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76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婉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傻孩子,我知道你们这是善意的谎言,但是能瞒到几时呢?你早点对我说,我也早点做好心理准备。”
  乔明朗根本不敢跟她对视,慌乱地别开了眼睛,鼻子忽然就一阵酸楚,根本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着李婉,坚定地说道:“妈,我们没有骗你,医生说还有希望站起来的。而且,这里的医生看不好,我们就去北京看,家明已经联系好医院了。”
  “恩,妈会好起来的,妈为了你、为了你爸、为了小垦丁,也会好起来。”李婉的眼里有泪光闪闪。

  她擦擦眼泪,继续说道:“其实,妈这一辈子,已经很满足了,你爸待我没的说,你又很孝顺,小垦丁也是个可爱的孩子,好多人羡慕我呢!觉得我是前世休了几辈子的福,今生才有这么好一个家。即使老天爷现在要了我的命去,我也无憾了。可是,我舍不得你们啊!”
  乔明朗觉得脸上湿漉漉的,用手一摸,才知道泪水不知何时已流了下来。
  李婉摸了摸她的头:“别哭,你是当妈的人了,不要老哭。”
  乔明朗胡乱点了点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嗔怪道:“还说我,还不是怪你把气氛弄得这么伤感嘛!又不是什么绝症,医生都说有机会好起来的,我一会儿就给家明打电话,问问北京的医生联系好了没有。”
  “不急。”李婉也笑了,“妈也相信,自己会好起来的。只是,在妈还坐不起来的这段时间里,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不仅是我的女儿,还是小垦丁的妈妈,一定要好好的。另外,帮我照顾好你爸,他年纪大了,我怕他受不了。”
  乔明朗笑着用力点点头:“我会的。”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李婉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了,乔明朗也趴在了床沿上。
  好怕啊!好累啊!
  乔明朗觉得前所未有的彷徨和疲惫,但是她不能倒下,因为,她已没有了依靠,她必须自己坚强。曾经,父母是她的依靠,但他们现在老了病了,她要做他们的依靠。曾经,高家明是她的依靠,但现在的他已不是从前的他,她再也不可能在他怀里痛哭,她可以借助他的帮助,但她不能再把他当成依靠。
  尽管李婉保持乐观与坚强,乔彬和乔明朗每日祈祷,但现实依然很残酷。——李婉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治疗一直未间断,效果却几乎没有,她依然只能卧床,连坐起来都不可能。

  “来北京吧,我已经联系好医院,随时都可以住院。”高家明在电话里说。
  “好。”此时,乔明朗有些感激高家明,如果不是他,北京的大医院哪有那么容易有床位。但是,当她转过头看到病床上的李婉时,刚刚的感激瞬间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压抑了很久的愤怒和怨恨。
  是的,她恨高家明,恨刘玉梅,恨高志远,也恨自己。而这些天,她一直压抑着这些恨。
  她恨高家明,变脸太快,不分黑白,一味维护自己的父母,置他们多年的感情于不顾,他根本不是一个好丈夫。
  她恨刘玉梅和高志远,没有一点儿长辈的样子,做了天大的错事,却死也不会承认,总是找各种理由来为自己开脱,把脏水泼到别人身上。
  她更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好好考察高家明的家人,就轻易地和他结婚了?为什么她当时会鬼迷心窍,信奉什么爱情至上?
  说到底,事情会发展至今日的局面,都是她自己当初的选择造成的。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她一定不会像当初那样天真傻气。
  护士来给李婉换吊瓶里的药水了,乔明朗这才拉回了思绪。她暗自掐了自己一下,千万不能再沉浸在恨里了,因为于事无补。
  她拍拍脸,跟乔彬和李婉说了转院的事情,两人也同意。毕竟,首都的医疗资源肯定更好。她又找到主治医生,交谈了好久,医生也赞成他们去北京试试。
  因为李婉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躺在担架上上飞机,乔明朗赶紧咨询航空公司,申请了担架服务。三天之后,李婉才乘上前往北京的飞机,路上颇费周折,倒也还算顺利。
  高家明来接的机,直接就带他们去了联系好的XX医院,那里有中国最好的骨科医生。
  不得不说,高家明这次真的是尽心尽力,也不知道他是怎样联系上的,居然找到了最有名的“骨科圣手”孙伯涵亲自给李婉诊治。
  据说,孙伯涵是药王孙思邈的后人,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从医三十余年,什么疑难杂症都见过。
  住进北京XX医院的第二天,李婉重新做了一遍身体检查,孙伯涵也很快就亲自去询问李婉的情况。他五十多岁的年纪,戴着一副眼镜,很是亲切温和,让人一见顿觉如沐春风,对他生出一种莫名的信任。乔明朗和乔彬一看就觉得他有“神医”风范,李婉也很是激动,心中升起了很大的希望,也许,他真的有办法让她好起来。
  然并卵,他们的希冀又落空了。当然,这是后话。
  当天下午,孙伯涵又出现在了病房里。他每天紧锁,手里拿着李婉全部的检查报告,清了清嗓子:“咳,您这个情况,确实难办。原来的手术挺成功的,但是后来的那次摔倒造成了椎间盘的二次伤害,椎间盘本来就比较脆弱,根本受不了这一下碰撞……”

  他又说了一堆专业术语,乔明朗他们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只是回响着那句“难办”,李婉的脸色早已煞白,乔明朗他们的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并且,椎间盘会压迫下肢神经根,可能会出现下肢麻、痛、无力等症状……”孙伯涵的话没有停。
  李婉他们的脸色更白了。
  这个孙伯涵又说了一大堆,总之意思就是李婉的情况很严重。
  趁着他咽唾沫的时候,乔明朗插嘴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孙医生,您说难办,那就是表示还有办法?”
  “这个嘛,确实还有一些办法,比如可以再做一次手术。”孙伯涵顿了下,扶了扶眼睛,接着说道,“但是这种手术目前并没有被广泛应用,风险很大,过程会很痛苦。而且有没有效果,现在我真的说不准。”
  乔明朗他们简直快被这个孙伯涵弄崩溃了,前一句话让他们升上了天堂,后一句话又让他们掉下了地狱。但是,人家是名医,他们即使不满,也不能显露出一丝一毫。
  此时他们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孙伯涵是说让李婉当一回“小白鼠”。

  一时之间,大家都沉默了,想也不用想,这是风险很大的事情。
  然而,李婉的声音很快就响起来:“我愿意,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一试。”
  乔彬想要阻止:“要不等等,我们再商量一下?”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不做手术就一直这样了,还不如冒险,也许有一线生机。”李婉的态度很坚定。
  乔彬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半晌,点了点头。
  乔明朗见此情景,立刻恳求道:“孙医生,求您尽全力为我妈妈治疗,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您。”
  孙伯涵点点头:“那行,我看了你的身体检查报告,没有手术禁忌,我就给你插个队,安排到三天后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