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56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刘玉梅的声音高了起来:“你起的这破名字害惨了孩子,还不让我们改?”
  乔明朗直视她,语气平和地问道:“到底是谁害了小垦丁?”
  刘玉梅的目光有些躲闪,但还是说了出来:“还有谁?不就是你吗?”

  乔明朗冷笑一声:“呵,是我吗?谁害的小垦丁,苍天都在看着呢,就让他们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刘玉梅气得嘴唇发抖,捂着心脏,直打哆嗦。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高家明赶紧叫停:“别吵了,孩子还没好,你们还有心思吵架?吵架能让孩子好起来吗?”
  高志远也不耐烦地说道:“就是,女人就爱瞎吵吵。赶紧把新名字定了,吴先知说得尽快改,要不然孩子的病一直好不了。”
  四人又开始新一轮的争论,最后的结果是,暂时不改名字,但“小垦丁”这个名字也不能再叫了,在大家讨论出新的名字之前,就叫“宝宝”、“大孙儿”。
  乔明朗听着他们闹闹嚷嚷的声音,慢慢靠倒在床头,嘴边浮起一丝苍凉又讽刺的笑。她才是孩子的妈妈,可是,她的话在这个家里根本没有人听。
  她不明白,身为退休小学教师的公婆,为何这般愚昧、迷信、强势、****。教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是应该很讲道理的人吗?后来,她偶然看到吴淡如的文章《家庭中什么行为最不体贴?》时,她才知道,原来小学教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说教的人群之一,有个当过小学教师的妈妈已经不胜其扰了,何况她有一对当过小学教师的公婆。
  小垦丁的病情并没有因为大家不再叫他“小垦丁”而快速好起来,相反,他的咳嗽、鼻塞越来越严重,呼吸的时候,****还有呼噜呼噜的声音。
  四个大人不敢松懈,一直日夜轮流守着小垦丁。
  乔明朗又要喂奶又要守护,又担心小垦丁的身体,又气愤公婆的无理取闹,又痛恨高家欣的偷溜,心神俱疲,三天下来,瘦了六斤多。
  好在,次日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说小垦丁的病情正在好转,但病去如抽丝,离痊愈还得十来天休养,让他们不要心急。
  乔明朗特意问了小垦丁此时能否坐火车回老家的事情,医生脸色难看地教训说:“当然不行!没满月的孩子最好不要做长途旅行,何况你家这小宝还生着病呢!火车上人那么多,细菌和病毒那么多,他此时抵抗力正差,很容易又被传染了!到时候,肺炎和感冒还没好,又被传染上别的毛病,怎么办?你们这些家长啊,别瞎折腾!”
  医生的话就是“圣旨”,如此一来,刘玉梅和高志远要带小垦丁回黑龙江老家办满月酒的事情,也就泡汤了,订好的火车票也只能退了。两人无比沮丧,打电话通知老家亲戚的时候,唉声叹气,遗憾万分,乔明朗却在心里偷着乐。
  如今,她看到公婆不高兴、不如意,反而会有一种奇怪的快感。
  她把这种“变态”心理悄悄告诉了高家明——按理来说,她不该说的,她对他的父母存了这样的心思,他知道后会怎么想?但她觉得他一直站在她这边,很理解她,因此也从不对他隐瞒什么。
  高家明听后,无奈一笑:“黑龙江爸妈其实是很好的人,只是这段时间,大家都太紧张了,太累了,所以有些负面情绪。你不要怪他们,他们也是太在乎小垦丁了。”
  乔明朗不爱听他这话:“可是他们做的事,有哪件是为小垦丁好?硬要一个尿不湿戴六个小时?硬要使劲拍门把熟睡的小垦丁吓醒?硬要小垦丁跟感冒的二姐和任石榴住在一起?硬要给高烧的他捂厚被子?”
  高家明有些烦躁:“行了行了!二姐都已经走了,盖厚被子的事后来医生说了不也改了吗?别再提了。”
  乔明朗激动起来了:“别再提?我是不想提了,可是他们要提啊!说什么我起的名字不好要改名,说什么我奶水不好导致小垦丁身体差……”

  高家明的脸色越来越差:“烦不烦啊?都说了别再提了!”
  乔明朗愣住了,这是她怀孕到生产后,高家明第一次对她说这么重的话。他终究是站在他父母那一边的啊!原来,在这个家里,她是个彻彻底底的外人!举目四望,一人独立,孤立无援。
  她感觉胸腔被人狠狠撕开了,眼泪汩汩流下来。
  高家明站了起来,不耐烦地说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说罢,一甩手大步离开了。
  乔明朗的眼泪流得更凶,这些天来的痛苦袭上心头,她万分绝望,很想捂着脸大哭一场,但是她不能。小垦丁会被吵醒,公婆会来看她的笑话,斥责她矫情,高家明会更加嫌弃她。
  她就那样靠在床头,无声地放任眼泪肆意汹涌。
  接下来的几天,乔明朗等着高家明来跟她道歉和好,往常,他总是先示弱的那一个,但这一次,她没有等到。
  一时之间,家里气氛异常沉默,每个人都各怀心事,互不说话,见面如同陌生人。只有在面对小垦丁的时候,各人才会卸下一脸冰冷,露出满满的笑意和疼爱。
  小垦丁满月那天,虽然家里没有客人来,但刘玉梅还是把屋子打扫一新,高志远吹起了一串不知何时从超市买的气球,在卧室墙上挂成一个拱形,喜庆的气氛一下子被点起来了。在他们心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不能就这样随便度过。
  乔明朗看他们在那儿忙活,心底的柔软又被牵扯了起来,他们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小垦丁,之前的种种不顺,也不是他们有意想要发生的。说到底,大家都是为了小垦丁,只是方法可能不对。不如放下吧!家和万事兴啊!

  乔明朗也下了床,边帮忙收拾屋子边说道:“爸,妈,这屋子一收拾还真好看,要不我们就用这背景给小垦丁拍满月照吧?”
  因为生病的缘故,本来想预约摄影师来拍满月照的事情也被搁置了。但是这样重要的日子,没有照片留念总是不太好。
  刘玉梅看她主动和他们说话,明白了她的心意,顺势说道:“好啊,我正愁这事儿呢!你看看怎么拍?小石榴拍的时候,影楼拿了好多道具来,什么美人鱼衣服、瓢虫衣服,还挺好看的。可惜,这次没有那些道具,要不然,大孙儿拍起来,肯定超级可爱。”
  乔明朗笑了,婆婆连拍照道具都知道,看来她懂的还不少呢!她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妈,你别遗憾,一会儿咱们自己来布置场景,估计不比影楼的道具差。”
  刘玉梅又惊奇又不太信:“真的吗?”
  乔明朗拿起纸笔,沉思一会儿,在纸上画画写写,然后拿来相机,又在柜子里一顿猛翻,找出一堆东西,什么床单啊、蚊帐啊、丝巾啊、旧毛衣啊、玩偶啊,都丢在沙发上。然后,她出去找高家明,叽里咕噜一顿私语后,两人搬了一张书桌过来,放在大床的床尾。

  刘玉梅正纳闷他们在搞什么鬼,就见乔明朗对她神秘一笑:“好戏在后面,不要着急。”
  只见乔明朗将蓝色床单铺在大床上,把蚊帐、毛巾卷成几个大小不同的白云,放在床单上,又把两只愤怒的小鸟玩偶放在白云旁边。然后,她小心地抱起熟睡的小垦丁,放在蓝色床单上,给他额头轻轻绑上一条红色的带子。刘玉梅这时看出来了,这不是一幅宝宝在天上飞的场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