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62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婉也很乐意指导,这样一来,相当于小垦丁穿上了她亲手做的衣服,她这个做姥姥的,没能早点来看大外孙,如今为他做几件衣服,也算是尽了一点儿自己的心意,略作补偿吧。
  乔明朗打算先做一个中式肚兜、一套西式T恤短裤,李婉看了乔明朗画的衣服式样图片后,很快用报纸剪出了纸样,然后比照在布料上,剪出了大概的形状。
  “这个纸样你留着,以后想做的时候,照着剪就行了。”李婉说。

  “好哇!”乔明朗赶紧收好,她最头疼的就是剪纸样了。
  在李婉的指导下,乔明朗花了两个晚上就缝好了肚兜和T恤短裤,给小垦丁一穿,非常合身!他穿上红色的小肚兜,喜庆又可爱,特别像以前的年画娃娃。再给他换上蓝色的T恤短裤,风格立刻转换,像乔治小王子一样可爱。
  当小垦丁穿着这两套衣服出去的时候,收获了小区好多妈妈的询问:“咦,这衣服好可爱,是在哪里买的?”
  “是我们自己做的。”乔明朗很是自豪。
  “哇,真厉害。”其他妈妈惊叹。
  李婉也很开心,她的老手艺,想不到还有用武之地。
  乔彬和李婉来的第四天,在大家的一致劝说下,同意去几个景点看看,这可是李婉一直以来的梦想。她有晕车的毛病,火车、飞机都坐不了,因此很少外出旅游。如果不是为了来看小垦丁,也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来北京。
  当天,乔明朗一大早带着乔彬和李婉坐地铁去了天安门,又累又快乐地玩了一天,把小垦丁交给刘玉梅和高志远带——冰箱里有很多存奶,足够小垦丁吃一周了。次日,他们又去了故宫,里面太大,李婉的腰有点受不住,走走停停,也还算顺利。晚上回去后,刘玉梅已经备好了一桌饭菜,大家都很开心,相处很是和睦。

  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后,他们就互相埋怨互相厌恶、大吵大闹势如水火了呢?
  因为,凌晨三点,小垦丁又生病了!
  乔明朗半夜喂奶时感觉小垦丁的脑袋火热,手脚冰凉,她心中一惊,用体温计一测,38.2度。又高烧了!
  她赶紧叫醒了其他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大家都很有经验了,也不急着送医院,赶紧先物理降温。
  上午七点多,高家明还是开车带小垦丁去了附近的医院,直接挂了专家号,照例是一系列的查血查尿,没想到医生看不出来是什么疾病,开了点清热去火的中成药,让先回家观察,注意降温退烧。
  没想到,上一次很管用的物理降温方法,这次根本就不管用,小垦丁一直高烧在38.5度左右,只能交替着吃退烧药来退烧。他们每天都去医院,但医生一直诊断不出来是什么问题。第三天,小垦丁竟然拒绝进食,不吃奶了,还频繁吐舌头,乔明朗他们一看,才发现小垦丁舌头上全是大水泡。难怪他不吃奶了,一吮吸舌头就痛啊!
  大人们疼得心都要碎了,赶紧又带他去了儿童医院,医生仔细看了口腔和手脚,才诊断出来是疱疹性咽峡炎,一种夏季高发的传染病。之前之所以诊断不出来,是因为口腔里的疱疹还没有出现,也就无法确诊。

  高家明他们总算是松了口气,知道了什么病,就可以对症治疗了。谁能想到,医生却说这种病无药可治,只能等孩子自己扛过去,一般五至七天后可以退烧痊愈。
  高家明他们呆了。难道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垦丁忍受痛苦,却什么也做不了?
  “万一他高烧烧出了问题怎么办?”乔明朗好希望医生能给开点药。
  医生不耐烦了:“物理降温不行的话,就吃退烧药啊!没有别的办法。下一位。”
  他们只好出了诊室,看着小垦丁的可怜样儿,心里都像压了一块重石。

  疱疹性咽峡炎,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被传染的呢?
  “我估计是故宫游客太多,他们身上带了病毒回来,把小垦丁给传染了。”刘玉梅跟高志远低声嘀咕,声音说小也不小,其实大家都能听到。
  乔彬和李婉身子一僵,乔明朗气得浑身颤抖,恨不能把刘玉梅的嘴用胶带封起来。
  说起小垦丁生病的事情,她也有一笔账要和刘玉梅算呢!这几天大家都忙着关注小垦丁的病情,没有人追究病因,刘玉梅此刻却说是他们三人害的,那她也不再客气了。
  “老师不是教学生说话做事都要讲理吗?说话之前,得先有证据,不要把脏水乱往别人身上泼。怎么您却刚好相反?”乔明朗语气很硬,“你们那两天带小垦丁去哪儿了?”
  刘玉梅似乎就是要激起她的怒火,此刻也来劲了:“难不成你想说是我们传染的?我们那两天可是哪儿也没去!就在家附近玩儿。”
  “是吗?那这是什么?”乔明朗把手机亮了出来。
  只见,手机上有好几张小垦丁和帅帅在商场和书店的照片,时间正是那两天。原来,是帅帅妈妈发的朋友圈,她和乔明朗早就互相加为好友了。
  “额,这个,这个就是在家附近嘛,商场和书店都离家很近。”刘玉梅脸上的惊慌一闪而过,随后又变成了理直气壮。
  “商场和书店来来往往有那么多人,那么多病毒,小垦丁不被传染才怪!”乔明朗强忍着气。
  “你可得了吧!我们去的时候,根本没多少人,那室内干干净净的,哪里有病毒。”刘玉梅辩解道。
  “好吧,我发现要你们承认自己的错误,简直是比登天还难!我也不想跟你们在这儿吵吵了。其实我昨天就看到了这些照片,只不过不想说。毕竟谁也不愿意看到孩子生病,我怕你们觉得愧疚,就没说出来。现在倒好,你居然说是我和我爸妈把小垦丁害了,把自己的责任一股脑儿全往我们身上推,真是刷新了我对‘无耻’这个词的认知高度。”乔明朗越说越来气,也不管李婉一直偷偷在掐她,一口气全说了出来,抱着小垦丁就走。

  “你血口喷人!哎呀,我的心脏,好痛啊……”刘玉梅在后面叫道,捂着胸口弯下了身子,皱起眉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刘玉梅这是要表演她被气出了心脏病吧?乔明朗哼了一声,没有回头。
  “亲家,你还好吧?”李婉和乔彬却不能走,他们不想因为自己闹得女儿和公婆关系破裂,也害怕刘玉梅有个三长两短。
  “妈,你没事吧?要不要吃速效救心丸?”高家明焦急问道。
  “不用了,我躺会儿,平复一下心情就好了,你们不要管我,去照顾小垦丁吧。”刘玉梅虚弱地说道。

  142、
  高家明将刘玉梅扶到床上躺下,又过去大卧室看小垦丁。退烧药起作用了,小垦丁的体温正在下降,脑袋上一直在冒汗,他可能感觉舒服了一些,终于睡熟了。
  高家明轻轻用小毛巾给小垦丁擦汗,面色凝重,一句话也没说,一眼也没看乔明朗。
  乔明朗看见他这样子,反而有点惴惴不安。刘玉梅应该没什么事儿,但他一定是生气了,气她居然当众跟刘玉梅顶嘴,气她不敬重自己的父母。如果他此时来跟她吵一架,她反而不怕,反正她觉得自己有理,但他一声不吭才叫人害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