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24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怎么这么快又有冲监的了?这才几天啊?妈的,再冲下来都睡不下了!”有人不解的问。

  “正常,年底了,要过年之前都会有一波高峰的,管得严就抓得多,把一些不安分分子全给抓进来了外面才能安安稳稳的过年嘛!这不很正常吗?说的就是我们这些社会的渣滓,都得关起来。”许老板云淡风轻的分析着。
  七监这次冲监下来只有一个人,抱着被子衣服站在门口的他看到一个监室里大部分都带着脚镣的时候有点被吓到了。
  这他么是进了恶人谷了吗?这是王勇飞进到监室的第一感想。
  “洗澡,我知道的,冲监的时候一监的学习员说了,到下面号子了都是要洗澡的,我自己来。”王勇飞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丢,三下五除二的给自己扒了个精光就去洗冷水澡去了。过几天在交谈中晓得,他那时候看到一群人都带着脚镣,以为进到了关押杀人犯的监室了,心里多少有点发怵,所以就心一横咬着牙的去自己完成规矩去了。

  这个举动让监室里的人傻眼了,连平时最喜欢起哄的猴子也没过去浇水,估计也有带着脚镣不方便的原因在里面。
  是个狠人啊!我暗暗想道。王勇飞自己拿了个吃饭的盆子给身上浇水,打肥皂,搓洗,整个人身上冒着白气,不比好多武侠电视剧里高手打坐运行内功时候的特效差多少!身上洗完了还顺带洗了个头。
  登记。王勇飞,二十二岁,盗窃,目前在公丨安丨侦破阶段。
  吴建国一看登记的资料,嘿,又是老乡啊!一个县的,不同镇。

  “过来,说说你的案情看。”吴建国把王勇飞叫了过去,顺手递给他一支烟。估计是看在是老乡的份上。
  “盗窃,把我们场子的保险柜撬了,前后共偷了八万多块钱吧,听办案民警说是数额巨大还是特别巨大还没搞清。”王勇飞倒是没遮遮掩掩,蹲在吴建国面前就说了。
  王勇飞是一家酒店的保安,主要负责他们酒店七楼KTV的安保工作,按他自己的说法他就是一个看场子的。
  以我多日以来对监室里的两本法律读物的研究判断,王勇飞盗窃金额八万多元,应该属于“数额巨大”的范畴。按照我的研究判断应该会判刑三到十年。到底怎么量刑我这个从前从没有看过法律知识的人肯定无从做出判断。按监室里其他人分析大致上是三年起步,一万一年,这么看,这是个估摸着要蹲八年的主。
  “数额巨大就是三到十年呢!你不急吗?”我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急又有什么用,都被抓了,又跑不出去。来一监的第一天这一栋的栋长就把我们叫到值班室去谈过话了,我看了的,跑是跑不掉的,那么多铁门指纹锁的,墙上面还有电网,估计是高压电。”王勇飞的回答让我目瞪口呆。

  真是个狠人啊!我再次肯定了我当时的判断,居然还有跑出去的想法。
  “别乱说话,小心外面服刑的外劳听到了举报你,举报越狱可是有立功的,有机会减刑的。”许老板看这愣头青说的有点离谱了连忙过来叮嘱了一句。
  “有这么严重?只是说说罢了。”吴建国显然也是初哥一枚。
  “哎,来,我来跟你们上上课,一个个啥也不懂,当是在自己家里呢?刚刚新口子你说的这话要是传到干部那里你少不得要去关禁闭,这个也能乱说的吗?哪怕你没实施,想也不行,知道吗?就前几个月,听说是二监还是三监有个小子就被整惨了。”许老板把我们几个叫到里面监室的大通铺上坐下来了轻声的说,“那小子判了八年,想跑出去。也是个没脑壳的家伙,他找外劳,就是给我们送头子尾子的那个,找到他要他帮忙搞一件蓝马甲过来,他出货的时候混出去想跑。也不想一下,穿个蓝马甲你最多也只能在看守所这几栋监室范围内转转,还真能跑出去啊?那知道外劳那小子转身就给他举报了。”

  “接着就是给他手镣脚镣一起带上在八栋监室游行了一遍,送到禁闭室关了三天。你们晓得禁闭室吗?就是黑屋子,进去了没有一点光的那种,一个人关里面,吃喝拉撒睡都在那个小黑屋里的那种。三天出来了在监室里一直上的门板镣,门板镣你们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听外面的那些外劳说的好像是整个人拷在一块板子上,手脚都固定到板子上那样子。就每天吃饭解下来,上厕所也是固定的时间,一直到起解去农场。举报的那小子也因为举报有功好像给减掉了一个月还是半个月的刑期的。本来在这里服刑的人都是刑期比较短的,没什么机会减刑的,他倒好,那蠢货送上门给了他一个好机会。”

  一番话听得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王勇飞也下意思的把手捂到了嘴上。
  没过多久的一次电话中李银对我说:“青儿,我想去大学读书。”

  “你是想考研究生吗?”我问道。
  “嗯……我看你们在学校的样子真好。”
  这样内容的对话有几次,估计李银当时也是准备向我说明她的真实情况的,但是由于我的迟钝以及她的脆弱的自尊她一直都没有告诉我她其实高中都没念完,她也不是小学教师,她其实是一名在KTV陪唱的“小姐”。
  第二次和邓哥见面是在2000年的暑假,这个假期我没回家,在外面做勤工俭学。做了一份家教,一份陪我们学校一位退休教授下围棋的工作,推销手机卡和BP机。邓哥是我一朋友的老板,就是带我人生第一次进入酒吧的那个朋友。邓哥是开工厂的,食品公司,制作口香糖和软糖,我朋友初中读完了就出来打工一直跟着邓哥从一家小作坊慢慢做到稍具规模。应我朋友的请求,暑假时候他们产品参加糖酒交易会的宣传资料其中我出力不少,这次见面是邓哥特意要感谢我。

  见面的地点是我们市一家比较好的KTV,又是人生头一遭。邓哥比我大10来岁的样子,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唱歌和喝酒,显然,能结合这两爱好在一起KTV无疑是最佳去处,看他和这里的领班打招呼时的熟悉程度能看出他没少把青春丢在这里。
  李银的出现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在一并排站在包房电视机前面的女孩中我一眼就看到了她,她看到我时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那一晚,我人生第一次喝醉酒,在那几个小时内我不停的找人喝酒,找邓哥喝,找我朋友喝,找邓哥的朋友喝,找其他几个陪酒的女孩子喝,连李银要帮我挡酒或者帮我喝的时候我都拒绝了。也是那一次醉酒给喝出了铁杆酒友,在过后的几年内,邓哥多次跑来我们学校找我陪他喝酒。人喝醉酒了一般不会说自己喝醉了,但是我不同,我前一刻还在别人看来很清醒的状态下在一杯干掉后对他们说了一句“我醉了”以后直接从沙发上坐到了地上,然后就是人事不省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李银的房间,头疼,口渴,出了卧室洗了脸喝点水后看时间都到10点多了。李银没在,穿好衣服准备下楼回学校去发现自己被反锁在房间里了,得了,沙发上继续睡会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