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2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样啊,那就好,那我还是有希望的,我哥哥他们和派出所的都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王勇飞恍然大悟后觉得自己很有希望马上就能重获自由后又满不在乎起来了。
  “嘿,你也别太乐观了,”黄龙一副不忍打破他美好幻想的表情的说道,“这两天我看了《刑法》《刑事诉讼法》的,盗窃金额一千到三千就是刑事犯罪了要立案的,可以判一到三年;五千以上就是数额巨大了,那可是三到十年的。你说你搞了八万,还差一点点就到数额特别巨大了,那可是十年起步到无期徒刑的。我看有可能是你案子被列为大案给送到高一级的检察院去了,莫到时候是市检察院的批捕通知书来了。”

  “呸!我搞了八万那是总数,我前面拿的钱我还还回去了不少呢,后面这一次拿得有点多,但是五万块钱我也没用完,我还了快三万回去了。再说这么简单点案子还会搞到市里去吗?你别以为我不懂就骗我。”王勇飞大声的反驳。
  在王勇飞看来,他和书上说的盗窃罪是不符的。法律书上说了,盗窃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但是他不是。在他看来,他没有非法占有这个目的,他就是挪用了一下他哥哥他们的钱,只是没告诉他们,是挪用。
  我和许老板也讨论过王勇飞到底算不算盗窃。按说以他和被盗窃的人的关系来看,王勇飞确实没有要盗窃的这个主观意图,可是不问自取的行为又是真实存在的。说是挪用公款的职务犯罪吧?他的职务又仅仅是个保安。讨论来讨论去,以我们的法学水平是得不到什么结论的。
  在监室里这样的讨论很多,每个人的案情都被大家分析过一遍,除了吴建国。吴建国从进来到我离开他都没说过他是犯什么事情进来的,在后来也曾和别人提起过说是职务侵占进来的,但是我看他在决定给自己一个什么罪名之前拿着一张看守所在押人员花名册研究了半天才给自己安了个这样的罪名,我知道这肯定不是真的。
  以大家对两本法律读物的理解,综合分析大家的案情,然后结合多次进宫的惯犯们的经验以后得出的讨论结果往往和最终法院的判决都没什么太大的出入。从这方面看,改造,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
  王勇飞也试着去看了那两本书,但是只是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后就放弃了,他说他搞不明白其中的七弯八绕,让许老板过去帮他指导指导,当然是以失败告终。他弄不明白书上说的,许老板弄不明白他的思路;他说书上说的太笼统不够具体,许老板说你这辈子就能算个一加一等于二。
  后来王勇飞也不去看书了,以他的说法,看明白了还能如何?还不是肉在砧板上,别人想怎么剁就怎么剁。还不如搞点自己能想得明白的事情,没事费那脑筋干嘛?
  不过在他看到关于贩毒的量刑相关的那些的时候倒是很是认真的看了一会。然后给陈安平得出了判决结果:无期徒刑。
  “在外面我哥哥他们说的不是五十克就要枪毙吗?这上面好像没有说呢,是不是没以前严了啊。要说你还是幸运的,我考,你搞了四公斤,大学生,四公斤是多少克?”王勇飞转过头问我。

  在得到我告诉他的数字后,王勇飞有点被吓到了,马上又把法律书打开翻到那一页,边看边说:“我考,四千克啊!你这是在想死呢!你这是要害多少人啊?这还是你被抓的时候身上的,还要算上你卖出去的,够得上枪毙了。最起码也是个无期。”
  陈安平没有和他争论,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不以为然。
  我明显的感觉到王勇飞对于贩毒的人的敌意,就问他是什么原因。
  “我跟你说,你是没看到那些吸了毒的人的样子的,发作起来看到都恶心,为了能吸上一口都忘了自己还是个人。我场子里原来有两个坐台的,坐台的晓得不?就是你们说的小姐。她们就是受害者,一天挣的钱不够买药的,还找她们的姐妹借。那天在休息室发作了,我开始还以为是羊癫疯这类的病发作了,要送她去医院。她姐妹告诉我我才知道这他么是毒瘾犯了,哎呀,什么都顾不了,衣服裙子扯掉了她自己都管不上。都没半点羞耻了,看她手臂上扎的印子看得怕!”王勇飞说这些的时候带着很深的感慨。

  “后来我嫂子把她俩给关起来了,给她俩强制戒了。那几天我嫂子和我女朋友天天守在她们房里的,我去给她们送饭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跟电视里演的差不多,太惨了。”
  “我哥哥他们在承包之前别人搞的时候就有人在场子里卖,我哥哥他们接手后开始也没注意,这个事发生后他们就对我说了,在他们KTV绝对不能出现有人贩毒吸丨毒丨的,他们也不止一次的把KTV里所有的人叫到一起宣布过,谁碰了毒他们就把谁送监狱,这是底线。”

  “你知道他们卖那玩意儿卖多贵吗?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东西什么价,但是我晓得,你再大的家产也经不起几下烧的。那就是个无底洞。”
  “你说,这贩毒的是不是该死?你说犯别的事也只是当时害了人,可这玩意儿可不是,他是害人一辈子,钱也被搞走了,人也被废了。要我说,法律在这方面就应该更严一点,抓到了就枪毙,不枪毙都给搞个无期徒刑一辈子就在监狱里过算了。”
  “你可别乱说哦,谁告诉你无期徒刑就得在监狱关一辈子的?”许老板接过话,“我告诉你,就算是无期徒刑也不会真的坐一辈子的,你进去了坐了几年了只要不是在监狱服刑的时候还和管理的作对,基本上会给减到有期徒刑的,不过是最长年限的那种——二十年,然后你再坐二十年就能出来了,当然这二十年只要你表现好还是能减刑的。总的来说坐个差不多二十年就能出来了。我可就是这个想头了,你还一下子让判无期的真就坐一辈子了我怎么办?”

  不知道许老板说的是他真实的想法还是只是和王勇飞开玩笑,不过据我了解他说的那个情况倒是真的。

  王勇飞对贩毒的深恶痛绝,而吸丨毒丨人员在他眼里是受害者,所以他对毒鬼子在生活方面很是照顾,每次头子尾子的时候都会给毒鬼子分一点他点的小炒,香烟也是经常一包一包的给他。
  毒鬼子姓胡,吸丨毒丨不贩毒,但是他的多次牢狱之行都是和丨毒丨品有直接因果关系。按他自己说的,他每次都是因为没钱买药了去盗窃把自己送进来的,数目都不大,所以进进出出多次加起来总共也就四年多的样子。
  “你怎么不找点事情做呢?有工资你就算是吸丨毒丨也不会坐牢啊,拉去强制戒毒就行了。再说你坐牢可没药给你磕,不是戒掉了吗?出去了安安分分找份事做不行吗?”我问道。
  “说你天真了吧!你真以为那么好戒掉啊?其实真要没有药的话,也就开始几天人很痛苦,挺过去也就没什么了,但是就是心瘾太难根除了。没事的时候总想再搞一次,就跟自己说只搞一次爽一次就好,又不是不能戒掉!然后搞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哪里还记得要戒掉?你说我戒成功多少次了?我这次是第三次进来,你问许老板,他是看到过我在监室里犯瘾的时候的样子了的,他知道我那时候人瘦成什么样子的。”毒鬼子挽起袖子,用手抓住手腕了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手膀子这里大拇指小拇指就能拿得住,瘦成一把筋了,现在戒了几个月人胖了起码二十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