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45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什么话?哪里还能不过年呢?谁规定的到了这种地方就不过年了?我看啊,今年过年我们得好好吃一餐,这种情况的团年饭更加难得吧?以后出去了和人吹牛的时候说一句老子在看守所吃过团年饭,多牛鼻?”王勇飞笑着说,“对,就这么搞,到时候多点几个菜。不晓得过年那天有没有好一点的伙食?建哥,你这两天问问夏干部,是不是跟外面酒店一样有年夜饭定?有的话我们也搞一桌!”

  “不用问,有!”许老板回答了他,“去年反正有,今年应该不会有什么特殊。”
  “那可以啊,搞一桌要多少钱?贵肯定是有点贵的,我们可以几个人一起出钱嘛!”在王勇飞看起来吃年夜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随便吧,老吴、黄裕新你们看着办吧,搞的话算我一份。”许老板很随意的把事情转到吴建国他们身上去了。
  吴建国看了看王勇飞,又看了看监室里的其他没说话的人,想了想说道:“也行,这里面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在看守所过年吧!大家落魄到一起来了也算是缘分,一起吃个团年饭在以后也是个回忆。这样,我们四个、王勇飞,大学生你参加不?”吴建国看着我问了一句,看我点头后又接着说:“我们六个人来出这个钱,其他的有的没钱,有的呢就是进来的时候身上的一点钱冲到卡里了外面也没再送钱的,就没必要了。既然是团年饭嘛,那就七监的人都一起吃,算是我们请大家的。”

  说到这里吴建国看了看我和王勇飞,看到我们点头同意了又看了看监室里的其他人,接着说道:“但是我说一点,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来这里这些天每天和外劳聊天,才知道我们这个监室是整栋楼管理得最松的一个,每天做槟榔基本上还是任务比较平均的,没事的时候大家还能打打牌之类的,这些在别的监室基本上不可能。我还找夏干部给你们拿了杂志书看,你们可以问问外劳,在别的监室有这个不?你们平时用的洗衣粉纸巾牙膏信封邮票肥皂之类的这些东西也没有那个监室像七监这样你想用就用的。现在监室里只有十一个人,但是马上就要冲监了,以后肯定还得冲人进来。所以我想这样,以后像王勇飞、大学生他们这种公积金抽得多的,干活的时候可以任务少点,睡觉的时候地方可以宽点,毕竟,这也算是花钱买来的是不?你们要是觉得不公平可以向干部反映情况,如果觉得可以接受呢那以后就按这么办。”

  话说完,吴建国坐着的身子往前倾了倾,扭头看了一下躺下了但基本都头靠着墙还没睡的大伙。这时候我觉得他应该像《黑金》里面的梁家辉那样说上一句:“我话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没有人说什么赞成反对的话,这一年的年前监室会议到此结束,大家都能找个比较舒服姿势入睡,毕竟两个值班的之外九个人睡在那个大通铺上还是一点都不显得拥挤的,这样的机会难得!
  虽然没了生产任务,也一样在早上七点开了风门,起床后一个个都不知道干嘛,吴建国像是下定决心要把铁门望穿似的继续坐在铁门门口抽烟瞭望,我翻出父亲和李银的信一遍一遍的看,王勇飞被许老板拉去当起了健身教练,并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学徒,陈安平也在其中。还有人在啃书,很认真的那种。
  下午时候吴建国和黄裕新被放出去到值班室那边的呼吸新鲜空气去了,许老板本来有机会的,他拒绝了。我也想去晒下太阳,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起身报告。
  回到监室后吴建国带回来了冲监的消息:“今天是夏干部值班,这次冲监是他安排的,刚刚和一监的学习员说了,我们七监这次冲三个下来,还好,十四个人,不是很挤。”
  黄裕新回到监室后情绪很低落,吴建国说是昨天他老婆来给他送了生活费之后就要回老家过年去了。
  过年,团圆,这是扎根在中国人内心的情结。所以也没人能安慰谁,监室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过年没回家,何况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过上本应该是和家人团聚的除夕。所以黄裕新低落的情绪迅速的传递开来,整个下午监室里安静的出奇,没人聊天,也没人组织娱乐活动,或蹲或躺的开始酝酿一种叫思乡的情绪。
  站在放风室抬头是拇指粗的钢筋焊接而成的网,屋顶有几片玻璃瓦能送入几缕日光,逆着光看不清外面的天空的颜色,无从猜测家乡的天空是否是和这里的天空一样或蔚蓝或阴沉。叹了口气,继续靠墙坐下,默默计算进来了多少天了?按半年大概还有多久能够走出去?或许这一刻,好多人心里都在做着同样的计算。
  冲监的时候到了,三个。刘志强和钟立在吴建国的安排下接过新口子带来的被子放倒睡觉的那间监室,然后安排进监室的第一堂课——洗澡。没有人给他们浇水,三个人在放风室角落的小围栏里面互相帮忙淋水完成了一次牙关磕个不停的冷水澡。
  然后是填写看守所在押人员花名册。
  龙波涛,二十二岁,盗窃,目前在公丨安丨侦办阶段。
  牛峰,十九岁,**未遂,目前在公丨安丨侦办阶段。
  张李,三十五岁,聚众赌博,目前在公丨安丨侦办阶段。
  登记完了给他们说一下监室里的规矩,他们都懂,说在一监的呆了几天一监的学习员把规矩都给说了一遍。并且相对来说一监的规矩比七监严很多,好像是一监的学习员给他们也说过冲监下来以后应该怎么做,他们几个在登记完了以后就很自觉的蹲到放风室的墙边去看挂在墙上的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去了。
  我有点奇怪为什么我当时到了一监只有半天就冲监下来了?在我后面冲监的好像都是在一监经过了几天的“培训”后才冲监下来的。带着这个疑问我问羁押时间最长的许老板是怎么回事?
  “我进来这么久好像还真只看到你是进看守所第一天就冲监了的,一般都是在一监关了三天以上才会冲监的,一监其实是个过渡监室,在里面呆到法院开庭或者释放的就那么几个人,那都是有水路或者是比较刺头一点的。你们应该都被打土过吧,一般刚进去的时候那几个都会用他们的被子换掉刚进来时候买的被子,你冲监下来不也是带的是他们用过的被子吗?看守所的被子虽然是新的,但是质量不是很好,睡段时间就没那么暖和了,一般刚刚进去的都是睡不了自己的新被子的。再就是衣服,他们也会把能穿的质量好的给你换了,当然不会直接抢走拿走,是换走,直接拿走是不允许的。”

  “你那天要么是正好要冲监了,你说王栋长和你谈话的时候你都说不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估计是看在你身上也没啥油水可捞就把你冲监下来了,要不就是你的办案人员给看守所的人说了些什么,毕竟一监的日子还是没下面监室的日子好过的,不信你问他们谁在一监没吃过亏?我当时也一样,被他们打土了不少东西。我猜啊,你很大可能是因为你的办案人员给说了情的原因才会那么早把你冲下来的,你看啊,刚刚进来就冲监到整栋楼管理最松的监室,哪会那么巧那么好运气?”许老板给我慢慢分析的说道。

  日期:2021-01-13 18: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