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35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小许先给乔明朗检查了一下,很悲悯地说:“你的ru头都已经破了,很疼吧?”
  乔明朗有点想哭:“是挺疼的。”
  小许安慰她:“加油哦!当妈妈真是不容易。”
  乔明朗这几天一直在听公公婆婆的埋怨唠叨,这时候却听到一个外人的安慰和鼓励,眼泪忍不住就要冒出来,让她给忍住了。

  小许又打开行李箱,里面是一些仪器。她先拿出一瓶液体,浇在湿纸巾上,然后敷在乔明朗的胸部。
  “这是丨硫丨酸镁,能消肿消炎。”小许边操作边说。
  乔明朗的化学已经丢了很多年,听小许这么一说,似乎很专业的样子,就略微放下心来。
  大概15分钟后,小许把湿纸巾揭开,将两个贴片放在乔明朗的胸上,再把连接贴片的仪器接通电源,这仪器就开始工作了。乔明朗只觉得胸部像是无数个小针在轻轻刺痛,小许边问她的感觉,边调整刺激的力度。
  “这是什么仪器?用完后就能通奶了吗?”乔明朗满怀期待。

  “对啊,我们这个仪器很高端的,现在它正在通过电击疏通你的乳腺管,一会儿就能通奶了。”小许自信满满。
  “那太好了啊!”乔明朗就像被判了死刑的人,突然得知自己获释,心情彻底放松了。
  于是,贴片电击治疗了二十分钟,小许把仪器撤了下去。也许是心理作用,乔明朗感觉ru房确实松软了一些,不像之前那么硬邦邦的,她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准备拿电动吸奶器吸出来。
  小许赶紧制止她:“还没结束呢。我还要给你按摩通奶。”
  乔明朗由衷赞叹:“哇,你们这一套一套的,看起来好专业。”
  小许很是傲娇:“对啊,我们都经过专业训练的。”

  可是,小许的自信很快就没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用手按摩,根本挤不出奶。她试了二十分钟,也还是不行。她又让乔明朗用吸奶器试试,还是不行。
  小许说话了:“哎呀,你这个很严重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挤不出来的情况。”
  乔明朗早就急了:“你刚刚不是说没问题的吗?”
  小许无奈地一摊手:“一般是没有问题,但你这个太难弄了,ru头都破了,估计很难处理。”
  乔明朗刚刚轻松的心,立刻又堕入无底深渊,就像一个刚被宣布释放的犯人,又被关回了牢笼。
  乔明朗又紧张又害怕又愤怒,质问小许:“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通开?”
  小许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打个电话给自己的老师。只听她说:“老师啊,我这儿有个病人,怎么通奶也不行。我是按照您教的手法来操作的,不行哎,她的情况特别严重,可能需要您亲自处理。”

  乔明朗越听越心寒,原来这个小许只是一个小学徒,这是拿她练手呢,根本就不是专业通奶师。
  小许又小声叽里呱啦了一会儿,才挂掉电话,转过身来说:“你这种情况我处理不了哎,我们老师肯定没问题的。”
  高家明黑着一张脸说:“那你就让她现在过来处理。”
  小许摇摇头:“不行哎,我们老师不做上门服务服务,你们要找她,只能去我们机构。”
  高家明简直想爆发了,但是现在有求于人,只能忍着怒气问:“你们机构在哪儿?”
  小许说了一个地址,幸好离医院不远,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高家明问乔明朗:“怎么办?要不咱们去试试?”
  刘玉梅这时候进门来插嘴道:“不能出去!坐月子怎么能去外面?”
  是啊,在中国,坐月子有一堆禁忌,不能见风、洗头、洗澡……,刘玉梅虽然言语之间多有责备乔明朗,但是在坐月子的原则问题上,还是很坚持的。乔明朗生小垦丁废了很大力气,汗水、血水、药水沾了一身,刘玉梅也没让她洗澡。自从小垦丁出生以来,病房还没开过窗户,因为怕乔明朗“见风”。乔明朗刘玉梅经常念叨:“不要觉得妈在害你,现在不坐好月子,将来老了浑身疼,后悔也来不及。”

  乔明朗在生孩子之前就关注过月子问题,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反对坐月子,记得有篇文章写“女人不是坐月子没坐好导致老了后身体有问题,而是到了年纪,身体大不如前,就像那些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年纪老了照样腰酸背痛”,乔明朗深以为然,但是她自己的妈妈张莲、婆婆刘玉梅都一再强调坐月子的重要性,所以她最终不敢打破这一传统。
  现在怎么办呢?是打破坐月子的禁忌去找小许的老师,还是呆在病房里再找其他的通奶师过来?

  乔明朗犹豫了片刻,就决定出去找小许的老师,事情有轻重缓急,现在,通奶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再找一个通奶师来,起码也得等到下午了,到时候,她的胸部估计都硬成铁块了。
  乔明朗说:“妈,你们看一会儿小垦丁,让家明陪我出去找通奶师。”
  刘玉梅急吼吼反对:“妈说的你都没听到吗?不坐好月子,将来一身病!”
  乔明朗耐住性子说出自己的理由:“妈,你觉得我这样子能坐好月子吗?你自己来摸摸看。”
  说实话,乔明朗从心底里有些怨恨刘玉梅,如果不是她和高志远整天叨叨她没奶,拼了命地给她催奶,她也不至于堵奶。就算这样,刘玉梅还嫌她的奶量不够多,非得像“水龙头那样哗哗的”他们才满意。

  刘玉梅真的拿手去摸了一把,这才大惊失色道:“你……你怎么这么奇怪?像两块石头一样,我从来没听说过生完孩子会出现这种情况。”
  乔明朗很想回她一句:“那是因为没有人像你们这样,逼着我往死里补。”可是,这句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口。
  其实,她以前也不是这么懦弱的,但是,她这刚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怎么能和他们顶嘴?公公婆婆大老远从黑龙江过来,看到孙子后过几天就要回老家了,如果她忍不住和他们吵起来,那她这儿媳妇也太不合格了。再说,高家明对她这么好,她也不能对他的父母严词厉色啊。
  高家明抑制着紧张情绪,说:“那我们马上准备去医院。”
  刘玉梅赶紧找来风衣帽子围巾口罩:“快,全都穿上戴上,千万不能见风。”
  乔明朗有些无语,也有些感动,婆婆虽然嘴巴毒,但是,有时候又会流露出她是真心为她好。这让她刚刚的怨恨心理,淡去了很多,也许,公公婆婆不是成心的,他们只是听到孩子哭太着急了,只能狠狠催她,现在出现这样的结果,他们也不愿意见到。
  “谢谢妈。”乔明朗轻声说道,赶紧全副武装起来。
  “爸、妈,你们看一会儿孩子,我们很快就回来。”高家明交代完,三人就下楼了。高家明的车就在医院停车场,还好,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小许所说的地址。
  那是一座20层高的写字楼,小许按了12楼,乔明朗已经不行了,弓着腰捧着胸上了楼。小许直接带他们去见了所谓的“老师”:“这就是聂老师,她一定能治好你的。”
  聂老师四十来岁,穿着白大褂,人很和善,闲话很少,简单问了问乔明朗的情况后,就带她去了治疗室。乔明朗躺上一张小床,聂老师掀开衣服一看,啧啧感叹:“你这够严重的啊!”她上手推了几次,乔明朗痛得一声尖叫,真是没想到,通奶这么痛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