什么药擦一下。”
  “嗯,再说吧。”
  第一天就说了大概这么些话以后又陷入了沉默,我在他的帮助下装完袋的时候看到老刘还有不少没有做完就坐过去给他帮忙了,而黄裕新就回到睡觉的那边监室去翻看法律读本了。
  第二天上午蓝马甲从铁门口子递了一瓶用小塑料瓶装的药水进来,说是黄裕新的。
  是市面上卖的消肿祛瘀的药水,但是不是原装的了。原装包装的玻璃瓶在监室是违禁品,是不允许出现的。换成了塑料瓶子塑料瓶盖以后才被送了进来。
  “应该是我老婆给我送来的。”
  “应该是夏干部打了她的电话告诉她我在里面的情况了她给买了让夏干部给我带来的。”

  “哎,不晓得她现在怎么过的?”
  慢慢的和他接触下来,我们的谈话变得多了起来。黄裕新也不是我原以为的那种不会交谈的人——毕竟这样的人怎么开店做生意呢?
  “我和我老婆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大学的时候不在一个学校。她读的是财专,你知道财专吧?河西那边,现在升本科了并到江大里面了的那个。”
  “我知道,我进大学的时候还没并,好像是这两年才并进去的吧?”
  “具体什么时候并进去的我也不知道,那时候读书每个月生活费才一百五,我还好,师范类本科有补贴,一个月有几十块钱吧。她就没有,她是专科。”
  “她们学校还是好找工作的,虽然只是专科。她比我早毕业一年,在烟草公司找了份工作,刚刚开始实习期啊实用期啊的时间好长,有几个月吧,工资也不高。那一年她的工资基本上都花在我身上了,毕业以后我去了深圳,在华强北那边找了家公司上班,后来看到我们省内的电脑市场起来了就自己回来做。刚刚起步自己又出这个事,哎,我老婆跟着我没享到什么福,现在连工作都辞了去管店子,还得照顾我家里的老人、小孩。我真的怕她挺不住!”

  黄裕新和何灵是一个村的,来自楚地与粤省接壤的一个农村,同龄,一同启蒙。从当时四个年级混班的村级小学到乡镇中心小学再到初中,她们两的成绩一直是年级的前两名。初中毕业的时候她们没有选择考当时还包分配的中师和中专,而是选择了可能会有落榜危险的普通高中。
  高中是他们县的第一中学,也算是缘分,从进校就在一个班,到高二分科的时候她们又被分在了一个班。也就是说她们同班了十二年。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恋情的黄裕新回忆不出来。
  “应该是大二第一学期或者是大一第二学期吧,她来我们学校找我玩,我带她去爬山,去逛毛伟人在我们学校旁边的千年书院里的故居的那一次在返回的路上两个人就牵上手了。”
  “我老婆今年三十岁了,这么多年她真的没过到过安逸享受的日子,小时候我们家里都很穷,幸亏她家里两个哥哥都很疼她,不然以我们那里农村重男轻女的习俗,以她家里的经济条件她早就跟我的别的女同学一样辍学去广东打工去了,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她两个哥哥都是初中读完就出去打工了,好像二哥还没读完就去广东了。”
  按黄裕新的说法,何灵是幸运的,家里有两个疼爱她的哥哥。不然以当时农村的现状,一个家庭三个孩子的70年代后期,她能顺利上学的可能性太小了。
  黄裕新是家里独子,在我了解到这个情况的时候我曾有疑惑,按照我的认知,77年出生的黄裕新应该是还有弟弟或者妹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