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44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做过啊!而且不止一次!医生说我的检测结果是化脓了,每天都要去抽一次脓,今天下午还得去。”病友娜娜心直口快地答道。娜娜是个85后,第一次当妈妈,产后第四天就来这里住院了。
  “啊?每天都要抽?这么可怕……”乔明朗被吓住了。

  “那有什么办法?这家医院的方法算是很温和的了,我之前在另一家医院检查的时候,那里的医生要我立刻喝断奶茶,赶快做手术把ru房切开,把里面的脓汁引出来。如果不断奶的话,乳汁源源不断地分泌,伤口永远都无法愈合。当时真是吓死我了,差点就切开了,幸好来了这里。”娜娜心有余悸。
  “啊?把丨乳丨房切开?居然真的有这种治疗方法。”乔明朗张大了嘴巴。
  “是呀,当时说的可吓人了。我这好不容易把生孩子的鬼门关过了,结果又来这么一出,乳腺炎发烧到40多度,在家里差点抽过去了,去医院又说很难治好,当时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幸好来了这里,不用断奶,不用切开ru房,我估计再过一周就能出院了,到时候还能继续喂我儿子。”娜娜说着说着,由叹息变成了微笑。
  “我也是呀!我这都是第三次因为乳腺炎住院了。”另一位病友敏敏接口道。

  “啊?你孩子多大了?怎么老住院?”乔明朗问。
  “我女儿才两个多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右侧丨乳丨房老是堵奶,这次找的通奶师把我的乳腺管都揉断了,何医生给我安排了明天的手术,把乳腺管接起来。”敏敏语气平淡,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娓娓道来。
  乔明朗听得心有戚戚焉,原来不止她一个人遭受了这种痛苦。
  “那你断奶了吗?”娜娜问敏敏。
  “没有,我这次也不打算断奶,我要给女儿至少母乳喂养到一岁。”敏敏笑着回答,语气无比坚定。
  “万一你又乳腺炎了怎么办?”乔明朗忍不住问道。
  “那就再来这里治疗呗。世卫组织都说了,母乳比奶粉好一万倍啊。”敏敏答得云淡风轻。
  乔明朗心中肃然起敬,住院之前,其实她也有过万念俱灰的时刻,疼得无法忍受的时候,公婆还在旁边说风凉话,那时候她甚至不想活了,感觉她就是他们手里的产奶工具。此刻,听到敏敏和娜娜的故事,她才发现别人比她更苦,却更勇敢,为了宝宝,她们可以忍受如此巨大的痛苦。她也要向她们学习,乐观勇敢起来,尽快治好乳腺炎,回家陪伴小垦丁。
  “加油,乔明朗!为了宝宝,你要闯过所有的荆棘!”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乔明朗接受的治疗方案十分简单:下午去照15分钟的紫外线,上下午护士各来帮忙挤奶一次、敷消炎消肿药水一次,其他时间自由活动,总之要记住每隔三小时挤奶一次。
  下午,护士来查体温,这一测量,乔明朗发现自己已经退烧了。咦,这是不是说明她的情况正在好转?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高家明直到晚上8点半才过来看她,带了她最爱吃的蛋挞:“明朗,对不起,你住院我也没能陪着你。”
  乔明朗倒是毫不放在心上:“没事儿,其实你忙的话,用不着赶过来,我在这里挺好的,大家聊聊天还挺开心的。”
  旁边的敏敏和娜娜都笑了:“可不是嘛!整天呆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在这里还有姐妹可以谈谈心。”
  高家明有点吃惊,这三个新妈妈好像都是烦心事一大堆,看来新闻上说的“产后抑郁症越来越多”是真的,他这段日子对乔明朗要格外上心。他又有点担心,乔明朗跟他说过几次父母的坏话,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跟病友说过。男人毕竟都是好面子的,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外面说父母的不是。

  乔明朗完全不知道高家明的脑子在想什么,赶紧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小垦丁的红屁屁怎么样了?”
  高家明答道:“好多了,爸妈今天没给他戴尿不湿,就按照你说的方法,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估计后天就能完全好了。”
  乔明朗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说自己的事情:“今天下午医生给我抽了一管乳汁,看有没有化脓,明天出结果。”
  高家明听着她的描述,想象着枕头插进去的情景,打了个哆嗦,对她生出无限的怜惜:“一定很疼吧?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
  乔明朗笑了笑:“还好,打了麻丨醉丨的。我发现这里的医生还挺崇尚自然愈合,就像打疫苗一样,拔了针头,就给个棉球擦擦,也不用上药。”
  两人又说了几分钟,护士就来查房了:“九点了,家属全部离开。”
  高家明握住乔明朗的手,再三叮嘱:“明朗,你好好休养,不要担心,有事就找医生,我明晚再来看你。”

  乔明朗微笑着点头,她很欣慰,家明对她总是这样的好。不管遇到什么事,家明都会陪她一起度过,这次也会一样。
  高家明走之后,乔明朗又拿着手机看了看小垦丁的照片和视频,边看边笑。旁边的娜娜和敏敏也是。就这样,三个女人躺在床上,各自看着手机里的娃,嘴边挂着温柔的笑。
  十点多,三人都睡下了。虽然宝宝不在身边,但夜里还要按时挤奶,所以大家都调好了闹钟。于是,一点多,三人都挣扎着醒来,病房里很安静,只有电动吸奶器的嗡嗡声。四点多,同样的情景重演。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何医生面色略微凝重地告诉乔明朗:“检测结果出来了,你的情况有点严重,已经化脓了。”
  乔明朗头轰的一声,这个答案跟她的预想完全不一样。昨天不是已经退烧了吗?ru房的肿痛感也在减轻,怎么会化脓呢?
  何医生安慰她:“不要紧张,我们遇到过很多这种病例,处理起来很有经验的。”
  旁边的娜娜也拍拍她的肩:“没事的,我这不就是化脓了吗?就是每天去抽抽脓汁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乔明朗强撑着点点头。这些话听起来轻巧,她可没忘记用针管抽乳汁的痛楚,当时打了麻药只是隐隐作痛,麻药散后,针眼的位置可谓是相当疼,就好像有根针一直扎在那里一样。
  于是,乔明朗开始了每天下午抽取一次脓汁的治疗,这次比上次更痛苦,因为据说囊腔不是相通的,医生要刺破各个囊腔,把里面的脓汁都抽出来。这样的治疗要持续几天?何医生说,哪天抽出来的不是脓汁了,就可以停止这项治疗了。

  宝宝的出生,真的是另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的开始。身为妈妈,她只能迎面而上。
  “家明,医生说我的乳汁化脓了,每天要用注射器抽一抽。”下午完成治疗后,乔明朗发微信给高家明。
  “啊?!那你疼不疼?”高家明很是惊讶。
  “还好,之前听说有的医院会把ru房直接切开引流,这家医院的治疗手法已经温和多了。”乔明朗如实叙述。
  “老婆,你受苦了。”高家明打心底儿自责。
  高家明的好话,就像生命里的小灯火,把乔明朗暗淡的心房照得通亮,像盛夏的花房。
  “你理解我就好。放心,为了宝宝,我会坚持的。”乔明朗闭上眼,想象小垦丁的样子,他今天一定更活泼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