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5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陈安平的这种不撒谎是个不错的品性,但是渐渐的感觉到不对,他不撒谎仅仅只是在他面对父母的时候,在向他们要钱的时候他的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在他进到看守所以后也没有改变。感觉就像是一只寄生在老黄牛身上的吸血虫对着一直提供他赖以生存鲜血的老牛说:“把你的血给我,不然我会死”。想想有点毛骨悚然。
  父母都是望子成龙的,陈安平的父母也不例外,在几次注水过后,向他提出要他找一份起码能养活自己的工作的要求。陈安平也觉得老是这么在快要干涸的时候送来的钱花起来不能无所顾忌束手束脚,再说在这期间他接触到了他口中说的“高档娱乐场所”,日益增长的物质生活水平与他的经济水平构成鲜明的矛盾,陈安平亟需一个流量相当大的进水渠道来满足他日益扩大的出水口带来的消耗。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我哪里去找到适合的工作?大学生我不像你们一样有学历有文凭,当不了白领。”陈安平带着一种很无奈的表情说,“飞哥,我也不像你,你有那么多哥哥罩着你,我在这边没什么熟人,就一个同学他也跟我差不多的情况。”
  在陈安平苦思冥想怎么开拓出一个源头活水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陈安平在网吧边担心钱不够用边跑卡丁车的时候,他发现网吧有四个人,抽着最低档次都是芙蓉王的烟,饮料像不要钱似,还是开着网吧收费最高的卡座区。每天都来,而且时间都不短。陈安平一看,这不就是我向往已久的生活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陈安平和他的同学主动找上了那四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那个看起来是老大的超哥。

  陈安平找上超哥的时候是带着自己的江湖梦去的。在他看来,超哥他们肯定是那一方的大佬,陈安平他说那是他的第一直觉,他觉得超哥和他经常在KTV里唱的那首《我不做大哥好多年》里的黑哥的气质很像。
  超哥他们当时是在玩陈安平看都看不懂的《魔兽世界》,在陈安平看来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大哥,你们这是玩的什么呢?看起来蛮好玩的。”这是陈安平的开场白,也是他葬送自己的起点。
  当时他还不知道怎么称呼的超哥淡淡的回了他一句:“魔兽!”然后继续投入到开荒中去了。

  陈安平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于是在旁边诚恳的问道:“好玩吗?我们也来跟你们一起玩好吗?”
  “好啊,来一区白银之手。哦,记得选联盟。”超哥也没当回事,随口就回答了他们。
  陈安平决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两个人换机到卡座区开始研究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嗯,燃烧的远征,很有吉兆的名字嘛。陈安平攥紧了拳头,感觉自己的热血在燃烧。
  对于游戏,两位同学还是具备一定的天赋的,在看了官网的游戏设定,论坛上看了会帖子以后他们又问了超哥的队伍需要什么补缺以后两人一人选择了圣骑士一人选择了猎人开始了他们向超哥集团靠近的第一步。

  经过了坚持不懈的努力追赶,陈安平和他的同学追上了超哥他们的脚步,其实超哥他们也是联盟新兵,而这两小子在玩游戏方面确实是有一定的天赋的,起码比超哥他们四个都要强,所以很自然的进入到了超哥的团队中。
  陈安平追求的当然不是仅仅在游戏中的团队,他的目标是能够在现实中加入到超哥的团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有一天他们完成了一个十人本的副本开荒后,超哥下机的时候叫上了这两位追寻一场燃烧的远征的有志青年一起跟他们去吃晚饭。陈安平当时想的是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晚饭吃完了超哥约好他们明天再来网吧,自己就和小弟们走了,说是晚上有事要做。
  陈安平有心想要跟他们一起去,但是超哥没给他机会。看着超哥他们一骑绝尘而去,陈安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江湖梦,甚至在推算自己能够在超哥的团队中起到什么作用?能够到达什么样的地位?

  超哥他们基本上每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来到网吧,下午五六点下机去吃晚饭然后就“有事要做”去了。
  陈安平觉得自己要主动点,不能再做等鱼上钩的姜太公了。于是在一次每天下机后的餐桌上向超哥表达了想跟着他一起做事的意愿,第一次得到的答复是“看看吧,最近没多少活干”。
  虽然还是得在向母亲要钱的时候听上半天他都快能背得下来的苦口婆心,虽然得数着钱包里的数字缩手缩脚的用钱,但是看到超哥开上了新车他的小弟得到了旧车钥匙的时候,陈安平觉得自己选择的方向是没有错的,只是还差一个机会能够进入到超哥的团队。
  每个少年都有或者曾经有过一个江湖梦,一袭青衫一阙剑,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英雄救美,雄霸江湖……年轻人都曾恣意的妄想过自己能在那一片江湖中翻起滔天巨浪,我主沉浮。可是真正的事实是江湖中大都是小鱼小虾,没几个人能真正的自己兴风作浪,大部分都是随着别人打出来的浪随波浮沉,什么时候被拍在了沙滩上都不自知。
  陈安平肯定会如愿的加入到超哥他们的团队,不然我也不会在南四七监遇到他。
  那天跟平时一样,一次副本失败后超哥选择了下机。陈安平和他的同学也一起跟着去吃免费晚饭,晚饭结束后超哥问他们想不想跟着去玩玩,当然是肯定的回答。
  “那天超哥带我们到水晶宫玩,那个酒吧我是第一次去,那次去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开始还以为他们跟飞哥你一样是酒吧看场子的。那天在酒吧超哥就拿了两打啤酒,我们三个人喝了一大部分,他的三个小弟一会来一会走的没喝多少。”陈安平回忆第一次超哥的网吧饭店之外的接触,“那天喝酒到转钟后酒吧快打烊的时候我们才走,感觉就是超哥带我们出来见了见世面。”
  “你后面就是在他手上拿货的吧?”王勇飞问道,“河西是有几个贩毒的头子,好多马仔给他们销货,我上次抓的那个也是在河西那边拿的货。这些人狡猾的很,我估计你看到的那个超哥也只是个马仔。”

  “你们想不到他们是怎么联系的吧?你以为是电话、短信还是QQ吗?告诉你们,都不是,他们是通过魔兽世界里交谈和邮件谈生意的。”陈安平说这个的时候确实让我为他们的绞尽脑汁叫了一声绝。
  超哥在带陈安平他们去过酒吧后还是继续每天都来网吧玩游戏,练级,打装备,刷副本,只是渐渐的带他们去酒吧的次数多了起来。这让陈安平感到自己离他真正的踏入江湖不远了。
  “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水晶宫看场子的,所以那天超哥问我敢不敢跟他们一起做事的时候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就是那天他让我去帮他送了点东西到望城的一个酒吧,来回的士费报销还给我两千块钱。我也不知道是送的什么东西,到了后来我想到当时其实是送的丨毒丨品的时候我当时可吓坏了,法律虽然不懂但是电视电影看了还是知道贩毒可是重罪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