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45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高家明照例快到晚上九点才过来,带了两袋巴黎贝甜的面包、南瓜布丁、一堆水果。病房里的饭菜很是清淡,这些零食糕点很能调节她的味觉。
  娜娜见了,一脸羡慕:“明朗,你老公真好,给你带了这么多好吃的。你看我老公,让他去买点儿面包,他就给我买一个切片面包,连点儿馅儿都没有。”
  敏敏也附和道:“是呀,你老公真舍得为你花钱。人和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呀?我住院那天,没带水杯,让我老公去买个水杯,结果他去跟护士借了一个纸杯,根本没法接开水,后来才去商店给我买了一个塑料杯子,想想就伤心。”
  乔明朗和高家明被她们说的不好意思了,不过是带了点儿面包、水果,就被夸成这样了,两人赶紧跟大家分了面包和水果。
  高家明又看了下乔明朗的情况,两天插了四个针眼,已经结了痂,一片青色,因为抽取脓汁的时间长、位置深,因此,比起平时的打针要疼痛很多,愈合时间也更漫长。高家明面露不忍,又说了些安慰的话,便到了九点半,只能离开了。
  病房的生活就这样单调而重复,治疗、休息、治疗、休息,乔明朗很快就习惯了。她睡不着时,就串病房聊天,一聊才发现,女人居然因为ru房受这么多苦。
  有位19岁的小姑娘,剃了光头,因为她患了乳腺癌,这次是复发住院,大家看着她都面露惊讶与不忍,花一样的年纪呀,居然会得这种病。有位40多岁的阿姨,右侧ru房一直滴水,去了几家医院都没检查出是何问题,一直悬着心。有位60多岁的老太太,左侧ru房长了个疙瘩,拖了两个月来检查,居然也是肿瘤,正犹豫要不要切掉……
  乔明朗听了她们的故事,可以用“震惊”来形容她的内心感受,她记录了九个病友的故事,想着某天能写成一本书,名字就叫《ru房的故事》。
  与她们相比,她的乳腺炎真的只是小问题,她有什么理由不坚强呢?
  不知不觉,乔明朗已经在医院住了一周,ru房还没消肿,但已经畅通,脓汁分量也越来越少。第八天,医生告诉她:“上次抽的乳汁,里面已经完全没有脓了,治疗两天后再抽取一次,如果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乔明朗的心情有些矛盾。她很开心,终于快要看到小垦丁了,小家伙这么多天没吃母乳,也不知道吃奶粉长得怎么样,这么多天没见到妈妈,也不知道是否还记得妈妈;但她又不太想出院,这里有一群可以聊天谈笑的病友,没有公婆的唠叨责备,她整个人的心情都愉悦明朗了。毫不夸张地说,住院这几天,是她生下小垦丁后,过得最开心的日子。
  不过,她不想走也不行,还有一堆人等着空出床位入院呢!
  于是,两天后,乔明朗正式收到医生通知,下午就可以出院了。至此,她住院整十天。
  高家明特意提早回来接她回家,一路上,乔明朗都惴惴不安,想到又要面对公婆,她真是有点害怕。
  回到家,小垦丁正在睡觉,十天不见,小家伙长大了许多,肉嘟嘟的,看来喝奶粉还真是“催肥”呢!公婆躺在旁边的大床上,看到她回家也没说什么话,乔明朗看这情况,就准备回小卧室休息,被婆婆刘玉梅叫住了:“医生怎么说?还能喂奶吗?”
  乔明朗点点头:“恩,医生说没有问题。”
  刘玉梅坐起身来:“行,那你就别走了,还是跟我睡这屋吧,方便喂孩子。”
  一旁的高志远这时候才坐起身来,一句话也不说,从乔明朗面前走过。
  乔明朗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天啦,又要让我睡他们睡过的床单,盖过的被子,用过的枕头!”

  她看了一眼高家明,高家明心领神会:“等一下,我拿个新床单换一下。”
  刘玉梅照例嘀咕一声:“穷讲究!”
  换完床单,乔明朗躺在床上细细看着小垦丁,也不知道小家伙还认不认她,还吃不吃她的奶。想到这里,她有点心慌,在医院住了十天,奶量急剧减少,如果说住院前每侧有180ml的话,那现在每侧只有40ml了,肯定不够小垦丁吃的。虽然医生说回家让孩子多吮吸,奶量很快就会回来了,但是头几天孩子肯定吃不饱,真担心刘玉梅和高志远会说什么不好听的。
  事情的发展,果然朝着她所担心的而去——小垦丁吃母乳吃不饱。
  小家伙吃了十来天奶粉,倒也不排斥母乳,在乔明朗怀里吃着吃着就睡着了。但是,半个小时后,他就哭醒了,刘玉梅和高志远迅速冲进大卧室。
  “哎呀,大孙儿,怎么哭啦?是不是饿醒的呀?”刘玉梅抱过小垦丁,心疼地说道。
  “孩子吃饱了没有?”高志远也问。
  乔明朗顿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如果回答没吃饱,两人肯定又是一番夹枪带棒的话,但要是说吃饱了,这不是明摆着的撒谎嘛!
  高家明上前一步,替她回答:“应该是没有,明朗住了十天院,奶量减少了很多,不过医生说让孩子多吃,很快就补回来了。”
  刘玉梅冷哼一声:“就知道她没奶!现在怎么办?孩子吃不饱,总不能饿着吧!”
  高家明沉思一下:“先混合喂养吧!这几天让孩子每次先吃母乳,再喝点奶粉。”
  高志远继续提问:“那每次冲多少奶粉?”
  刘玉梅也看向乔明朗,问道:“孩子刚吃了多少毫升的母乳?”
  乔明朗懵了,她怎么知道孩子吃了多少毫升的母乳呢,她又没有用量杯量过,只能答道:“我也不知道。”

  刘玉梅有点不耐烦:“你不会估计一下吗?”
  乔明朗又短路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出院之前不是用吸奶器吸到奶瓶里的嘛,有刻度的,真是一孕傻三年呀!她如实答道:“大概40毫升吧。”
  高志远生气极了,丢下一句话就出去了:“孩子现在每次要吃140毫升的奶粉,你这40毫升的奶顶啥用?难怪孩子会哭!”
  乔明朗什么也说不出来,心里又委屈又气愤。是,她现在是没奶了,可是,是谁害得她没奶的?是谁害她跟小垦丁整整分离了十天?是谁害她差点要切开丨乳丨房?是刘玉梅和高志远!可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反省,连一丝后悔和关心也没有。她总算是明白了什么是“别人家的女儿”!
  高志远拿着一瓶奶进来了,小垦丁咕嘟咕嘟全喝完了,小家伙的确是没吃饱。乔明朗看着高志远和刘玉梅喂小垦丁,心里五味杂陈,她也十分着急,什么时候她的奶量才够小垦丁吃呢?
  刘玉梅抬头瞅了一眼乔明朗:“你躺下吧!孩子有我们照顾,你赶快睡会儿吧!”
  乔明朗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她从医院回来后,婆婆对她说的第一句好话。也许,公婆十分关心她,只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不该把他们想得太坏了。她正自责,就听得刘玉梅补充道:“不睡好吃好,哪有奶水?”
  她轻轻扯扯嘴角,自嘲一笑,她真是太容易自我催眠自我感动了。在他们眼里,她仍然是一只奶牛,让她睡好吃好,目的不过是为了挤出来的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