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51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刘玉梅喃喃道:“不可能传染的呀!当年你大婶的儿媳妇月子里得了肺炎,她女儿也没被传染啊!咱们小垦丁还是身体不好,奶水没营养,没法抵抗病毒。”
  乔明朗简直快被气疯了,刘玉梅这是把责任又推给她了,此刻没时间跟她计较,跟高家明吩咐道:“快去把大澡盆放上温水,先给小垦丁洗个澡。”

  刘玉梅阻拦:“洗什么澡?赶快拿被子盖上。人高烧的时候,其实觉得很冷,多盖点被子,捂出一身汗就好了。”
  高志远一挥手:“别整那些了!现在赶快去医院,烧这么高别把孩子脑子烧坏了。”
  高家明想了一下:“行,现在就去医院,我去开车,你们快收拾一下东西。”
  刘玉梅赶紧把衣服尿不湿装了两个袋子,又给小垦丁穿上外套,包上春天的小包被,连头一起遮上,叨叨着:“半夜两三点,外面冷得很,千万别冻着了。”
  乔明朗一把掀开了小包被,说出了之前就憋在心里准备反驳的话:“孩子本来就在发烧,你给他捂这么多,体温升得更高。”
  刘玉梅摇头,坚持自己的看法:“不会升高的,捂出一身汗就好了。”
  高志远着急了,一把抱过小垦丁,把包被重新搭上就出去了。乔明朗一愣,也跟了上去。到了车里,高志远把包被拿掉,紧紧抱着小垦丁,颤抖着声音低低说道:“大孙儿啊,别怕,咱们很快就到医院了,别怕啊……”乔明朗却只感到厌烦,如果当时他们同意了让高家欣和任石榴出去住,也不至于发生今日之事。

  车子朝儿童医院飞驰而去,刘玉梅没有跟着来,她晕车。
  到达医院时,是凌晨三点半,没想到,急诊大楼里,闹闹穰穰的全是人。挂完号,到分诊台一问,他们前面还排了五十多个孩子,而现在只有一个急诊医生,乔明朗差点吓得晕倒。
  幸好,医院对28天以下的婴儿设置了紧急通道,他们可以优先看病。即使如此,他们前面还排了六个孩子。
  趁着等待的时候,护士让他们给小垦丁测了当前体温,依然是39度,情况不妙,就让他们先给小垦丁服了退烧药。随后,护士又开了抽血的单子,让他们带小垦丁去验血。
  在抽血窗口,医生掰开小垦丁紧握的小拳头,抽取了指尖血。小垦丁昏昏沉沉地睡着,小手抖动了一下,却还是没有哭,乔明朗的眼泪却下来了。
  “垦丁,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她无数次在心里祈祷。
  医生的看病进展非常慢。半个小时后,验血结果打印出来了,只见25项指标里,竟有10项不正常,其中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百分率严重偏低。三人都看不懂,但也知道这结果不妙,都是万分紧张。
  高家明用手机在网上快速搜索着,想弄明白这些数值的含义。
  高志远在旁边焦躁地走来走去,不时去诊室门口瞄上一眼,看看医生在做什么,怎么会这么慢。
  乔明朗抱着小垦丁,像是抱着一团火,眼泪又要流出来了,她在心里不断地自责:
  “垦丁,都怪妈妈,你这两天都不爱吃奶,肯定早已不舒服了,妈妈居然一直没察觉。”
  “垦丁,如果当时妈妈坚决一点,带着你出去住,你就不会被传染了,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垦丁,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大概又等了十来分钟,终于轮到他们了,急诊室里是一位年轻的女医生。医生一看到他们,就皱着眉头大声说道:“赶快把孩子衣服解开,散散热,越捂烧得越高。你们这些家长,真是……”
  乔明朗赶紧把小垦丁的外套脱掉,把小内衣解开敞着。

  高家明把验血结果递过去,医生边接过边冷着脸问:“烧多久了?”
  乔明朗忙答道:“凌晨两点半发现的,当时38.9度,刚刚来医院后测了是39度。”
  医生面无表情地快速说道:“这么小的孩子高烧39度长达两个小时以上,情况比较严重,可能已经烧出脑炎了,需要做脑CT和腰穿才能确诊,你们做不做?做的话,我开单子,你们签字。”
  三人如遭雷击:“脑炎?为什么一发烧就变成了脑炎?”
  他们曾经想过,最坏的结果是烧出了肺炎,却不曾想过会是脑炎!
  高志远不肯相信,失声喊道:“得了脑炎不就变成傻子了吗?我大孙儿怎么会得脑炎?不可能,不可能……”
  乔明朗只觉天旋地转,她无法相信,那样聪明活泼的小垦丁,今后竟要变成一个傻子?而这一切,就是因为一场高烧!就是因为她的疏忽大意。
  医生很是不耐烦:“冲我喊什么喊?还不是怪你们没护理好!到底做不做脑CT和腰穿?”
  高家明也是万分震惊和惊恐,却知道,此时自己千万不能慌了手脚。他镇定了一下心神,问道:“脑CT和腰穿要怎么做?”
  医生看到总算有个病人家属可以正常对话,脸色好了一点:“脑CT跟拍胸片差不多,就是给大脑拍片子。腰穿就是将一根细长的腰椎穿刺针通过皮肤肌肉,穿入腰椎间隙,穿刺硬脊膜达到蛛网膜下腔,取出少量脑脊液做生化及细胞学检查。”

  此时,别说高志远和乔明朗,连高家明也听得脸色发白。脑CT的辐射,会不会对孩子大脑造成损伤,导致智力受损?腰穿那么长的针刺进腰椎,会不会对孩子的身体造成损害?
  医生翘起了二郎腿,转动手中的签字笔,继续解释:“做腰穿要求患者保持不动,否则很难抽取成功。这么小的孩子没法听从指令,需要进行全身麻丨醉丨。”
  三人此时手脚冰凉,还没满月的小垦丁,要进行全身麻丨醉丨?刘玉梅在家经常唠叨头疼头晕,说都是因为二十年前在县医院做阑尾炎手术时,麻药没打好,留下了后遗症。
  高家明艰难地问道:“医生,这些检查对孩子有负面影响吗?听说脑CT的辐射很大,对孩子的智力发育有有影响。还有腰穿,全麻后抽取脑脊液,听起来也比较可怕,这个对孩子的损伤大吗?”

  医生眼睛望向了别的地方,漫不经心地说:“影响当然有,但是我没法告诉你具体有什么影响、有多大的影响。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做过的患者中,只有少数有损伤。”
  高家明转头看向高志远和乔明朗:“怎么办?我们做检查吗?”
  乔明朗如坠冰窟,她无法接受,一夜之间,小垦丁病成了这样。怎么办?怎么办?她忽然想起来:“快问问你二姐!她不是医生吗?她对这些肯定有所了解。”
  高家明赶紧打电话给高家欣,电话响了近一分钟,高家欣才接通。她可能还在睡梦中,被吵醒后很烦躁,语气很不客气:“老弟,干啥半夜打电话啊?有啥事儿不能明早当面说吗?你不在家吗?”
  高家明顾不上回答她的问题,急切地问道:“二姐,小垦丁高烧来医院了,医生怀疑得了脑炎,要给他做脑CT和腰穿,我们担心副作用太大,你了解这两样检查吗?”

  高家欣此时睡意全无,失声叫道:“脑炎?怎么会得脑炎?”
  高家明催促道:“医生说是高烧太久,可能烧出了脑炎。你快告诉我,脑CT和腰穿,小垦丁能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