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28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啊,怎么说你呢?年轻血气方刚是没错,我也年轻过。可你自己要有分寸,好歹也是国家单位正式员工,也是快结婚的人了,要有责任感,以后成家了在社会上可不是靠拳头说话的,自己好好想想吧!”夏干部说这些话里带着一丝的语重心长。

  没人提起要开板子的事,看得出赵昌平是松了一口气的。他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槟榔有望了望陈安平,有心想叫陈安平来一起装,可是又没那个胆量开口。其他几个因为剩的不多很快也就做完了,就等着赵昌平做完了以后打扫卫生。
  “昌哥,快点咯,搞完了还要洗地呢!”梁方过来催促着。
  黄裕新张了张嘴,准备说什么但是没说。而是走到赵昌平那边帮着做了起来,看到黄裕新在帮忙装袋,梁方也过去拿了两盘货到旁边叫过两个人帮着装。
  我多少能够看出黄裕新是那种与人为善的性格,他其实在犯事之前过得也不错的,按他自己说的,他在市内电脑城有两家店面,生意也还行。女儿四岁多了,买了房,老婆在烟草公司上班,他的那种家庭情况按照正常的节奏发展下去的话应该算是小康之上完全没问题的。我是听许老板说黄裕新是团伙盗窃进来的,他主要负责银行卡的复制,这应该算是技术环节吧。嗯,他的那种性格确实应该是个技术人才。

  夏干部到监室的训话当天还是有用的,晚饭后黄龙和陈安平都难得的安静下来了。

  晚上时候刘志强找到我要我帮他给家里写一封信,刘志强就是那个我刚刚进到监室时候给过我一包方便面佐料的小伙子。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告诉他父母他现在在这里面的状况,然后要给说清楚他的案子的办案经过,什么时候在什么单位能问到他的案子的经办状态。最后告诉他家里人这个地方是可以送生活费的,能不能在年前送点生活费进来。
  其实信的内容很简单,但是确实他就写不出来,不仅仅是他,监室里好多人都是。很多人都是连一封简单的信都写不出来,能说,但是就是不能写。
  我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家里人的电话给夏干部让他打电话?
  刘志强的回答让我很意外。他说他家里人在知道他在外面做了犯法的事以后肯定是慌了,着急——干着急的那种。他家是农村的,父母都没什么文化,也不认识什么人,家里亲戚都差不多都没什么见识,知道这个消息还不是急的六神无主啊?夏干部打个电话过去他们不见得会相信,再说夏干部也不会给他们解释什么,肯定只是说你儿子现在在看守所,要你们送些东西和钱来,他估摸着他父母不知道怎么办,还是让我帮他写信过去详细的告诉他们才好。

  这种情况很多,在我在七监的那半年内,我给不少人写过信,按照他们的口述把他们的意图、担心、顾虑、要求等等组织成文字给他们的家人朋友寄过去。顺带的当然会问起他们的案情,时间久了大家都还比较愿意和我聊天。
  这无疑是打发时间的最好的方式,而回忆也是人们一种最常见的思想表达方式,特别是当有一个人愿意听的时候。
  年轻是最大的资本,很容易使人没心没肺。在陈安平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陈安平收敛了只有一个晚上,第二天在分到四盘槟榔的装袋任务后直接把槟榔端到了赵昌平面前,放在赵昌平自己的那一摞任务上面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跑去铁门门口找外面开机的蓝马甲聊天去了。
  出货的时候赵昌平当然是没有做完的。在陈安平的主张下,开板子的人从易九高换成了他自己。
  晚饭后陈安平把田泽亮和赵昌平叫来让他们进行他们的日常话剧演出时昌哥是想拒绝的。但是看着周围人看笑话的冷冷淡淡的漠视的眼神,他还是选择了顺从,不过这一次叫的不那么大声骂得也没那么恨意满满。
  再过一天陈安平选择把自己的任务丢给了田泽亮。反对,无效。

  田泽亮在出货之前也没能够完成任务,陈安平安排赵昌平去开板子。
  本以为赵昌平会因为前面多次被田泽亮开了板子而狠狠的下手的,没想到我的想法是错误的,赵昌平只是象征性的拿起拖鞋在田泽亮屁股上意思了几下。
  不知道那段时间的陈安平为何会那么疯狂,赵昌平的敷衍了事显然让他感到很不爽。于是他又安排每天晚饭后的话剧节目立刻开演。
  这次田泽亮没有配合,在赵昌平大叫几声“易九高”以后都没有回应一句。并且在陈安平教训他的时候选择了还手。
  这一下,我看出了一丝为何田泽亮能够曾经以一敌多保持不败的的端倪。在陈安平扑向他的时候他一个灵活的下蹲快冲双手搂住陈安平的双腿后顺势猛地起身一下就把陈安平摔了个仰面朝天,脑袋与地板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接着顺势一滚躲过了来给陈安平帮忙的猴子和梁方的攻击起身端起摆好装了袋的槟榔的筛子砸了过去。槟榔洒落一地,大家一看形式不对了,好几个人都纷纷冲过去参与到拉架的行列。陈安平起身后那叫一个愤怒啊,居然有人敢反对上面的,火冒三丈的就要重新加入战斗的时候发现居然有人拉他,于是反身就是一记重拳,砸中的是黄裕新,左眼。本来他们几个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人平时都还是比较尊重对方的,哪怕有一些谁看不起谁都不会流露于表面。这下好了,黄裕新也是一下火大了起来,双手猛地往前一推把战斗力渣渣的陈安平又给推到在地了,冲上前一下骑在他身上冲监室里其他人叫道:“把他们拉开!”拉架的过程中少不了下阴手的,顿时整个监室里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开机的蓝马甲在铁门口叫了一句“干部来了!”后大家才停下手来,等夏干部铁青着脸进到监室的时候整个放风室里乱成一团,凳子、筛子、槟榔、装槟榔的笑塑料袋、乱战过程中散落的拖鞋、棉鞋……
  “全部给我蹲好!”夏干部吼着说。
  “夏干部,田泽亮先动手的,不听上面的招呼!”陈安平对着夏干部说道。
  “你给我蹲好,不用你给我说,都蹲好,我看完监控了再来处理。”夏干部没理会他,转身走出了监室。
  其实整个过程就是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夏干部看监控没用多久,回到监室的时候还有两个值班的狱警一起过来了。

  “除吴建国、黄龙、周少青、许老板、李绪化,其他人都给我把脚镣带上。”夏干部进来的第一句就把监室里的人给整蒙了。我们五个是在刚刚的团战过程中全程连拉架都没参与的。
  “陈安平,手镣脚镣一起带,手镣带三天,脚镣看你表现再看什么时候下。”
  “其他人脚镣五天,生产任务每天加两桶,要按时出货。”
  “上面的?嗯?谁是上面的?谁告诉你是上面的?谁告诉你你说话人家就得听你的?外面那么大的标语看不到啊?咋地,你是想当牢头狱霸吗?”
  “我告诉你们,在别的监室我不知道,但是在我的监室,没有什么上面的下面的,你们都是嫌疑人。这里是看守所,看守所明白吗?就是看守你们这些嫌疑人的,不管你在外面多厉害多风光,在这里你也是被看守的,我不管你犯了什么事,我的职责是看守你们。这里面没有什么别的规矩,所有的规矩都给你们贴在墙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