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3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看着他的身材,不敢想象他还瘦二十斤下去是什么样子。
  “我跟你说,这玩意儿沾上了就一辈子被害了,一个你没那么多钱供你吸的,没钱,你犯瘾了什么都做得出来,我还好,胆子小只敢去小偷小摸,胆子大的抢劫杀人都做得出来。就算你有钱,你的身体也被废了。你说我会不知道害处有多大吗?嘿嘿·告诉你,都知道,但是就是戒不掉,真正戒毒成功不再复吸的人都是有大毅力的,我不是。我不知道我这次坐牢出去了能管多久,哎,多关些时间还好些。”

  陈安平在一旁听着,没有插话。王勇飞冷冷的看着他。
  吴建国认真的消化吸收着许老板的课程,慢慢的熟悉他的新的岗位的同时也不忘娱乐。
  由田泽亮和赵昌平主演的《昌哥骂姐夫》的话剧内容在他的导演下又有了新的改变,原本只是赵昌平占了整场话剧的绝大部分的台词,吴建国同志觉得不够立体,于是给剧中人易九高更多的发挥空间。
  “易九高!”赵昌平大声的叫。

  “额!”田泽亮不情愿的应到。
  “易九高,老子要你给我送钱来的你怎么不送?”赵昌平很快进入角色,瞪着眼问道。
  这个时候原来的剧本田泽亮是没有台词的,接下来就是赵昌平开始骂姐夫。
  于是吴大导演开始给他们讲戏:“易九高你这时候不能不出声,你得说话,我想想哦,你应该怎么说?对,你这样说:你又不是我儿子,我给你送什么钱?你得气他,这样他就能继续骂。”
  “你又不是我儿子,我给你送什么钱?”田泽亮只能无奈的接话。
  “易九高,我草你大爷!你为什么要骗老子?”赵昌平对自己的台词很熟悉,很快就接着继续往下演。
  看到田泽亮没什么回应,吴大导演又叫停了表演:“易九高,他骂你了你得有回应,你想,你自己被人骂哪有不做声的?”
  “他又不是骂我,他是骂他姐夫易九高!”田泽亮显然没有把自己真正代入到易九高这个角色里去。

  这下吴大导演不满意了:“你就是要觉得自己就是易九高,就是他姐夫,昌哥现在就是你小舅子。他骂你你该怎么回应?”吴导演开始循循善诱起来。
  “我可没有他这么丑这么不要脸的小舅子!”田泽亮一句话把监室里看他们排练的人都给惹笑了。
  吴建国对田泽亮这个演员肯定是不满意的,但是没有其他更好的人选,于是又去给他们讲戏:“易九高,你在这时候就应该忘了你本来是谁,你得告诉你自己就是易九高,就是这小子的姐夫,他现在骂你,你说该怎么办?”
  “再骂我给你两耳刮子!”田泽亮为自己找了一句台词。吴大导演看起来对这个台词不是很满意,但是也没再做太多要求了。
  “易九高,你睡了我姐姐还不给我送钱来!老子出来了锤死你!”赵昌平的发挥倒是很稳定。
  “老子没时间,老子要和你姐姐给你生外甥!”在赵昌平的台词完了后田泽亮考虑了一会终于接上了戏。
  田泽亮的临场发挥让大家都笑起来了。看到这样的效果,吴大导演觉得还行。
  赵昌平是很乐于参与这样的活动的,能够从他们的导演那里拿到不菲的报酬——红梅棒子。

  吴建国没有许老板那么宅得住,只要夏干部在值班的时候,他都会在出货的时候让夏干部带他去监室外面晒晒太阳或者在值班室那边坐一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管教干部说的,管教干部居然同意让他拿了几本杂志回到监室——《知音》《读者》之类的。
  这类物品在监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不管是两年了被打磨得快超凡脱俗了的许老板,还是像王勇飞那样曾经看到书本就头疼的书本抵制者,都对那些刊物投入了极大的兴趣。
  “我好像能看得懂呢!”王勇飞指着杂志上一页的《致橡树》对我说道。
  “我如果爱你……”他开始大声的朗诵,“喂,大学生,这两个字读什么?”

  许老板一把抓走他手上的杂志,笑着说:“你算了哦,你还朗诵诗?字都认不全还好像能看得懂!你啊,叫老吴找夏干部问问有没有连环画给你拿几本看哈差不多。你上天了也就是个《故事会》的水平。”
  “怎么就看不懂了?那个致橡树不就是写给她男朋友的吗?不就是说要和她男朋友怎么都要在一起吗?是吧?”王勇飞对许老板的嘲讽完全不屑一顾,“我就是不会写罢了,不就是爱情的忠诚吗?有那么难懂吗?你们读过书文化水平高的就能写出这些叫诗的,我们大老粗,我就只能给我女朋友说这辈子就睡她一个女人,还不是忠诚?不是吗?”
  “我不信,你在那个场所,美女那么多,我不相信你就一个女朋友!”许老板打趣着说。
  “懒得和你说,一看你就是跟那些经常跑我们那里玩的一些中年老板一样,嫌自己老婆年级大了,出来在外面五搞六搞的家伙!切,有意思吗?你还以为找到真爱了?屁呢,人家爱的是你的钱!说不定转个背就把你大把给人家的小费给男朋友买衣服去了。”王勇飞针锋相对的对着许老板说。
  “哎呀,你小子年纪不大,看得还蛮通透的嘛!”许老板越来越觉得王勇飞有意思了。
  王勇飞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点上烟猛吸一口,很是有点得意。
  “当然,我哥哥他们承包这个场子了我天天都在那边,泡了快两年了,什么没见过?我告诉你们,在那里坐台的,大部分都是有男朋友的,还有好一些是结了婚的。她们和另外一些卖X的不同,人家和你喝酒是有提成的,和你熟了叫你来玩开了包房是有提成的,你以为就那点小费能活啊?一个晚上陪你在那里唱歌喝酒,你还要摸摸手啊,搂搂抱抱啥的,你以为就图你那两百块钱的小费啊?”

  “我女朋友也是来我场子里来坐台的时候我认识的,她表姐介绍她过来的。”王勇飞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佩服,小兄弟,我真的小看你了!”许老板对王勇飞拱了拱手说道。
  我不知道许老板的佩服有多少是真的,也不知道许老板的佩服是指哪一方面。但是我是真的有些佩服王勇飞了,没别的,就佩服他能理直气壮的说出他女朋友曾经是个坐台的小姐。而我,没有他那么的勇气。
  “有什么好佩服的?当时她来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后来她也喜欢上我了,那不就在一起了吗?有什么好佩服的?”王勇飞的逻辑还是他那简单粗暴的风格。
  “你就没想过别人知道你女朋友做过小姐会怎么说你吗?”我问道。
  “知道,我朋友都知道啊,我哥哥他们都知道啊,她现在和我嫂子一起在场子里当领班呢!”这回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那他们都没反对吗?”陈安平在一旁问道。
  “开始的时候我哥哥和我嫂子是有反对啊。不过那关他们什么事?又不是他们和她交男女朋友,我喜欢就可以了,是吧?”王勇飞的回答让我无从反驳。

  和他说这些的时候我想起了李银。我在想,如果我当初能再勇敢一点是不是会不同呢?可是这是个假命题,“如果”比“假如”更虚幻,前者一般会出现在回忆的时候说如果当时怎么样怎么样,可是都是过去的事情怎么可能还有如果?后者还存在一丝可能,毕竟可以是将来时态。我在想,假如我出去后再找到李银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