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43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哎呀,怎么会这样?我可怜的大孙儿啊!”刘玉梅惊呼。
  乔明朗一阵心疼,这又红又痒的,孩子得多难受啊!可怜他不能说话,无法表达,他们这些大人直到现在才发现。此时听见刘玉梅的大呼小叫,她心里又涌起对刘玉梅的愤恨,要不是刘玉梅舍不得勤换纸尿裤,小垦丁怎么会红屁股?
  “家明,你去用小盆倒点温水来,先把小屁股洗洗吧。”乔明朗边抽掉小垦丁戴的纸尿裤边说道。她到底是没忍住怒火,把足有半斤重的纸尿裤往地上狠狠一扔。没错,她就是做给刘玉梅看的。
  “你又乱扔!红屁股关纸尿裤什么事?我听小区里有个老太太说,孩子妈吃了过敏的东西,孩子就会红屁股。”刘玉梅赶紧把纸尿裤捡起来。
  “妈,你和爸都是老师,你们有空的时候,多看看我买的这些育儿书,到时候再和我争论孩子为什么会红屁股。”乔明朗的语气平静,但是明显透着刺儿。他们怎么待她,她都可以忍,但是涉及到宝宝,她万万不能再忍了。

  “啧啧啧啧,我们小学老师可看不懂你那些专家写的书。有些人看的可懂了,结果连自己的奶水都看不好……”刘玉梅被气到了,毫不掩饰讥讽。
  这时,高家明把水端了过来,乔明朗把小垦丁的小屁股用温水清洗了一遍,用小毛巾轻轻蘸干。然后,她在婴儿床上铺了一个隔尿垫,上面又铺了一块小棉布,然后把小垦丁放在棉布上面。
  “家明,我走之后,前三天你不要给垦丁戴纸尿裤了,就用隔尿垫和棉布垫着,尿一次就换。垦丁每次大便后,擦屁屁要温柔,不能使劲擦,擦完要用温水洗,洗完用毛巾这样轻轻蘸干。白天太阳不大的时候,带小垦丁出去多待会儿,把小屁股晾一晾。记住,要保持小屁屁干燥,纸尿裤戴了两个小时必须换。如果红屁屁还不好,那你就抱他去医院看看,看是否要开药。”乔明朗谁也不看,语气平静地叙述着,她何尝不知道,自从小垦丁出生以来,高家明根本没照顾过,让他来照顾是不可能的,最后还是落到公公婆婆的身上。她这么说,其实就是在对他们说,希望他们能真正尽心。

  最后,她顿一顿,补充道,“我不管你公司有多忙,你必须把宝宝看好了。等我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如果宝宝还没好,我不会原谅你。”
  “恩,知道了,你放心吧。”高家明低声应道,他何尝不知道,乔明朗是故意说给父母听的,她是生气父母没把孩子照顾好。只是,他可以对天发誓,父母是全心全意爱着大孙子的,照顾孩子本来就很难,谁能保证不出一丝差错呢?他也不能对父母太过苛责。
  乔明朗给小垦丁这么一番收拾后,看看时钟已是七点四十分,只能不舍地放下小垦丁,准备和高家明出门。

  “妈妈爱你,宝贝要好好的哟。”乔明朗最后又卧一握垦丁的小手,轻轻说。
  小垦丁这会儿舒服多了,又恢复往日的开心模样,露出一脸的笑容,笑看着乔明朗。
  “走吧。”高家明轻声催促。
  乔明朗一狠心,转身离开了。她真想留在小垦丁身边,亲自照顾他的红屁屁,但是她现在自身难保,她总算是明白了,女人一定要爱自己,尤其是有了孩子的女人,只有自己好,才有能力照顾孩子。
  赶到医院时,刚好八点,入院手续很顺利,缴费、填表、测量血项血压等基本情况,然后就去找自己的病床。三人间,另外两个病友也是新妈妈,也是堵奶造成的乳腺炎住院。乔明朗和大家简单交流后,心里安定多了,原来不止她一个人因此住院。

  乔明朗刚换好病号服,她的主治医生——年轻的男医生何大夫就过来了解情况,她把病情仔细说了一遍后,迫切地问:“何医生,我这种情况什么时候能出院?”
  何医生笑了:“你这刚住院就想着出院,很想念孩子吧?是这样的,我们会根据你的病情给你一套治疗方案,到时候看你的恢复情况,才能决定什么时候出院。不过,照我的经验,你至少要等一周后才能出院。”
  乔明朗点点头:“我一定好好配合,早日治疗好。”
  上午似乎没有别的事情了,乔明朗催着高家明回去:“你回去帮忙照顾着小垦丁,爸妈那一辈人节俭惯了,之前就舍不得换纸尿裤,结果把小垦丁搞成了红屁股。你回去看着,隔尿垫尿一次就要扔,千万别晾干了二次利用。”
  高家明看她情绪不错,就先回去了,他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以前,他最担心的就是乔明朗生产不顺利,如今,孩子健康出生了,乔明朗和孩子却都出了毛病,一个是乳腺炎要住院,弄不好以后还会有抑郁症的倾向,一个是红屁屁。他还得忙着公司的事儿,还得顾着家里的两老一大一小,也是身心俱疲,只希望这段黑暗的日子早日过去。
  高家明回到家时,小垦丁睡着了,刘玉梅和高志远躺在大床上守着他。高家明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去跟父母交代:“爸,妈,隔尿垫是尿一次一换吧?”

  刘玉梅没好气:“是的,你就放心吧,你媳妇儿说那话我们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都是说给我们听的!”
  高家明不想再听她唠叨乔明朗,就截住了话头:“爸,妈,这段日子你们辛苦了,现在明朗又住院了,照顾小垦丁只能靠你们了。我之前也是忙于工作,疏于照顾家人,我打算把公司的事儿先放一放,多在家照顾孩子,度过这段日子再说。”
  高志远立刻就反对:“不行!你做了这么多年,公司好不容易有一点起色,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放弃?你还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家里有我和你妈,我们带大了你们姐弟三个,肯定能带好大孙子的。”
  刘玉梅也附合:“就是!你赶快去公司吧,我和你爸肯定把孩子照顾得妥妥的!乔明朗不在家也好,免得老跟我们争论怎么照顾孩子。”
  那边,高家明又赶去了公司。医院这边,乔明朗也开始接受治疗。

  当天上午,何医生带她去做了一个乳汁抽取的“手术”,以便检测乳汁是否化脓。之所以给手术两个字加引号,是因为这个实在算不上是手术,但说起来还挺可怕的,就是拿一个注射器扎进ru房的囊腔里,抽取乳汁。“手术”十分简单,打一针局麻,然后就将注射器的针头扎进去,为了抽取足够数量的乳汁,针头还会移动,因为一个囊腔里的乳汁可能不够。整个过程大概十分钟就结束了,乔明朗却是紧张极了,倒不是因为何医生是男医生,而是因为局麻可能剂量不多,她能清晰感受到针头在移动,ru房深处隐隐作痛。

  “行了。”
  乔明朗终于等到何医生这句话,得到****令一样,舒出一口气。
  “明天检测结果会出来。如果化脓了,我们就要做脓汁抽取。如果没有化脓,那就不用了。”何医生解释。

  “好的,谢谢您。”乔明朗用棉球压着胸部的针眼,回到了病房。
  两个病友正在聊天,乔明朗赶紧加入:“你们用针抽取过乳汁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