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27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现在只是自保,我出还是能出去的,时间长而已,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不可能不给自己,给我老婆孩子留点后路吧?家里的老人我能不能送终都说不好,你说我怕啥抗拒从严?黄裕新那点刑讯逼供算什么?没看到我刚刚进来的那段时间,一个星期提审四五次,好多次回到监室吃饭时饭菜都送不嘴里,还要别人帮我喂。提审一次一二十个小时你们经历过吗?嘿嘿,不对你动刑就问你,不停的问你同样的问题,换不同的人问你同样的问题连续问你二十个小时你顶得住吗?”

  “最近半年好多了,提审也少了很多次,估计他们也整理的差不多了,现在无非就是想尽量的拖延开庭时间让我关在这里看多少能不能再挖出点什么?其实他们想问什么我也清楚,就是想知道我还有没有安排别的投资项目或者置办什么资产之类的。提审次数多了,我都不记得我曾经给他们说了多少,所以后来我就什么都不说了,我自己确实也不记得都说完了没。”
  许老板觉得监室要管理好首先得有几个执行力不错的中层管理人员,他的人选是我和王勇飞还有毒鬼子。据他的分析,我文化水平高,监室里需要写的、日用品数量统计的、生产安排的事我都能胜任;王勇飞呢武力值不错,监室里需要一个能镇得住场的人,而且王勇飞一看就是那种在社会上和三教九流都有交往的人,在这里本色发挥就可以了;毒鬼子呢经验值充足,是个万金油,这是一个特殊场景里特殊团队不可或缺的。

  许老板接着说:“最关键的你知道是什么吗?钱!这里面没钱可说不上什么话,我们七监还算好的,隔壁六监那叫一个等级森严啊。有钱的少干活甚至不干活,没钱的,嘿嘿!就今年我还被夏干部调到六监呆了三个多月,知道是为什么吗?那边一号子的人就他们学习员一个人有生活费送进来,我是过去扶贫的,他一个人给一个号子的人顶日常用品顶不住啊。牙膏牙刷洗衣粉肥皂纸巾这都是必备的吧,谁买?还不是从送了钱进来的人里面抽。你没钱送进来你又要用东西,哪有这样的好事?那怎么搞?用你的劳动换呗,让你多干活你还有啥说的?”

  “你们不晓得吧?基本上每个干部管两个监室,都是一个管的严一个管的松一点,我们七监是属于管的松的,冲监看运气,冲到这里的就算没钱的也还算过得下去,大家在里面还算相对公平。六监,出货完了除了上面的几个以外,都是不允许到床上去坐的,别说什么打牌啊锻炼啊,想都别想。真的就是梁方说的——硬座!”
  “大学生,你觉得你冲监到七监是运气好吗?你开始进来的时候那天夏干部谈话那次我也出去晒太阳了,你可是没准备给家里给朋友联系,是准备硬座的,你觉得你是运气好冲到七监来的吗?”许老板问我。
  “难道不是吗?”我有点疑惑不解。难道其中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
  “应该不是。我分析的哦,当然只是分析,对不对就不知道了,或者也确实是运气。要说白了公检法他们都是一家人,看守所里什么情况你说那些办案人员不晓得不可能吧,要我看啊,你的办案人员对你这个他们本校的学生还是有照顾的,说不定就是他们送你来看守所的时候给说了什么,让这边把你安排到一个还算舒服的监室。当然这都是我猜的,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关于许老板的这个猜测我在后面提审的时候问过一次王警官,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句:“想那么多干嘛?没有自由的日子不好过吧,记得这次教训,以后莫再走错了。”
  “不过你就是冲到别的管的严的监室也没事,钱送进来了地位马上就能提起来,现实的很。你如果在六监,我估计你都不用干活,睡个第四第五铺没啥问题。他们监室送钱进来的少,不像我们监室,就算充钱数目大的不多但是有好一些都送了一些进来,节约点有计划点还是不用每天头子尾子那样苦哈哈的过的。”
  “老吴,你没事你可以问问外劳,他们是知道的,你看看哪个监室管理的有七监这么松的?你以为冲监真的就是随便冲的吗?你看看我们监室,大学生、黄裕新、钟立可都是正经本科生的学历,黄龙也是国企的正式员工,这里面有几个是那种打砸抢烧的性质恶劣的?你看几届学习员,老杜、你、黄裕新还有老杜前面的那个你们不认识,都是在外面有不错的正经生意的人。一个监室大专学历以上的六七个,都占三分之一了,什么时候犯罪分子的知识水平都这么高了?怎么可能,我们这一栋说不定就这么几个,全给冲监到这里了,你说是随便冲的你相信吗?”

  许老板难得的谈兴大发,听得我们一众新丁大为叹服。原来他也不是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就在这里面混吃等死。
  “多看,多想,冷静观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这是人能够在社会上混下去的基本素质、技能。”许老板对着他的学生做出了课堂总结。
  赵昌平终究是没胆量同他较劲的,看着堆在身前的槟榔不住的唉声叹气。
  出货的时候还有四个人没有做完,新来的钟立本来就高度近视,看得出是一个很少从事体力劳动的人。赵昌平还剩六盘。而猴子因为所处的位置正好挨着两位大侠的演武场所,所受祸害最深所以也没能做完。再就是一个老头,六十多岁的老头,因为妨碍公务进来的老头也没有做完。
  每天的出货情况都是要报到值班干部那里的,所以在头子尾子送来之前夏干部又一次来到了监室。
  “不要以为我没来就不知道监室里面的情况,这上面的摄像头不是摆设。在号子里来了都放老实点,这样对我好,对你们自己也有好处。”夏干部明显有点生气了,“黄裕新,让你当学习员你得把号子里管好,起码每天的生产这个基本的任务要完成。”
  “黄龙,你给我消停点!不要以为我把你没办法。不是看你人本来不坏,还有你女朋友天天来看守所想能看看你的那个可怜的样子,我早把你丢到严管监室去了,到了那里你才晓得你在这里过的是什么神仙日子。你晓得现在外面冰天雪地是什么样子吗?你女朋友每天过来,明晓得看不到你,还天天往这里跑你知道吗?我看啊,你这性格不改,以后还得进来!小姑娘真是瞎了眼了看上你这么个莽货!”

  “还有你,陈安平,你是不是想回三栋六监去?你家里人找到我朋友让我照顾你,我也只能说是让你在我管的监室里能够过得舒服点,不要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一样的肆无忌惮。你自己多大的事你不知道,你的心态可真好!四公斤,嘿,四公斤你知道要判多少年吗?黄龙不在乎那是他的事不大,人家今年能出去在家里过年,你呢?在监狱过年。”
  一番话说下来整个监室都安静下来了。
  “夏干部,你要是再看到小蕾——就是我女朋友,你跟她说说要她不要天天来了,我现在又没有判决是不能家属接见的。反正又看不到,天天跑来干什么?”黄龙在夏干部走出监室的时候跑过去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