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55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看来,脑炎这个顾虑真的可以抛之脑后了。但是,脱水又是什么?听起来挺严重的样子。高家明还想仔细问问,医生发话了:“回去自己查查,今天病人太多,下一位!”
  高家明他们只得抱着小垦丁出来了,等了近两个小时,看病时间不到两分钟,高志远气得直骂人,不过,看到外面大厅密密麻麻都是等着看病的孩子,他们也理解了医生。
  当晚,小垦丁没有再发烧,但生病让他变得异常敏感,必须大人抱着才睡,一放下就大哭。五月末,天气已经挺热,抱着睡,小垦丁更热,高志远想了个办法,在大人怀里先铺上凉席,凉席上再铺小被子,让小垦丁睡在小被子上,这样一来,大人的体温就会被凉席阻隔,不会传递给小垦丁。整个晚上,四人轮流抱着小垦丁睡。
  高家明和乔明朗每隔两个小时还要数一次小垦丁的呼吸次数,因为健康宝宝和肺炎宝宝的呼吸频率是不同的——正常新生儿呼吸频率是每分钟40次左右,而肺炎患儿可增加到每分钟60次以上。还好,小垦丁的呼吸次数没有超过每分钟45次。
  第二天早上,小垦丁开始咳嗽、鼻塞。乔明朗本来以为不发烧就好,没想到咳嗽、鼻塞也很恼人。小垦丁鼻子堵住了,又不会用嘴巴呼吸,睡着睡着经常被憋醒,然后大哭起来。他们试了各种办法,发现左侧卧、垫个小枕头,能让他稍微好受一点。
  这边,小垦丁暂时没出现其他问题了,那边,高家明赶紧开车载着高家欣他们去医院——任石榴断断续续还在发烧,还得去医院复诊。两个小孩一起生病,刘玉梅和高志远愁白了头,高家明整个人也消瘦了很多。

  高家欣他们直到中午才回来,怒气很重,好像医生还是不给输液,高家欣气得当场跟医生吵了起来,最后也没能改变医生的主意。乔明朗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高家欣也有碰钉子的时候呢!也不知道任石榴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自从小垦丁生病后,乔明朗没过问一句任石榴的病情,也没有去小卧室看过一次,她心里对高家欣恨之入骨,连带着对任石榴也心生厌恶。
  乔明朗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别人,小垦丁又要吃药了。换了阿奇霉素后,小垦丁真的没有再呕吐,不过喂药的时候可费劲了,每次连哄带骗,花十来分钟才喂进去一半药,另一半都洒掉了。罢了,就按照医生说的,能喂进多少是多少吧!
  晚上八点多,乔明朗正抱着小垦丁迷迷糊糊地睡着,突然听见刘玉梅急切的声音:“别走啊,你和石榴的病还没好,特别是石榴还在发烧,万一在火车上严重了怎么办?”
  谁要走?她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凝神细听。
  然后就听见带着哭腔的高家欣的声音:“妈,小石榴这都发烧第三天了,这里的医生都不给输液,这样一直烧着也不行,还是回家去吧,往常打三天吊瓶就好了。”
  刘玉梅连忙说道:“那明天再换一家医院,实在不行就找个私立医院,我们强烈要求打吊瓶,难道他们还不给打吗?”

  高家欣故作轻松地说道:“算了,妈,我们还是回去治疗吧,在这儿只能给你们添麻烦,还不如早点回去,你们也好专心照顾小垦丁。”
  刘玉梅急了:“小垦丁是我们的孙子,小石榴是我们的外孙女,我们一样疼一样爱。小石榴病还没好就坐火车回去,你是要我们担心死吗?”
  高家欣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哭了出来:“妈,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每天她看我们的眼神都是凶巴巴的,像要吃人一样。我也就罢了,小石榴这么小,就要经受这种折磨,对她的心灵得造成多大的伤害啊!所以,还不如带小石榴回去,在自己家可住得舒心多了,不用看人脸色,没准儿病好得还快一些。”
  刘玉梅提高了声音:“你在意她干啥?有爸妈在这儿给你们撑腰,她敢对你们怎么样?我一会儿就去问问她,整天把我们当敌人是为啥。小垦丁生病,是我们谁也不想发生的事儿,能怪谁?还不是怪她!怀孕的时候不好好吃饭,导致小垦丁在她肚子里的时候身体就不好。生下来后,奶水又不好,小垦丁怎么长身体?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半岁以内的小孩子被传染生病的,哪里想得到小垦丁会生病?”

  高家欣压低了声音:“妈,你小声点儿。她那意思,可都是怪我们,怪我们传染给了小垦丁,怪我们没出去住,说到底还是怪我们不该来。”
  刘玉梅怒道:“不用管她!我看都要怪她自己。还给孩子起了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垦丁,啃萝卜丁白菜丁?听起来就没有营养,不吉利!”
  两人又低声“密谈”了好久,时不时传来抱头痛哭的声音。
  其实,乔明朗早就听出来了,她们口中的“她”,是她。
  刚听到她们对话的时候,她很愤怒,听到后面,反而淡淡冷笑,觉得无所谓了。她何德何能,居然能找上这样奇葩的婆婆和姑姐,这两人颠倒黑白、推卸责任的功力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她曾以为旧上司Gary是她平生所见过的最无耻的人,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快就刷新了她的世界观。不过,后来她才发现,当日她还是太天真,这两人的功力之深,难以想象。
  次日下午,高家欣他们就坐火车离开了,刘玉梅情绪很低落,脸色更难看,高家欣只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反正,高家欣他们来之前和走之前,都没知会过她。来了之后,她还本着好好相处的原则,用她的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结果他们让未满月的小垦丁遭受了如此巨大的痛苦,让她经历了人生以来最大的磨难。如今,他们犯了错误之后就悄悄一走了之,她只恨没早点赶他们走,当然不会有丝毫留恋。

  刘玉梅本来对乔明朗窝了一肚子气,认为是她逼走了高家欣一家人,但是,小垦丁的病情还未明显好转,她也顾不上和乔明朗生气,忙着看护小垦丁,为他祈祷,还找人帮他算命。
  她找的算命大仙是黑龙江老家屯子里的一个老太太,别人都叫她“吴先知”,刘玉梅把小垦丁的出生日期,托老家亲戚告诉吴老太太之后,第二天亲戚传话说,吴先知说孩子的名字不好,如果不改名,这一生会命途多舛,让他们尽快改名。
  刘玉梅像是一下子拿到了“尚方宝剑”:“谁让你们给孩子起名‘小垦丁’的,吴先知说不好,必须马上改一个好养活的名字,我看叫狗蛋、铁蛋或者铜蛋好了。”
  乔明朗火上心头,刘玉梅不检讨一下自己也就罢了,还整天弄这些迷信的事儿。
  高家明也有些不悦:“妈,你怎么能相信迷信?”
  高志远插话道:“这个得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们想想改什么名字吧!要不就叫狗蛋?”

  乔明朗真心受不了:“狗蛋,真是够土够难听,怎么不干脆叫驴屎蛋驴粪蛋?我直接说吧,我不同意改名字。”
  高志远被当面反驳,脸色很难看,乔明朗也不退缩,之前对他产生的那点好感此刻也化为了乌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