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4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晓得你们要说什么?觉得她们不干净是不是?嘿嘿,我倒是觉得她们挣的钱比你贩毒挣的钱要干净很多,你那个钱才叫是血淋淋的,你晓得你挣的钱让好多人家破人亡吗?毒鬼子就是被你们害的去盗窃的,还有女的被你们害的去卖x的都有,你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脏?要说脏,没人比你们更脏了。”王勇飞看到陈安平说话就狠狠的怼了回去。
  “再说,这诗,你们看最后,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是不是?爱一个人连她变成乌鸦都会喜欢的你们听说过吗?”我觉得当时王勇飞看我们的时候感觉是在看一群白痴。
  “什么变乌鸦都喜欢?你在说什么?”许老板不解,“你是不是说爱屋及乌?卧槽,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吗?你个文盲就不要说成语了。”
  我想王勇飞是真的爱屋及乌了,他爱上了一个坐台的小姐,顺带的对坐台小姐这个群体表现出极大包容理解以及爱。
  他的女朋友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在王勇飞服刑期间一直跟着他的嫂子,等了王勇飞五年多,在他出狱后的第一时间他们就拿证结婚了。
  2013年我在QQ上收到王勇飞添加好友的信息,告诉我他回来了。留下联系电话让我有时间一定去找 他喝酒。
  2014年手机上收到一条应该是他群发的信息,他女儿出生。我给他回了一句恭喜。
  2018年我在家乡接待了他一家三口,他带他老婆女儿去张家界旅游的途中选择在我所在的县城打个尖,感觉他比以前内敛了许多。他说他后悔了,说当时年轻太不懂事了,让自己最好的十年有一半折在了深狱大牢里。这是我在南四七监的时候从来没听他说过的。
  我和他喝酒到大半夜,说一些十年来各自的一些小故事,他老婆抱着睡着了的小姑娘在旁边为我们倒酒、夹菜。

  送他们回酒店的路上,王勇飞一手抱着他的小公主,一手牵着老婆,走的很轻柔,和我印象中他的风格很是迥异。
  记得王勇飞曾经说过:“她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是她最后一个男人。”
  陈安平感受到了来自监室人员的鄙夷,就连赵昌平也不再低头哈腰的在他面前试着讨要烟抽,尽管原来的成功率也不是很高。这让他很不爽,他知道这都是王勇飞的那一番话的作用,但是他不敢找王勇飞理论——作为一个武力值完爆黄龙的新人,王勇飞的地位日益稳固。
  “大学生,你到过我们哪里不?”陈安平在别人那里感觉到了不友善过来找我聊天了,因为怎么看我在监室里都属于那种人畜无害的那种。

  因为在前面聊天的时候说过我母亲是湖北人,而我大学之前也是两省都上过学。
  陈安平纯粹是由这个挑起话头,我也知道他的目的不是向我推荐他的家乡美。于是回答道:“去过,你们那边工业很多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呢?那边不随便都能找份工作吗?”
  “工厂太无聊了,我在铸造车间做了半年学徒,翻砂工,又累又热工资又不高。”陈安平见我接过了他的话,也不管坐我对面的王勇飞会不会拿话刺他,搬了把小凳子坐在我左手边帮我们装袋。
  “哦,我明白,你那是在什么厂?铸件很重吗?”看得出陈安平的沟通欲望,于是问他道。
  “东风,知道吗?做卡车的。现在规模还蛮大的!”
  “可以啊,大企业啊,进去不容易吧?”作为一个工科生,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还好吧,我老爸老妈都是老员工了,再说我又不是进办公室的那种,也不是设计的,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一线员工,也没多难进。”陈安平带点自嘲的说,“我读书就是混日子,读了中专,机电方面的。基本上都是旷课了,毕业证都没拿到,就玩了几年游戏,劲舞团啊、跑跑卡丁车啊。”
  看了下他很非主流的发型,确实感觉他的读书生涯和他本人很配。
  陈安平在铸造车间呆了三天就找到父母让他们想办法给他换个工种,看上了数控机床的工位,可是以他电脑键盘只知道编辑区的几个方向键和空格键的水平,连成为学徒的资格都没有。其他工种车床刨床他也看不上眼,于是不得已还是得接受每天阴模阳模沙胎的翻砂工作。
  但是年轻的心这么可能那么安分?本该在键盘上欢快起舞的十指怎么可能天天和型砂纠缠不清呢?

  “干了半年,钱还不够上网的,我同学说在这边好玩我就过来了。过来还只有半年呢,就把自己搞进来了。”陈安平看样子有点后悔,“早晓得还不如在家里呢,我是真不懂啊。”
  陈安平作为家里的独子,成长过程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父母是国企职工,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也是小康水平的家境。从来没想到过钱的来之不易,但真等到自己走入社会了才发现自己连挣自己的烟钱都是莫大的困难。
  陈安平没有告诉任何人,找了个机会偷偷拿光了父母包里的现金直接旷工就走了,去寻找他的理想生活。
  陈安平说他的理想生活很简单,有钱上网吧,有钱买衣服,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当然前提是不用辛苦工作。
  陈安平来到这边后以每个月五百的价格在汽车西站租了个房间——跟前面我说过的我们大学外面的录像厅的包间差不多的,用三合板隔的那种只能放下一个单人床,一张小桌子,卫生间是公用的那种。然后就开始了他的理想生活,和同学白天泡在网吧玩游戏,玩累了就去附近的大排档撸串喝酒然后回到小窝里睡到自然醒以后继续前一天的生活。
  常言道坐吃山空,何况小陈同学从家里偷出来的钱根本就称不上是山,顶多算一个小土堆。看到逐渐见底的钱包,感觉到自己的理想生活又要渐行渐远了。陈安平有点慌了,但是打工是不可能的,怎么搞钱成了一个困扰他的问题。
  陈安平说他对于学习生涯记得最深的是一个数学应用题,类似于说一个水池向里面注水需要多久的时间,把水放完需要多久的时间,在一边放水一边注水的情况下多久水池能够注满?他说他是他们班上第一个解答出来的,对于一个学生生涯牢坐学渣霸主位置的他来说,那一刻无疑是他的高光时刻,让他很是自豪了几天。在陈安平说起这个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当时他的老师能够在他感到自豪骄傲的时候加以很好的引导的话,他会不会上演一出学渣逆袭的励志故事呢?

  钱包就是那个水池,自己时时刻刻的放水肯定是不行的,得有人往里面注水。

  陈安平最先想到的注水的途径是来自家庭的支持,用他自己的话说:“家里就我一个儿子,他们挣多少钱不都是给我挣的吗?”
  陈安平说他不撒谎,他在做出离家追寻理想后的几天就给他母亲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自己的现状,并且坚持不回家。所以在钱包快见底的时候开始寻求来自母亲的关怀,以一句“你再不给我打钱我就饿死了”击中了所有当母亲的人的软肋,他母亲当然不会是个例外。所以小陈同学在他第一次面对水池快要被放干的尴尬场面后没费多大劲就解决了注水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