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50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早上五点多,高家明开车载着高家欣、任宋、任石榴去了附近的三甲医院,挂了急诊,医生检查后说任石榴和高家欣都是上呼吸道病毒感染。医生给开了点退烧药、消炎药,就让病人回家去。
  高家欣摸着任石榴滚烫的额头,心急如焚,要求输液,说是见效快。
  医生却不给开输液单子,说病毒感染没有特效药,输液没有效果。
  高家欣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你别蒙我了!求你给孩子开个输液单子好吗?我自己就是医生,我们当地处理感冒高烧,就是输液,不输液什么时候才会好?”
  医生却不吃她这一套:“那是你们当地的处理方式,我们医院没有输液这一说。”
  高家欣气得够呛,还想继续跟医生“理论”。

  高家明过来把她强拽走了:“二姐,不要总拿自己那一套来要求别人,你那方法不一定是对的。”
  任宋也在旁边说:“就是,北京的医生难道还不比咱们老家的医生强?”
  任石榴整个人变得特别蔫儿,吃完药,在路上就睡着了。高家欣又低低骂了一路,什么庸医啊不负责任啊。
  回到家,高家欣一家三口在小卧室休息,一个大病号、一个小病号,都病得不轻。刘玉梅一直在自责,说是她没把伙食弄好,导致她俩没吃好,抵抗力下降。高志远一向最疼爱任石榴,看到她的虚弱样子,也是唉声叹气。家里的气氛十分沉重,愁云惨淡。
  乔明朗倒是另有担心,她悄悄把高家明拉到一边:“家明,二姐和石榴都是病毒感冒,我担心会传染给小垦丁,要不让他们出去找个宾馆住,或者我和小垦丁出去住?”

  高家明的眉头皱了起来,这的确是个问题。小垦丁还没满月,免疫力很弱,很容易被家里的两个病号传染。但是,提出去宾馆住,其他人肯定会很生气,觉得他们是在嫌弃这两个病号。思前想后,高家明决定由他去跟刘玉梅说。
  不出所料,刘玉梅的脸立刻拉长了:“住什么宾馆?传染什么病毒?人家都说母乳喂养的孩子,六个月内不会生病。当年你大婶的儿媳妇月子里得了肺炎,还不是照样把女儿带在身边喂奶,根本就没传染!”
  高家欣也睁开眼睛:“老弟,这话肯定是你媳妇儿提出来的吧?娶了媳妇,我这个姐姐在你眼里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高家明感觉跟她们讲不清道理:“姐你瞎说什么呢?我是说以防万一,万一小垦丁被传染了怎么办?我们现在有办法预防,为什么不提早做预防呢?”
  高家欣一下子坐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行了,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走!不住在这儿碍你们的眼了!”
  刘玉梅赶紧拦住:“走什么走?谁都不准走!家明,你别什么都听你媳妇儿的,成天想些幺蛾子!你们要是自己出去住了,或者是把你姐他们赶出去住了,你就别再叫我妈!”
  高家明气得拔腿就走,把结果跟乔明朗说了。两人沉默了,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她们的反应那么大,难道出去住就是十恶不赦的行为吗?
  乔明朗低声道:“真是受够了!你妈整天口口声声说爱大孙子,瞧瞧她做的事儿说的话,是真正为大孙子好吗?”
  高家明叹息一声。
  乔明朗起身:“我不管了,我要带小垦丁出去住,我不能拿小垦丁的健康冒险。”
  高家明赶紧按住她:“别激动,跟妈闹翻了,毕竟不好。要不,咱们就在家里住吧?在她俩病好之前,不让她俩进来这个屋。”
  乔明朗无语:“病毒会到处飘散啊,她俩不进屋里,不代表病毒不会进来。”
  高家明继续劝道:“我妈说有个亲戚得了肺炎还给宝宝喂奶,宝宝也没被传染,咱家小垦丁这么壮实,应该也不会被传染的。这样,我再让二姐和石榴戴上口罩,应该没问题的。”
  乔明朗不想让高家明难做,只好同意,但是也加上了一句威胁:“要是小垦丁被传染了,我是不会原谅她们的!”

  高家明其实还是胆小的,他想的也周全,马上给大卧室和小卧室的门上都挂上了一副门帘,更进一步阻止两个房间的空气对流;煮了一锅醋,给所有屋子消毒;又给高家欣和任石榴拿去两个口罩,让她俩戴上。
  高家欣看他忙前忙后,早就十分不满了:“老弟,我们得的不是瘟疫,你要不要把我们隔离起来?”
  高家明不想再跟她吵:“二姐,不要再置气了,咱们将心比心,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呢?石榴高烧,你和姐夫急得一夜没睡。我现在也是父亲,当然也很害怕小垦丁会被传染生病。况且,这些防范措施不都是很常见的吗?”
  高家欣一听有理,于是闭了嘴,给自己和任石榴都戴上了口罩。但是,任石榴一把就给抓了下来,嘴里嘟囔着:“不戴不戴!不舒服!”

  高家欣哄着又给戴上了,任石榴又把口罩给拽下来了。
  高家欣一脸心疼:“石榴觉得不舒服,就不戴了吧,就是个普通感冒而已,没有那么严重的传染性。”
  高家明只得作罢,暗自祈祷不要出问题。
  每天三顿饭,乔明朗都是端到大卧室里独自吃,她担心自己也被传染了。乔明朗抱小垦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会把大卧室的窗户都开着,及时通风换气。
  但是,千防万防,小垦丁还是中招了!
  在高家欣和任石榴感冒的第三天夜里,乔明朗给小垦丁喂奶时,突然发现他额头和嘴巴热乎乎的,手脚冰凉,一个不祥的预感升起。
  她抑制着紧张的心跳,开了小灯,找到体温计,放在小垦丁的腋窝下,边给他喂奶边测量体温。
  五分钟后,她取出了体温计,却不敢看上面的刻度。抱了小垦丁这么久,她已经确切地知道,他在发烧,而且是高烧。
  她鼓起勇气看向了体温计,却还是被吓住了,38.9度!小垦丁高烧38.9度!
  乔明朗推醒了床边的刘玉梅:“孩子发烧了。”
  刘玉梅一下子坐了起来,抱过小垦丁,用她的眼皮贴住小垦丁的额头,然后松了一口气:“没有烧啊!我贴了,额头冰冰凉凉的。”
  乔明朗心下激愤,刘玉梅还在说瞎话,此时也没时间理她,大声叫道:“家明,孩子发烧了!”
  睡在地上的高家明惊醒了,跑过来摸了摸小垦丁的额头,又把体温计夹到小垦丁的腋窝下,再测一次。
  高志远也醒了,一脸焦急,也过来用眼皮贴了贴小垦丁的额头,说道:“烧得不低,滚烫。”
  刘玉梅犹自在旁边争辩道:“不烫啊,我贴了一点儿也不烫。”
  说着,她又要过来贴一次,乔明朗见此情景更加生气,转了个身不让她碰到小垦丁:“别贴来贴去了!体温计最准确。”

  五分钟后,高家明拿出体温计,已经到了39度。
  谁也没想到小垦丁会生病,家里连退热贴都没备,退烧药也不敢给他乱吃,一时都怔在了原地。小垦丁是个乖孩子,烧这么高也没有哭,只是嘴唇发干,偶尔哼哼一声。
  乔明朗心慌意乱:“肯定是被传染了!怎么办?我看崔玉涛的书里说,发烧了先用湿毛巾或者洗温水澡降温,观察一下再去医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