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4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有一次去做妊娠糖尿病检测,高家明贴心地带了两个杯子,一个放温水,一个放热水,现场帮乔明朗将葡萄糖都冲好,调好温度,再递给乔明朗喝。而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瘦瘦弱弱的,一个人去做检测,结果刚喝完就“哇”一下子全吐出来了。乔明朗赶紧递给她纸巾,女孩子一边道谢,一边忍不住流泪,原来,她老公早就撂下话,说陪女人产检是很丢脸的事,从来都没陪她去过医院。那一刻,乔明朗很庆幸自己找了高家明这么一个好老公。

  忙完建档事宜,高家明和乔明朗没敢歇口气,继续东奔西跑。

  因为事先没做好要宝宝的充分准备,两人连结婚证都还没领,更别说办婚礼了。现在宝宝都有了,如果再不结婚,那不是给别人平添议论和笑话的谈资么?他俩也都是挺传统的人,并非怀有那种前卫的观点,认为只要有爱情就够了。
  结婚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办起来可难了。
  这两人,一个老家在河南,一个老家在黑龙江,工作在北京,户口在武汉,现在又要办证又要办喜事,想想都觉得好复杂。
  他们只好找了一个周五晚上,坐了十来个小时的火车去武汉,希望能赶在周六上午顺利办完结婚证,然后周六晚上再坐火车回北京,以免耽误周一的工作。

  乔明朗那段日子正是孕期反应比较大的时候,每天吐啊吐啊,临上火车前还在车站把胃里吐得一干二净,高家明很是担心,说要不改天再回去吧。乔明朗摆摆手,让他在车站快餐厅又买了一份饭打包,虽然吐个不停,但还得吃,要不然怕宝宝营养不够。
  “车票都买好了,改时间的话,又得退票,又得重新定时间买票,别那么麻烦了。”她用手捧着胃,脸色蜡黄,恹恹地说。
  “那你能撑住吗?可别出了什么意外。”高家明还是不放心,“别硬撑着,咱们一切都以孩子为重。”
  自从乔明朗怀孕后,高家明整个人似乎比她更紧张。想想也是,乔明朗肚子里的宝宝可是寄托了两家父母的深深期望,如果有什么闪失,他可是难辞其咎。
  “没事儿,走吧!”乔明朗打起精神,努力给他一个微笑,站起身来。她外表柔弱,内心却是一个坚强的女汉子,身体皮实着呢!
  高家明赶紧跟上,牵起她的手,一起向候诊大厅走去。从背后看,他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左手提着打包的食物和其他零食,右手牵着乔明朗,看起来真是挺辛苦。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怕什么来什么!
  高家明怕此行出意外,还真就出意外了。因为他们在网上买的票,去火车站取票时才知道座位是1和2,靠近卫生间,那个位置太悲催了。卫生间味道很大且不说,有很多人在那儿抽烟,乔明朗最讨厌闻烟味,她自己的爸妈、高家明都不抽烟,她平时一闻到烟味就很难受。这次可怎么受得了?
  高家明一遍遍过去跟抽烟的人说:“对不起,我老婆怀孕了,能不能麻烦您,别在这儿抽烟。”

  有人表示歉意,很快掐灭了烟头,或者换个阵地,但也有一些人不理他,甚至骂骂咧咧“关我P事”。高家明也不敢跟别人硬来,出门在外,乔明朗还大着肚子,万一跟人起了争执,对方对乔明朗的肚子下黑手可怎么办?
  于是,乔明朗只能忍受那难闻的气味。她早早就睡下了,希望睡着了就闻不到那些烟味。想法挺不错的,但是实施起来作用不大,她刚睡着一会儿就被熏醒或吵醒了。如此反复几次,她被折腾得脑袋昏昏沉沉。
  好不容易等到列车关灯,乘客们都陆续回自己床位了,乔明朗和高家明心想终于能消停会儿了,哪里想到,乔明朗突然发烧了,额头滚烫滚烫的!
  乔明朗只觉得头昏昏沉沉,嘴唇干渴,喉咙剧痛,睁不开眼睛。高家明拿手一摸她额头,滚烫滚烫的!
  “老婆,你感觉怎么样?”高家明紧张地握住她的手,感觉冰凉冰凉的。
  “难受,难受。”乔明朗感觉怎么睡都不舒服,翻来覆去,喃喃呓语。
  高家明赶快拿出毛巾,去开水间用热水打湿了毛巾,回来给乔明朗盖在额头上。不过,这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老婆,来,多喝水。”高家明又把杯子递给乔明朗,“我姐说过,发烧就得多喝水。”
  乔明朗咕咚咕咚不停地喝,但是似乎没有退烧,反而温度更高了。
  她身上难受,心里也难受,直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我发烧了,会不会对宝宝有影响?”她问出了两人共同的担忧。

  之前,他们买了好几本怀孕的书,还去上了孕妇学校,了解了很多孕期知识。很多地方都说,孕早期发烧很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会造成胎儿畸形。
  乔明朗想到这个,没办法不紧张。
  “别担心。医生不是说过吗?其实胎宝宝生命力很顽强的,不会被这一点小困难吓倒。”高家明其实也挺慌,但是还得伪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安慰乔明朗。他知道孕妇的情绪比较敏感,容易激动,所以他自己一定要镇静,才能安抚住乔明朗。
  不过,这样一直烧着也不行,高家明按捺不住,摸黑去找乘务员,希望车上有医生。
  乘务员已经休息了,被高家明敲门敲醒后,本来还在打呵欠,脸色也不太好看,但是一听他说完情况,立刻就清醒了。孕妇在车上高烧了,这可不是小事。
  乘务员马上汇报了上级领导,大家决定看看火车上有没有乘客是医生,很快,广播里发出了寻找医生的声音。

  幸运的是,车上真的有一名医生,而且是内科医生。
  很快,那位医生乘客就来到了乔明朗的铺位边,测了她的体温,38.5度,已经是高烧了。
  医生又问了下发烧过程,看了看乔明朗的喉咙,初步断定是咽喉炎引起的发烧。
  他的行囊里装了一些旅行必备药品,其中就有退烧药,但是他不敢给乔明朗用,孕妇可是不能随便用药的。不过,他还备了一些中成药,其中有一种叫“银黄滴丸”,是清热解毒的,对孕妇影响不大,他建议乔明朗服用。
  高家明和乔明朗上网搜索了一下,银黄滴丸的确是中成药,孕妇也可以使用。两人赶紧谢过医生,要了几包银黄滴丸,希望睡眠和药效能压住病情。
  乔明朗服过药后,就昏昏沉沉睡了,高家明又累又困,但是不敢睡。他得时刻守着乔明朗,给她量体温,给她换额头的毛巾,在她惊醒时安慰她。
  火车哐当哐当响着,窗外一片黑暗,火车里也一片黑暗,除了他们的铺位亮着小灯。高家明孤独地守着乔明朗,只希望天赶快亮起来,乔明朗赶快好起来。
  高家明就这样坐在窄窄的床边守了一夜,快要天亮时终于撑不住,趴在餐桌的小桌板上睡着了。
  早上5点多,乔明朗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脑袋好像轻松了很多,她想要抬手摸摸额头,发现左手还被高家明握着。原来,他就那样一只手握着乔明朗的手,一只手垫在餐桌的小桌板上,睡着了。乔明朗忍不住心痛,他待她这么好,世间能有几个丈夫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