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63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看到他们弄成这样,乔彬和李婉也是十分压抑,很后悔来了这一趟。如果他们不来,小垦丁也许真的不会生病,乔明朗就不会跟婆婆闹成这样,高家明也不会跟乔明朗生闷气。

  家里气氛紧张,外面天气也变了。
  当天夜里,乔明朗被闹钟震醒的时候,发现原本开着的小夜灯灭了,窗外电闪雷鸣,原来电线被打坏了,屋里漆黑一片,家里也没有蜡烛,她就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照例隔一小时便看看小垦丁,摸摸他的额头和手脚,还好,是满头大汗。
  “出汗就是要好了。”乔明朗心中略微松快一些。
  大概凌晨两点,高家明也醒来守在了婴儿床边。两人没有说话,很有默契地拿体温计给小垦丁测量体温。37度,正常。黑暗中,两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你睡吧,我守着。”高家明突然开口。
  乔明朗没有推让,倒头就睡着了,三天没怎么睡,她也有点撑不住了。
  她睡得很不安稳,做了一个很压抑的梦,梦里,她和小垦丁身处一个小房间,她想把小垦丁的衣服收拾到大箱子里,没想到小垦丁所躺的床突然塌了,她想奔跑过去抢着抱起小垦丁,却怎么也挪不动脚步。正在着急之时,她被高家明叫醒了,原来小垦丁突然烧到了38.5度。
  两人心急如焚,却没有什么办法,不想把小垦丁叫醒吃退烧药,只能继续物理降温。贴退热贴,用温水擦拭身体,都收效甚微。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小垦丁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吃药,但是,那些清热解毒的中成药几乎没有效果,小垦丁的体温反而又上升了,39.1度。他不哭也不闹,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周围的大人,原来的一张倒瓜子脸早已瘦成了正瓜子脸。
  乔明朗的心快疼死了,无奈地说:“吃退烧药吧。”
  “不行,退烧药吃多了对孩子大脑不好,这都吃到第四天了,先停用一下,再试试物理降温。”高志远急了,把家里窗户全都打开了,然后上前来把小垦丁的衣服脱掉了,把他放在凉席上,不停地敷着温毛巾。
  “大孙儿啊,别怕,爷爷在这儿呢!爷爷给你擦擦,烧马上就退了啊。”高志远的双手有些发抖,声音也在颤抖。
  他好怕啊!上次的脑炎事件,已经让他担惊受怕了一次,谁曾想,这次比上次还严重,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惊吓了!

  “这样太冷了!我们都还穿着外套呢!别把孩子又冻感冒了。给他盖个小被单吧。”李婉突然说。
  “医生专门交代,越是高烧越是不能捂,退烧就要把身体尽可能地打开,不懂就不要说。”高志远心里着急,说的话也不好听。
  “对,医生说过,发烧时千万不能捂。”高家明也低声说。
  李婉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即使心里再不赞同,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心焦地在旁边看着。
  突然,小垦丁的身子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半分钟后,又一下。
  “不行了,孩子打冷战了!不能这样弄啊,太冷了!”李婉忍不住叫道。

  “什么冷战?这是在散热!”高志远头也不回地说,又给小垦丁的脚板贴上了退热贴。
  眼看着,小垦丁的身体抽搐地越来越厉害,眼神越来越没精神,乔明朗的心快要疼死了。
  “爸,你这样有点过头了,不能这样弄。”乔明朗说。
  “都别说话行吗?!你们谁要是能把我大孙子的病治好了,就说话,否则就闭嘴!”高志远大喝一声。
  一时之间,屋子里静悄悄的,高志远平时不轻易发火,一发火就让所有人害怕。
  乔明朗突然上前,径直将小垦丁脚上的退热贴撕了下来,给他裹上小被单,紧紧抱在怀里。
  高志远立刻起身,将门拍得砰一声出去了。
  “还是吃退烧药吧。”乔明朗的眼泪不断涌出来。
  她的可怜的孩子,才这么小,就经受了这么多痛苦,她好恨,恨自己没照顾好他。
  高家明拿了退烧药来,小垦丁很抗拒,依然是强灌了下去。
  小垦丁大哭起来,乔明朗赶紧抱着他四处走:“哦,哦,好宝宝,不哭了。”
  小垦丁真的很皮实,一会儿就不哭了,又自己玩起来,还冲着大家笑。
  乔明朗将他放在婴儿床上,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笑,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乔明朗,我跟你说,爸妈身体都不好,你跟他们讲话的时候,要注意方式方法。”高家明突然说。
  乔明朗抬起头来:“我说的不对吗?我刚才的态度很不好吗?”
  “你说呢?”高家明盯着她。
  “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他们用错误的方法对待孩子,一句话都不说?”乔明朗只觉得悲凉。小垦丁两次生病,都是他的父母害的,他不仅不管,还来训她。他根本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高家明铁青着脸:“妈有心脏病,爸有头痛病,如果出了事,你担待不起。”

  乔明朗的眼泪汩汩流下来:“他们有病就可以为所欲为?做错了事就不准别人说?我告诉你,我也快有病了,我快被他们逼出抑郁症了!”
  刘玉梅突然插嘴道:“你这是跟老公说话的态度吗?你这是对待长辈的态度吗?你读这么多年书,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高家明重重哼了一声:“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不成熟!”
  乔明朗只觉得脑子里有根弦突然断了,反而笑了:“我不成熟?那你们呢?你们是否该自己先学学如何变得成熟?我的婆婆大人,我请我的父母过来,是来看望他们的小外孙,不是来听你当面污蔑他们,当面教训他们的女儿。你,我的老公大人,我的父母来之后,你热情招待过他们吗?你不是一直要我爱你的父母吗,那你为何不同样爱我的父母?你要我为你的父母着想,那你可有为我的父母着想过?”

  小垦丁突然伸起手来,似乎想要抚摸她的脸颊,乔明朗的眼泪更加汹涌地流下来,一种不可抑制的激烈情绪涌上心头,她突然抱起小垦丁,奔向阳台。她好想逃离,逃离这个牢笼般的屋子,逃离这些噩梦般的人与事。也许,跳下去就能永远地解脱了,她解脱了,他们也解脱了。
  刘玉梅在后面追着喊:“你要把孩子抱到哪里去?快把孩子还给我们!”
  高家明也跟了上来,低声说:“行了,别耍小性子了。”
  乔明朗置若罔闻,执拗地站在阳台边,面朝窗外,不答话,不动弹。
  李婉将一双拖鞋放在她脚边:“穿上鞋子吧。你们这地凉。”
  乔明朗还是没有动。

  李婉上前一步,握住了小垦丁的手,哽咽着说:“孩子,你看小垦丁的笑脸多可爱啊!你什么也不要听,什么也不要想,只要看着小垦丁就可以了。你不是说,将来要带他周游世界吗?难道,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乔明朗低下头,小垦丁正冲着她笑,她僵直的脊背突然弯了下来。
  李婉扶住她,轻轻拍打着她的脊背:“没事,没事,都会过去的。”
  乔明朗无力地回到了卧室,大家都是一片沉默,只有小垦丁疑惑地咿咿呀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