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59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外面,她给足了两人面子。回到家里,她卸下了微笑,面色不悦地问:“爸,妈,你们带小垦丁去超市了?”
  刘玉梅“嗯”了一声:“就进去逛了一会儿。”
  乔明朗说:“不是说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吗?”
  刘玉梅还在坚持:“去下超市不会有事的。”
  乔明朗急了:“万一又传染生病了怎么办?这才刚好没几天……”
  刘玉梅叹口气:“唉,行了,都听你的,以后都由你来带吧,我们不插手了。”

  乔明朗脑袋空白了一下,她这是又把公婆弄生气了吗?要她带,她便带,她不信自己一个人带不来。
  乔明朗要走开的时候,刘玉梅突然说了一句:“这事儿你别又跟家明告状,他那么忙,还要操心家里,让他专心忙事业。”
  乔明朗脚步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抱着小垦丁进了房间。
  没想到,刘玉梅说了不插手,他们就真的完全不插手。

  吃完晚饭,她就和高志远出去了,也没和乔明朗打一声招呼。过了半个小时,他们还是没回来,乔明朗有点急了,晚上七点半是小垦丁的固定洗澡时间,往常都是高志远倒洗澡水,刘玉梅帮忙给小垦丁洗澡,今天她一个人在家怎么办呢?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他们回来,乔明朗这才有点明白了。
  她深吸一口气,又徐徐吐出去,低下头笑眯眯地跟小垦丁说:“妈妈要去倒水喽,你乖乖躺在床上等着哟。”
  小垦丁才两个多月,还不会翻身,躺在床上是很安全的,她可以放心地把他留在小床上。
  她迅速倒满一大盆水,调好水温,找好待会儿要穿的小背心,抱起小垦丁,给他脱掉衣服,小心地放到澡盆里,一手托着背,一手撩水给他洗刷刷,不时挠挠他的小脚板和咯吱窝,逗得他咧嘴直笑。
  七月份天气很热了,她让小垦丁泡了七八分钟,才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又按照之前医院教的抚触方法,给小垦丁做了五分钟的抚触,按摩小额头、胳膊、小肚子、手脚,把着小腿做蹬自行车运动……小垦丁很是享受,时不时想自己蹬两下小腿儿。
  做完抚触,乔明朗亲亲小垦丁的脚丫,温柔地说:“妈妈要去给小垦丁洗衣服喽,你再躺一会儿,听妈妈给你唱歌。”
  于是,她边哼着《两只老虎》,边赶紧用洗澡水洗完了小垦丁换下来的衣服,又用剩余的洗澡水拖了地。

  收拾完这一切,她才回到小床边,发现小垦丁睡着了,已经八点二十分了。
  乔明朗刷完牙、洗好脸,靠在床头,看着小垦丁肉嘟嘟粉嫩嫩的小脸蛋,嘴角忍不住浮起幸福的微笑。那笑容随后一转,变作了一抹冷笑——他们这点伎俩,还吓不住她呢!他们要当甩手掌柜,让她一个人带孩子,等着看她手忙脚乱,等着她示弱求助,等着她同意按照他们的方法去带孩子,那么,她就让他们看看,她一个人带孩子也毫无问题,甚至会带的更好。
  一连三天,刘玉梅和高志远除了做饭,什么活儿也不干,什么忙也不帮,时不时来瞅瞅小垦丁。乔明朗看的出来,他俩都很想抱抱、逗逗小垦丁,但是他们自己说出的话,怎么能主动低头,含着泪也要忍下去。
  这段时间,乔明朗完完全全是一个人带娃,喂奶、拍嗝、换尿不湿、带他出去呼吸新鲜空气、讲故事、洗澡、做抚触、洗衣服、拖地……她只当自己一个人在家好了。

  她正得意于自己的能干,心中有些小雀跃,高家明却兜头泼了她一身冰水。
  那天晚上,高家明难得回来得比较早,乔明朗还没睡着,两人也没说什么话。临睡前,乔明朗伸了个懒腰,晃晃脖子,说:“唉,好累呀!”
  原本只是她自言自语的一句话,却遭来高家明的呛声:“你累什么累?天天什么也不干还累?爸妈天天又看孩子又做家务都没喊累,你还好意思喊累?”
  乔明朗转过头去,只见高家明正一脸铁青地看着自己。
  乔明朗先是有点懵,下一刻,心脏几乎快要爆炸了。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话这么狠这么毒。他这么多天没和她说话,一开口,却像是一把尖刀戳进她心里。
  “你怎么知道我不累?”乔明朗呆呆地看着他,眼泪又不争气地要掉下来。
  “又要哭?你整天有力气演戏,不如多干点活儿,帮爸妈分担一下。”高家明的眼里清清楚楚地写满了厌恶。
  “我演戏?是他们演戏吧?他们又跟你说了些什么?”乔明朗气急败坏。
  是的,她说的是“他们”,此刻,别说是“爸妈”,她连“黑龙江爸妈”都不想叫了——他们不配这些称呼。这段时间过得太平静太安稳,她却忘了,这只是表象,平静的海面下是暗流汹涌。她想着家和万事兴,可是他们不这么想啊。

  “自己做的事,还用别人说吗?我不用听任何人说,我自有眼睛在看。”高家明冷笑一声。
  乔明朗心下顿时绝望,此刻,她不知道高家明为何会这么说,不知道刘玉梅和高志远是否跟他说过什么,她只知道,高家明给她判了死刑。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懒惰虚伪幼稚的人。
  “行,行,你就自己睁大眼睛看吧!但是拜托你不要说出来好吗?你知不知道,语言暴力也是家暴。”乔明朗胸腔起伏,怒火澎湃。
  “做的不对还不准人说?你以为你是皇后啊!看我什么时候打你一顿你才知道什么是暴力!”高家明咬牙低声说道,转身去了洗手间,乒乒乓乓一阵子,回来倒头就睡。
  乔明朗真的很想把手里的书摔到他身上,但是小垦丁正在旁边熟睡,她怕吵醒他,只能把气吞到肚子里。不一会儿,高家明就打起了呼噜,乔明朗无法像他那样无心无肺,说睡就睡,起身去客厅看书。
  她的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她不明白,生完宝宝坐月子时,他还对她很好,之后便江河日下。他不问真相就攻击她,用恶毒的语言辱骂她,恨不得掐死她。

  是什么让他变成了这幅模样?
  是这风刀霜剑一样锋利的生活?还是铁马冰河一样严酷的时间?
  是谁把一个温柔深情的男人,变成了一个粗暴偏激的混蛋?
  她向谁来讲理?
  她怎么才能把他要回来?
  这一场争吵过后,两人又是好多天不瞅不睬。

  刘玉梅和高志远终于忍不住对小垦丁的想念,某天突然跑过来,抱起睡醒的小垦丁,嘴里宠溺地说着:“爷爷奶奶带大孙儿出去玩喽。”转身离开时,刘玉梅尴尬地对乔明朗笑了一下,乔明朗装作没看见,什么也没说。
  她不想再去追问,他们是否在背后对高家明说过些什么。她也不想再去计较,他们这出脾气闹过之后,是否还会有下一出。
  于是,刘玉梅和高志远再次挑起带娃的任务,生活又恢复了那种奇怪的平静,大家都装作什么不快也没发生过。
  日子过得很快,如水流般哗哗流逝,转眼间,小垦丁快要百天了。
  高志远和刘玉梅想要回黑龙江老家办百天宴,满月酒没能回去办,他们遗憾了很久,这次想着必须回家办一场,秀一秀他们可爱的大孙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