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43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刘志强是被电视剧《征服》里的刘华强的霸气给征服了以后才走上这条通往看守所的路的。霸气,在看了这部电视剧后,刘志强满脑子都是刘华强的那句“这瓜保熟吗?”他觉得他们两人的名字就一字之差,自己混好了不见得就不能像他那样霸气侧漏神鬼辟易。

  当然,刘志强明白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他没认为凭自己一己之力就能够闯出无上的江湖地位,看看浩南哥不也是那么多兄弟衬他吗?
  年轻人总是很容易为了理想抱团,不知道刘志强用什么样的话打动了三个同村的老乡,很轻易的就组织起了一支队伍,首次配备的装备是两把菜刀,在批发市场对面的高架桥下拦住了一位骑电动车晚归的女性,顺利的劫财成功,现金八千多,金项链一根,耳环两个。
  四个人第一次顺利得手后想到果然还是抢钱来得快啊,难怪说别人东西卖得贵会说“你抢钱啊?”
  在大排档吃着烧烤喝酒庆祝开张大吉的时候,公丨安丨人员从天而降,抢来的钱还没来得及花出去一毛呢,还损失两把质量上好的菜刀。
  “抢劫三年起步呢,你这是三到十年的样子啊。”王勇飞又开始炫耀他学习法律的成果了。

  “知道,看过了,就是不知道这三到十年怎么个定到底是多少年?我是主谋肯定比他们几个判得久,我看书里面也没说多大金额判多久之类的,那看什么?看有没有伤人?不懂!”刘志强摇着头说道。
  “依我看应该是看你抢劫的时候的情节是不是很残忍很恶劣吧?你看这写了入室啊、持枪啊、公共场所啊这些都是要十年以上,最严重的可以判死刑的。”我把《刑法》书翻到抢劫的那一页看了看对他说道。
  “随便了,管不了了,蹲几年是免不了的了。”
  “你们那是瞎干!没有计划,不想退路,丨警丨察想不抓你们都难!你以为坏人那么好当的啊?年轻人,没有那么多的江湖让你混的!”许老板很是鄙夷这种不掺杂半点智商成分莽夫行为。
  最近看到一个段子:一个人满脸沧桑的看着孙红雷给二手车网站拍的广告,愤愤不平的说:我他么跟你学,蹲了十年大牢,你他么却转身去卖二手车去了!这瓜保熟个屁!
  监室里的日子单调重复没有阳光,这一年的除夕又快要到了。
  头子尾子送到,人们说吃饱不想家,这是假话,纵使是吃饱了,我有点想家了。
  黄龙他们几个释放后两天,监室的生产也停了下来。整个监区一下安静了下来,没有了走廊上槟榔袋封口的机器轰鸣的声音,也没有了开机的蓝马甲们,只是偶尔有值班的管教干部或者是值班民兵在走廊上走过。一下子从闹哄哄的变成了寂静无声让人很不适应,吴建国坐在门口也没了蓝马甲过来聊天,点上一支烟,蕴烧到了烟蒂把了也没抽上两口,看得赵昌平心疼不已。
  无所事事又无处可去是最难打发时间的。听他们说话内容居然好多都是羡慕他们即将启改的几个,这算不算退而求其次?开始的时候羡慕被释放的三个人能够获得自由,但是不可得,现在退一步羡慕他们去坐牢总不会有人有意见了吧?
  “嘿,又有谁家里送温暖来了?昌哥,只怕是你的,估计是易九高真的给你把信带到了。真要是他帮你送到了我看你出去了还不如让他来给你当姐夫算了,这个易九高比原来那个易九高靠谱很多啊!”吴建国看到外面有蓝马甲外劳推着刷卡的机器在走廊上走了过来,于是开始了语音直播,“我考,到五监了,五监有人送钱进来了……诶,六监也有……”
  推车在七监门口停下,蓝马甲接过吴建国递过去的烟点上说道:“建哥,你们号子可以啊,都是有钱人啊!”
  “谁送生活费了?”吴建国一听就知道肯定七监也有人送了钱来。
  “周少青。”我听到了我的名字,接着还有例行问的一句,“姓李,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不用想肯定有是李银,在核实后把卡递出去,在一张表格上签字,看了下金额:五千元。
  “周哥,搞包烟抽哈,这么冷的天来给你送钱,打发点咯!”蓝马甲给我把卡充值好了以后递进来的时候向我笑着说。在吴建国的示意下,我拿了一包红梅从铁门栅栏间递给了他。
  “没有赵昌平的吗?”吴建国又问道。
  “没有,还有建哥你的和黄裕新的。”
  在吴建国和黄裕新刷卡充值完了后蓝马甲推着小推车继续往下面的监室走去,留下赵昌平站在铁门一米左右的距离一脸僵住的期待的表情。
  “不对啊,昌哥,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呀?难道易九高没给你带信过去?你这又借了几包烟了?还不送钱来我看你拿什么还?”吴建国看着从充满希望到失望失落的赵昌平,笑着问他。
  “大学生,李银是谁啊?看上次给你送钱的也是她,你还搞了半天才想起来的样子,很久没联系过的吧?”许老板不知怎么燃起了他的八卦心。
  “嗯,前女友吧!”我想了会回答道。
  我猜想到是黄龙出去了和李银联系上了,但是没想到她真的还没走,也不知道黄龙对她说了什么让她又送了这么多钱过来了。看到我似乎谈兴不浓,许老板也不再多问。
  “送文书的来了。”吴建国生生的把监室的门口变成了一个观察哨。
  “王勇飞,批准逮捕了,这是通知书。”蓝马甲递进来一张盖有鲜红公章的批准逮捕通知书,接着有说道,“周少青,信。”
  我来到门口给了蓝马甲一包红梅后拿到了一个打开了的信封,信封外面写着“南四七监 周少青”几个字。一看字迹我就知道这是李银写的,想必是她送钱进来的时候一起送进来的。
  拿出来看到信纸的样子我知道李银写的信肯定也经过了管教干部的审查过了。
  “青儿,我也不知道和你说什么。小张告诉我说你犯法了,关到看守所了我就找邓哥请假过来看你了。小张和邓哥说他们年底很忙就暂时不过来,等明年找时间来看你。到看守所来了几次,问了接待的人才知道现在也看不到你。把这里的情况也跟他们说了,邓哥说让我直接回家去过年或者回去上班,我不放心。我跟邓哥请了半年的假,我想等到你出来了再回去上班。我在你们学校那边租了个房子,房租交了半年。昨天晚上和你朋友见面了,他说了一些你的事情。你在里面要好好听干部的话,不要打架。我给你送了点生活费进来,你多买点菜买点烟给你们一起的,钱不够了我再给你送,千万要让自己过好一点,不要让人家欺负。”

  信不长,中间有写了又划掉的,应该是来看守所以后写的。在最后另起一段写着:“青儿,你要加油,就跟你当初鼓励我一样,你还有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
  想一下,和李银多久没见过了?三年?两年?我有点不确定。
  日期:2021-01-13 07: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