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23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黄裕新自首后小网管和杨志很快落网。被抓的时候这两怀揣远大理想的小子正在网吧里熬夜刷副本。
  老K灵敏的嗅觉到了危险的来临,跑了。几个月后,落网。
  黄裕新在我出狱的前些天收到了法院的开庭通知文书,没错,是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我出狱后受黄裕新的委托去了他的店里,看到了他老婆何灵。
  “他现在还以为他父母不知道他的情况,还以为我给他瞒住的。我瞒得住吗?去年过年没回家就我和女儿两人回去的,到今年这个时候没和父母通一次电话,我怎么瞒?我把事情都告诉我们两边的家人了,只是没告诉他罢了。你们男人啊,总想着什么事情自己担着,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决定,说的好听是不想把责任分到家人身上,说得不好听就是蠢,是自私。结婚了成一家人了,他惹出来的事情后果我能不承担吗?做决定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过还有我呢?还有孩子呢?是不是自私?”

  “我知道你来要说什么,上次和律师一起过去看守所的时候律师出来跟我说了。他说最近会让一个同监室的狱友出来了跟我说说他对我们的婚姻家庭的一些安排,是你吧?我想都想得到他会说些什么,无非就是让我不要等他,和他离婚,什么财产之类的他都不要,让我好好带孩子,找个人再嫁了。哦,就他想得到?就他会安排?他要早晓得一心为我们娘俩儿着想的话会犯下这么大的错?”

  “背着我做了这么多,现在想起来自己还有个老婆?好笑!我给过他压力吗?我催他买房买车了吗?我要他给我买高级化妆品了吗?我真的不是那种物质追求很高的人,我图他什么他自己不清楚吗?他但凡早点把事情告诉我我也不会让他捅出这么大的窟窿来。妈的,这么多年的书是算白读了。”
  “开庭的时候我会让我们两边的父母都去的,别想逃避什么的。我会告诉他我不会找他离婚,他判多久我等他多久。真要有这回事也得等到他出来了再说,得他亲自给我说。”
  “他自己什么人他不清楚吗?就是一个技术宅,会钻技术,其他的人情世故他就是个白痴。和他在一起不止一次的和他说有什么事情两个人商量着来商量着来,他也确实经常和我商量。可这次他是着魔了,一次不商量就给我搞出这么大的事!”
  面对着泪流不止却神情坚定的何灵,我一句话都没说出口,感觉五味杂陈。
  年底的时候QQ收到一条好友添加信息:黄裕新。
  黄裕新开庭审理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最终获刑是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我没有问他们团伙其他成员的量刑结果,他说他能获得这么个结果主要是他老婆的功劳,直接了当的让他去自首是关键,其次他的办案人员也在审理的时候为他求情不少。
  头像是他和何灵婚纱照的合影,QQ空间里有一个相册是她们在海边的婚纱照系列。
  他的QQ签名很有意思:我真的只是个技术宅!
  “大学生,今天开始你接手梁方的事,安排铺位,分头子尾子,安排值班。”吴建国出任学习员的第一项指令发出来了。
  梁方看起来很不服气,他觉得肯定是当初吴建国来监室的时候他的态度导致了现在他丢掉了他在上任学习员杜哥那里谋划了好久才得来的差事。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如果没有外面的人送生活费进来的话,最好的差事就是分头子尾子这一项了,梁方属于那种他自己发明的词句“硬座”中的一个。他家里人知道他在看守所,他也曾叫干部帮忙打电话让家里人给他送生活费,收到的回复是没钱。其实监室里大部分的都是这样,如果想要如同在外面一样正常吃喝的话,每个月的消费都要大几千块钱的,这对很多家庭来说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分头子尾子有个好处是不管你怎么分,没有人会说你。梁方是那种饭量很大的人,在刚刚进到监室的时候没有一餐是吃饱过的,基本上每天有大部分时间是感到饥饿的,这种感觉我也体会过,刚刚进到监室的时候每天只能在最后拿到那一碗只有小半拳大小的饭团泡在没有一点干货的清汤里的头子尾子,吃下去半个小时就会感觉到饿意来袭。
  看着梁方阴翳的脸色,吴建国开口说道:“怎么了?不服气啊?说直接点,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了,你能怎么样?以后少狗眼看人低。起解了去了劳动农场活泛点,不然还有得你的亏吃。”
  “大学生,你看看还有哪个是属于那种估计得在看守所呆的时间长的人,找一个和你一起搞。像易九高那样的不行,搞两天出去了又得换人。”
  这个不难理解,就是涉及到案情比较大比较复杂的一般案子要走到开庭判决的那一步的时间要长一些那一种。
  “建哥,我的案子还在公丨安丨侦查阶段,估计得明年下半年才能判,你看我行不?”毒鬼子也是几进宫的老油条了,不失时机的向吴建国毛遂自荐道。
  “可以,你也是老口子了,以后热菜的事你来干好了。大学生你就帮忙接下头子尾子。”吴建国很轻易的就答应了毒鬼子的入职请求。

  “昌哥,吃得饱不?吃不饱就让大学生打头子尾子的时候给你多打点给你拿到一边。”吴建国还是没有忘记那个曾经答应要照顾他的老乡。
  赵昌平忙不迭的点头道:“好,好,就是吃不饱,进来两个月都瘦了好多了。”
  赵昌平的话引来一阵大笑。我不知道他刚进来的是什么样子,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我不敢想象他进来之前胖成了什么样子。
  “屁呢!昌哥,你还瘦了?你都比进来的时候肥了一圈了,脸上肉都挤起来了,你看看你的肚子,他么的人家女人怀孕快生了都没你那么大。”猴子在一旁打趣道。

  “不可能,我每天吃那么一点,没一餐是吃饱了的,还肥了?你眼睛有问题。大学生,别听他的,以后打饭给我多打点,也帮我捞点菜,汤不要搞那么多。”赵昌平连连辩解。
  说起来真的是很奇怪,半年内我看到监室里的人一个个的发胖。照常理以看守所提供的伙食水平要想长胖得是多么天荒夜谈的一件事情,可是据我观察,监室进进出出那么些人基本上都发胖了,主要体现在肚子和脸上。一种类似于浮肿的虚胖,手按上去没有脂肪的那种肉感,而是一种如同一滩烂泥的那种稀稀的粘手的感觉。再就是苍白,像泡了水的死鱼的肚皮的那种病态的白。
  在结束了每天学习“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后刘志强找到了我,“大学生,等下打头子尾子的时候给我打点饭就够了,不要把汤倒到盆子里,我拌方便面佐料吃。”
  这是一种相对来说成本比较低一点的改善生活的方式。方便面直接干啃吃掉,作料包用来拌饭。定购的方便面是那种有两个料包的那种,这就意味着一包方便面能够解决两餐的调味问题,当然可以奢侈一点一次性把两包佐料都拌进去,那样味道会更好一点。
  “冲监了!”外面的蓝马甲又在叫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