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25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银回来了,买了菜回来准备午饭。我说我要回去了,还有家教得去完成,搞完了还得陪老师下棋。其实在出来喝酒的时候我就给要辅导的孩子和教授说了第二天停一天的,但是我当时就想逃走。
  李银没说话,看得出她是想留我的,但是又怕我好不容易找好的暑假工泡汤,她就那么两手攥住衣服下摆的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但是又一字未吐。

  那样的眼神有一种无助的渴望,我终归是没有抵抗住。我留下来了,让她给我打下手我来做菜,因为我知道她的厨艺很简单,只能达到已经熟了的那个水平。
  吃饭的时候我们进行了一场认识后最为正规最为严肃的对话。
  “青儿,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刚刚认识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到我们会再次见面并且能成为朋友,我就随便说了个职业,我上班的KTV不远处就是大治小学,是当时就随便说了我是那里的老师,可能我也想自己真的是那里的老师吧!”李银对着我说话时候眼圈泛红。
  “可是后来这半年多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你为什么都没告诉我?”
  “我怎么告诉你,告诉你我是一个在KTV陪酒的女人?告诉你我骗了你?”李银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头都快埋到桌子底下去了。
  “那你告诉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说的哪些是真的?李银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
  “我说羡慕你们大学生是真的,我说想和你们在一起玩闹是真的,我说我也想读大学是真的,我也是真的叫李银,不信你看我身份证。”李银起身就要去卧室去找身份证过来。被我拉住后继续说:“真的,我都准备今年年底就回老家那边去的,我都让我哥哥帮我问我没有高中毕业证能不能进辅导班去考大学?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不知道怎么和你告别,这下好了,你全知道了。我也不用想怎么对你撒谎了。”

  李银的眼睛中在那一刻仿佛有光芒射出,这是我每次回忆起当时的感受。并且那种坚定的光芒得到了我的信任,时间证明我的这种信任是正确的,她按我给她的建议在一年后顺利的拿到了属于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你没有高中毕业证肯定是不能参加高考的,不过现在大学扩招,有很多以前的中专技校都被合并了也升成了专科,你可以以初中的学历去考,考进去了以后比高中考进去的要多读一年才能拿到同样的文凭,你考上以后也可以在读书的过程中参见专升本的考试,看能不能考个本科文凭出来。”这是我给她的建议。
  “真的吗?青儿,你是说我真的可以考大学吗?你觉得我也能考得上的是吧?”
  “可以的,你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你高中读了多久?现在准备还是可以的,明年就能参加考试。”
  “我读到高二的时候辍学的,我们家里太穷了,没办法。”
  “那你再不要去KTV上班了,那样天天晚上睡不好还喝那么多酒肯定是没办法读书的。我朋友,你见过的,他在邓哥厂里帮着管事,我问问他能不能让你去他那里上班,正常的白天上班晚上休息学习,而且他们厂到我们学校去坐公交车不用转车,你离我近了我还能帮你补习。”
  李银在我们对话完了后抱着我又哭又笑,然后下楼找了个公共电话给她的领班打了电话说不去上班了,上楼以后马上就开始收拾东西说准备搬家到我们学校旁边去租房子还催我快点联系我朋友看邓哥厂里还需要人吗?她这样没技术的人能不能干得了那里的工作?
  那一天的李银是我看到的最快乐的李银,其实想想她和我在一起的经历的这段时间,她压抑了太多,而在那一刻,她所有的担心,压抑都得到了释放。现在回忆起来,那一刻的她就是个孩子,一个对学校对学习冲满了憧憬的孩子,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曾经有过梦中惊起否定自我的时候,但是我知道在那一刻,她很满足,就像一个得到了梦寐已久的玩具的孩子一样的满足。
  我的初中同学,这时候应该要介绍他的名字了,张学有,这不是开玩笑,他家有四兄弟,学松、学海、学军,他是老三,他真的叫张学有,不是恶搞。我是有他是CALL机号的,吃完饭下楼我给他打了个传呼,留下了只有我和他懂的回CALL代码后几分钟后就接到了他的电话,没有任何铺垫的我就对他说:“在你车间给一个上班的职位给我,我有一个人要到你那里上一年的班。”
  我的学有兄弟没有半点的犹豫的就回复了我:“可以,什么时候能过来上班,有没有读过书,能不能看得懂一般的示意图,如果可以我可以安排她当个小组长,这样工作也不会很累,工资在我们市也算还行。”

  “李银,你认识的,读过高中,没读完,你说的要求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邓哥那边你要给说一下,算我欠他个人情,明年你们厂糖酒交易会的宣传资料我不要工资给你们搞定,上次他说的想找我们学校自动化的老师过去给你们看看工厂设计的我会尽快的找我们老师说一下。”我把基本情况说了一下给他,我不知道当时张学有他听到我的电话是什么样的心态以及表情,但是从回话的速度明显感觉到他当时的想法应该是“不可思议”。

  电话中沉默了很久,然后他说了一个字:“好。”
  回到楼上我把情况给李银说了一下,这时候的李银已经把她要搬走的行李除了床上用品基本上全部用纸箱,蛇皮袋打包完成了,在听了我告诉她去邓哥工厂上班基本没什么问题后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题似的问我:“青儿,你昨天喝那么多酒,刚刚又炒菜,头是不是又很疼吧?我们去休息去吧?”
  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男人,不管你年纪大小,当你面对一个你喜欢的女人眼神中充满爱怜关心期盼还带有些许诱惑以类似四十五度角仰望的姿态看你的时候,你就是一个铁杆,你也会被融化。
  李银在这个暑假在我们学校旁边租了房子,然后去了邓哥他们工厂上班,当了一名线组长。我在这个暑假抛弃了唯一一个陪着我留校的室友每天晚上住进了李银的租房给她补习初高中的知识。张学有同学说我疯了他要回家告诉我的爸妈说我世界观出现了问题喜欢上了一个失足妇女。邓哥则是多次的来学校找我喝酒聊天然后对我说兄弟你做了我一辈子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半年应该是我们都最努力的半年,李银每天五点半下班然后坐公车回到租房我基本也在那个时间能够赶到。

  2000年下班年网络基本上在学校周围已经普及,我们都有了自己的QQ号,我的网名是她给我取的:因为聊天的过程中说过我小时候因为妈妈希望我这个二胎是个女孩子,所有在我出生以后一直给我做女孩装扮,小时候曾经扎过辫子,穿过裙子,我哥哥叫我妹妹一直到我读五年级以后。在她的一番建议及我自己的理解下我取了个网名“曾扎小辫骑竹马”一直沿用到至今。给她取网名时我说你就像一个妖精在我一个接受多年唯物主义教育受过父辈多年党的教育的社会主义新青年面前一下迷住了我的心,这不合时宜,我给她取了个“从前有个妖精”的网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