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7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第一次谈判陈安平没有那么顺利,他觉得他还不了解这种地下生意是怎么具体操作的,在回家的路上努力回忆看得不多的小说电视里的情节也没想到一个能行之有效的操作方案。
  第二天在魔兽世界找到超哥,表达了自己对新开酒吧这个市场的强烈兴趣希望超哥能给他这个机会并帮他拿出一个好的方案来。
  超哥这次没有拒绝,给了陈安平两个选择让他自己决定:第一,陈安平从他手上拿货自己去卖,这个自己去卖不一定是一定要陈安平本人去卖,也可以是他让别人去卖。第二,超哥安排人手去卖,但是是从陈安平手上拿货,而且他安排的人是不认识超哥只知道陈安平的,并且暂时还没招募到合适的人选。两个选择都有一个先决条件:陈安平从一个运输人员变成了一个经销商。
  出于安全的考虑,陈安平觉得第二个选择不合适。他知道自己要干的是犯法的事情,不敢让自己不知道底细的人参与进来。和同学商量了很长时间做出决定,两人分工合作,陈安平负责拿货送货,他的同学站在销售第一线。
  在做出这个决定后两人就去找军哥,不过没见到,只见到了军哥的小兄弟们。

  “大家都比较谨慎,也没直接说明白是干什么的,只是让他们几个看场子的人认识下。这是超哥告诉我怎么做的,意思是他们其实是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但是不能说破,我们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讨饭吃,真要出事了他们对我们的事是一概不知的。其实真要出事了也扯不上他们,军哥根本就没怎么在酒吧出现过,他的兄弟们都是给酒吧打工,好像还有用工合同。我们这号人去酒吧也是去消费的,能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那他们收了你的钱啊!怎么会扯不上关系呢?”我有点不解的问。
  “那个是没有人会承认的,也不会给现钱或者转账的,都是点单。点了单直接在酒吧买单了,这是消费,谁能说什么?”陈安平的回答又让我涨了见识,“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他们有时候会在你旁边聊天的时候说什么这几天检查啊之类的,这就是在变相的提醒你这几天就不要来了,要来也不要卖货了。其实一般能开酒吧的都是有点社会关系的人,多多少少能打听到一些消息的。”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我果然还是不了解陈安平他们的那个江湖。
  陈安平的同学驻扎进了酒吧,两位同学的精彩江湖路由此拉开序幕,可惜的是在幕布还没完全拉开,还没将整个舞台展露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就被叫停了。叫停拉幕的人是缉毒大队。
  当他们两个如同黑夜中的幽灵混迹在这个城市的夜色里的时候,不知道一张大网已经悄无声息的在慢慢的收拢,而他们也没有游戏角色的潜行的技能,落网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快到连超哥都没预料到。
  “两个星期,两个星期我们就被抓了。”陈安平不无懊恼的说,“开始卖货的时候我们都是很小心的,我同学也只是带了一点点在身上,没了再出来找我拿。我开始在超哥那里也拿得少,一个是没多少钱,一个也是有点怕。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也可能不是盯上我是盯上了超哥他们。”
  开始进入角色的十多天,两人从胆战心惊小心谨慎慢慢适应了后觉得自己做的很隐蔽,渐渐的有点轻车熟路的感觉了。所以超哥说快年底了,他们快要准备回老家过年去了,让陈安平最好在最近多拿点货的时候,他们两打破了刚开始自己给自己定下的手上少留存货的原则,再说十几天的风平浪静让初入江湖的懵懂少年有点信心膨胀了。于是在经过一番他们自认为很缜密的安排后,陈安平拿到一张写了个数字的烟盒纸牌去到汽车站随处可见写着“行李寄存”的小商店里很顺利取到了一个小双肩包。在几分钟后被人从背后扑倒,挣扎中看到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

  “当时我脑子都蒙了,一片空白,想死的心都有了。”
  “该!”王勇飞还是一如往常对毒贩子没有半点同情心,恶狠狠的说道。
  陈安平也没指望能够在王勇飞面前得到什么好脸色,放下手中的槟榔跑去铁门口和吴建国说话去了。
  王勇飞看了看他后开始说话:“其实现在在外面混的人多了去了,在我看除了杀人犯外,贩毒的、**的和拐卖孩子的最该死。这他么干的都是毁人一辈子的事,缺德。”
  我没有嘲笑王勇飞这有点和自己所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的正义感,能够在自己被关押在看守所了还如此正气凛然的也只看到这位老兄了。仔细想一下应该是跟着一群退伍军人混了五六年被潜移默化的效果。
  出完货没多久,黄龙提审回来了,带着一脸灿烂的笑。

  “我后天应该就能出去了,刚刚派出所的人过来让我签字了,走的时候说他们明天应该能处理完我后天就能回去了。”黄龙的话引来一片羡慕的恭喜。
  “签什么字?”许老板问道。
  “不知道,没看,让我签就签了。应该是协商赔偿之类的东西吧。”黄龙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也是个莽货,就不怕是签逮捕?”许老板打趣道,“搞不好是逮捕了,今年陪我们过年。”
  开玩笑的语气黄龙还是听出来了,没和许老板争论什么。拿出两包烟丢给赵昌平:“昌哥,给号子里的弟兄发烟抽。”
  有人能再获自由对监室里的人总的来说是件值得喜悦的事情,当然如果那个人是自己的话会更好,即便不是自己大家都会有发自内心的高兴,这就是所谓的快乐能够传染吧,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很难快乐得起来的地方,这样的喜事更加显得难能可贵,所以一声声恭喜里面虽然夹带着羡慕但是也是比较真诚的。
  黄龙在属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几件衣服把河北佬叫了过去送给了他,因为他们两体格差不多,河北被判八年,按夏干部的说法应该会在最近会启改去劳动农场。看着猴子欲言又止的样子,黄龙对他说道:“你别看了,我的衣服你穿不了,瘦得跟个猴子似的,这衣服裤子能装得下两个你了。我后天走了被子你拿去,你们应该也就这几天就要走了,马上都快过年了。”

  “王勇飞,要不要我去给你女朋友带话的?要的话我顺路走一趟。”黄龙还记得那天他的提议。
  王勇飞想了一会说道:“算了,等我提审了再说吧,现在是什么情况还不晓得呢。到时候晓得情况了让大学生帮我写封信是一样的。”
  “提审!田泽亮。”值班干部在走廊上用警棍敲了敲铁门。
  田泽亮出去后监室里响起一片哗然,“我考,这易九高应该也是要被放了吧!”

  田泽亮提审的时间比黄龙还短,一回到监室就被围住了问是不是可以出去了。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监室一片叹气,接连两个人能够再获自由的冲击让大家刚刚还很高兴的情绪掉落了下来,简直是哀鸿遍野。
  田泽亮跟黄龙差不多,签了赔偿协议之类的后被告知应该后天能够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