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1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明明都是很善良很通情达理的人,为什么住在一起后,就变得像仇人一样,势如水火了呢?”乔明朗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尽管半年前老公高家明已告诉她,等她生了宝宝后让父母过来照顾,让她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可是,真的与公婆同住一个屋檐下后,她才发现相处有多难。生宝宝之前,双方尚且客客气气和和美美,但是宝宝出生后,一家人几乎每天都在生气。
  婆婆生气,公公生气,乔明朗生气,高家明呢,也生气。
  为了如何带宝宝吵——该不该给宝宝加奶粉?该不该给宝宝喝水?是给宝宝穿尿不湿还是用棉质尿布?宝宝应该穿得比大人多还是比大人少?宝宝感冒了是被他爷爷传染了还是被他妈开窗户凉住了?宝宝发烧咳嗽该不该输液……数不胜数。
  为了乔明朗换份轻松点的工作吵——“你现在的工作太紧张,工资又不高,宝宝天天连奶都吃不好,还不如早点换份工作吧,家里也不差你那几个钱!”公公婆婆开始念叨别人家儿媳妇怎么都那么好,隔壁谁家儿媳妇是大学教授,每年放寒暑假,社会地位还高。谁家儿媳妇是外资银行的主管,工资那都是一年好几百万,对老人还特别孝顺。总之,应了那句话,儿媳妇都是别人的好,女婿都是自己的好。

  为了高家明的态度吵——“家明,你现在眼里只有你媳妇儿了!你觉得带娃难,你可别忘了,你也是妈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婆婆大声说着,不时用袖口拭拭眼角。高家明一回家就听到这话,知道家里又开战了,赶紧脱掉衣服去看孩子,躲掉这个战场。“家明,你现在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乔明朗终于找到机会和高家明独处时,忍不住流泪。高家明一副烦透了的表情:“天天哭哭哭,吵吵吵,烦都烦死了。”

  乔明朗终于发现,都说宝宝是福,有宝宝的家庭更欢乐,那都是瞎掰。婚姻并不是爱情的坟墓,有娃后与父母同住,那才是让人死无葬身之地。

  你在自己的家里,一下子变成了外人,做这个不对,说那个也不对。老公也像变了个人,从一个为你遮风挡雨的男人,变成了父母阴影下唯唯诺诺的孩子。
  于是,纵然乔明朗心中有百般委屈,竟无人可以诉说。
  向自己的父母诉说?不。年迈的父母远在千里之外,乔明朗无法告诉他们自己正在经历何种痛苦,那只会徒增他们的担心,她只能告诉他们,自己一切都好。虽然母亲很敏感,察觉到了她的负面情绪,委婉劝她:“家和万事兴呀。人家两位老人家,离开自己的家乡,去北京给你们看孩子,容易吗?再大的委屈,也不能当面和老人顶。”
  向自己的丈夫诉说?不。以前乔明朗还不信那种说法——女人一大戒就是不要对自己的老公说公婆的不是,没有哪个丈夫喜欢做“夹心饼干”,温柔点的丈夫会劝你:“父母的习惯已经形成四五十年了,改不了了,你要多迁就他们。”你再多抱怨几句,他就不耐烦了:“我在公司辛苦一整天,回到家更头大,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么?”现在,她信了,高家明可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向自己的朋友诉说?不。她曾看过一篇文章《只有风不会说出去》。朋友今天听着你的抱怨,替你鸣不平,说不准明天就告诉你老公或者公婆,只怕到时会引发一场更大的骚乱。
  想来想去,竟无人可诉说。可是,这些坏情绪闷在心里,就像往气球里吹气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紧绷,如果找不到出口释放,总有一天会爆炸。对她来说,这个出口,便仅剩网络了。
  2013年8月,北京的夏天雾霾正重,苍苍茫茫的大雾笼罩了整个城市有大半个月,最最耀眼的太阳也被雾霾掩盖得成了灰沉沉的样子,而乔明朗的心情比雾霾更重。
  她感冒了,连续三天低烧37.5度,虽然不太严重,但是长期烧着,让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于是,在一个周末,高家明陪她去了医院,不出所料,好多人排队。
  好不容易挂完号,高家明让乔明朗先找个座位坐,他站在急诊室的长龙后面排队。过了两个小时,乔明朗接到高家明的电话,让她过去,快排到她了。
  她赶紧过去,终于排到诊室里面了,前面还有四五个人,她索性打量起诊室环境,只见墙上贴着一张提示,上面写着“半年内计划怀孕的请提前告诉医生”。乔明朗感觉有点小温暖,心想这医院还挺人性化呢,她和高家明正计划半年后要小孩。
  又过了十来分钟,终于轮到她了,医生简单问了问症状,看了看嗓子,诊断为感冒,鉴于她半年内计划要小孩,给她开了些中成药。
  “排了三小时的队,医生就看了三分钟。”高家明排队太久,很是疲惫。
  “这就是北京嘛。”乔明朗也跟着叹息。
  两个人又感叹了一会儿,北京房价又高,空气又差,去医院看病又紧张,工资嘛还真不高,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苦苦留在这儿。不过,感叹完了,也就完了。
  乔明朗遵医嘱吃了两天药,体温却还是不降。有天半夜醒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在流鼻血,鲜红的血液源源不断,用纸巾塞住马上就浸红了。接下来两天,鼻血还是断断续续的流。乔明朗不由恐慌起来,哎呀,听说好多重病的初始症状就是发烧,她该不会得了什么绝症吧?
  高家明也有点儿慌,但是他不是医生,给不了什么帮助,甚至连多余的关心都给不了。那段时间他的公司正好启动了一个新项目,他每天早上6点离开家去上班、晚上12点才累得像条狗一样回来。两人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连碰面的时间都没有,他也只能白天打电话或者在微信上问问她。
  乔明朗忍不住上网查,搜索结果显示好多种可能性——风湿、结核、慢性炎症、免疫力低下甚至心理紧张都会引起持续低烧。

  突然,一行字映入了她的眼帘:“也可能是怀孕了。刚怀孕时体温会随着升高。”
  乔明朗觉得不太可能,她这个月的大姨妈时间还没来呢,不如等两天,如果大姨妈不准时再去查证。不过,她又一查怀孕初期的症状,有些还真的挺像,什么嗜睡呀,没有精神呀。万一要真是怀孕了呢?她这才吃了感冒药,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为了图个心安,乔明朗下班了就去药店买回一支验孕棒,花了45块钱,真有点心疼这钱。没想到验孕棒这么贵,她还以为十来块钱就够了,不过,买就买吧,不该省的坚决不能省。
  高家明还没下班,乔明朗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的猜测。他也觉得好可笑。
  “不可能吧?看电视上,怀孕了不都得吐吗?”他也觉得验孕棒挺贵的,“过两天还不退烧再用吧,免得浪费了这么贵的验孕棒。”
  他的话正合乔明朗心意,索性等过两天再验孕吧。

  那天晚上,刚过八点,乔明朗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到半夜,她突然之间惊醒了,高家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睡在她身边。乔明朗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于是悄悄起身,拿着验孕棒去了卫生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