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7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高家明这才听出了她话里的讽刺,不过,他的目的也算达到了,乔明朗终于开心了起来,把刚刚的不愉快抛到脑后去了,把他点的饭菜都吃光光了。她甚至跟他说,感觉胎宝宝正在张嘴品尝武汉热干面和三鲜豆皮的味道呢。
  晚上7点多,他们吃完饭,准备赶去火车站坐火车。在路边打出租车时,他们经过一个小花圃,乔明朗突然停住脚:“啊,玫瑰!”许多的玫瑰,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摇曳生姿。
  在夜晚,玫瑰的颜色被夜色掩盖,不甚明了,但玫瑰的香气却丝丝入扣,沁人心脾。就像,在东奔西跑折腾吃力的日子里,爱情的颜色被生活的艰难遮盖,但爱情的芳香却永存心底。
  高家明搂紧了乔明朗:“老婆,宝宝一定会顺利诞生的,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乔明朗握住了他的手,很坚定地点头:“恩!”
  还好,回程很顺利,在火车上睡了一晚后,乔明朗和高家明于周日上午回到了北京。两人休整半天后,就上班了。

  周一,乔明朗又是第一个去的公司,她正在电脑前埋头做方案,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惊呼:“明朗,你来了!”
  她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同事张小鱼。张小鱼是团队里的开心果,长得胖乎乎的,性格有时有点傻乎乎的,很可爱,很直爽,也很喜欢乔明朗。
  张小鱼没开电脑,先是冲着乔明朗扔出几个疑问:“明朗,你怎么不休息两天再上班?看你朋友圈不是在火车上发烧了吗?又生病又长途跋涉,好辛苦!”
  乔明朗转身笑了,跟她耍贫:“别大惊小怪啦!人家哪有那么娇贵?人家可是女汉子哦!”
  说着,她从包包里拿出一盒武汉鸭脖子给张小鱼。周六晚上在火车站,她和高家明抽时间给同事们带了一些武汉特产回来。虽然是去办事,但是也算是去了另一个城市,应该给大家买点礼物。
  “哇塞,还有超级好吃的鸭脖子!”张小鱼冲过去就要抱住乔明朗,吓得乔明朗往后面一退。
  “别冲动,别冲动,别撞着了我们家小baby。”乔明朗伸出右手,对她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
  “啊哟,对不起嘛,我一时忘记了。”张小鱼不好意思地笑了,边俯身抱住乔明朗的脖子,边伸手接过那盒鸭脖子,边拍乔明朗的马屁,“明朗你真是中国好同事。工作认真又负责,怀孕了也没搞特殊待遇,团队有你在就像有了一根定海神针,你还经常给我们带好吃的好玩的,我真是爱你爱不够。”

  乔明朗拍了一下张小鱼绕在她胸前的手,嗔道:“嘘,别瞎说!说我工作认真负责没有错,说我是‘定海神针’可不行,那你把领导往哪儿放呀?让领导听到,咱俩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小鱼扭头瞅了瞅Gary的办公室,吐了吐舌头:“没事,反正他还没来。”说着,赶紧溜回了座位。
  乔明朗转过身面对着电脑,继续做手头的方案,脑子里却回响起了张小鱼的话。
  为什么不休息几天再上班?其实,她也想休息,可是,整个孕期的产检假总共就七天,她不敢轻易使用。虽然还有七天年假,但她还得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她也梦想着在年轻的时候就能过上舒服的生活,可以买一栋带花园带阁楼的洋房,找一份体面又轻松的工作,办一场隆重别致的中式婚礼,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是,她更清楚,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她嫁的,也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样,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能生活得稍微漂亮一点。普通人的字典里,没有“任性”两个字,只有“扛、忍”两个字。日复一日,一直一直扛下去,一日一日忍下去。
  生活很忙,我们的软弱和忧伤无人欣赏,只能一直坚强。

  中午,趁着午饭的一小时时间,乔明朗在房产网上又搜了搜房子。
  她和高家明来北京也有三年了,当时倒是想过凑钱买房,但是来的时候已经出台了限购政策,两人根本就没资格购买。乔明朗虽然不在北京工作,但合同签的是北京总部,所以她的社保交在北京,但是没满五年,而高家明的社保压根不是交在北京。两人也没有工作居住证,所以只能看着周围同事买买买,然后看着他们的房子一路涨涨涨,空余羡慕嫉妒恨。每次听到同事们抱怨身为房奴的苦,他们都觉得那是赤果果的炫耀,期盼着自己也能做上房奴。

  可怜他们二人,只能到处租房住。四环边上,十平米的群租房都敢叫价两千五,一室一厅都得三千五以上,而且都是“手快有手慢无”。
  两人为了省一千块钱,就租了一个群租房,原本的三室一厅被隔成七个小房间,里面足足住了12个人,总共就一个卫生间,每天早晨洗脸、上厕所都得排队。这样的房子,房租还一年一大涨,两人只能一年一搬,一年比一年远,期间还遇到过房东突然赶人、黑中介收了租不让住房,可谓是苦不堪言,两人都被租房生活搞怕了。

  去年底,乔明朗的社保终于满五年了,两人舒了口气,总算是有资格买房了,两人开始断断续续的周末看房生涯。虽然他们平时经常在新闻上看到“高房价”的报道,什么“五道口房价10万元一平”、“37平仅售300万”,但还是没有切身感受,那些房子似乎离他们很遥远。等到他们实地去看房时,才体会到了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50平米的毛坯房,地点都快到河北了,连地铁也没有,都敢叫价200万。

  两人看得越多越舍不想买,越不想买越涨价,眼瞅着新一轮房价又上去了,两人本来赌气说不买了。
  现在,宝宝来了,还是得买。结婚可以没有新房,但有了宝宝,总不能一直租房住,必须得有自己的房子,哪怕20平、30平,也是自己的小窝呀。
  高家明和乔明朗做了个预算,划定了买房区域、房屋面积,最后决定买一个小两居,五环位置,估摸着总价需要220多万,首付需要80多万。他们的存款有50万,还得再跟父母借30万,还好,高家明的父母都很支持他们买房,也早就把钱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签合同付款。高家明的姐姐也早就表示,要借钱给他们在北京买个大房子,还说要用自己的私房钱给他们还贷。
  巧的是,当天下午,高家明接到房产中介的电话,他们看过的一个楼盘下个月开盘,其中就有他们想要的户型,总价也在他们预估范围内。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不管将来是涨是跌,这次必须出手了,他们这是刚需。
  晚上,高家明打电话给他父母,是他母亲刘玉梅接的电话。
  “房产证上,是你的名字吧?”刘玉梅压低了声音问。
  “是呀,有我的名字。”高家明回答。
  “那行,准备了35万,明天给你汇过去。”刘玉梅痛痛快快地说。
  “哎哟,谢谢妈!”高家明嘴甜讨巧。“我们今年可能没钱还你们哦。”
  “还什么钱呀?说胡话!爸妈的钱不用还!”刘玉梅大笑。
  “我的好妈妈!我的好爸爸!”高家明乐得唱起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