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46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的话得到一致的认同,吴建国、王勇飞都说他们都是在一监被打土过的,也受过不少的苦头。
  “你不是跟他们说了夏干部是你同学吗?你都没例外?”我有点不相信的问吴建国。
  “你没看到我下来的时候带的被子?也是冲监的时候他们随便抓了两床给我的,还有我的皮衣,现在还在一监那个第二铺的胖子身上呢。一监是王栋长管的,我也懒得说,那皮衣的铁拉链和纽扣在进来的时候都被剪掉了。”吴建国回答道。
  “那我运气还算不错哦!”我笑着说了一句。
  他们几个虽然比较认同许老板的推测,但是也没有谁会较真的一定要了解到这么点小事的真相,也就没再做再多的讨论了。

  因为没有了生产任务,时间似乎流失慢了许多。让我想起在拘留所的那十来天,每天就在一间有着一个大通铺的房间内,十来个人都快把穿开裆裤的时候的事回忆一遍了。现在唯一好一点的是活动空间稍微大一点,还能在放风室和睡觉的监室来回活动一下,实在没事做想找点事干就跑去洗鞋,洗衣服,洗完了用晾衣架挂在放风室上面的铁网上,十天半月也能晾干。
  这期间我学会了一样手工活,用整条烟的烟盒子做出一个烟灰缸来,制作过程至今还记得。做好以后在里面铺上香烟包里面的那一层锡纸,既不会洒出烟灰又不会出现烟头丢进去着火的情况,相当的精巧。
  慢慢的洗地搞卫生都变得不是新口子的专职工作了,每天都会用洗衣服把地洗一遍,把大通铺擦一遍,墙壁,铁门反正只要是能够得着的地方都会好好的清洁一次。许老板说他是进来这么久了才琢磨出为什么监室得天天搞卫生,他的理解是一个监室人少的时候十来个,人多的时候快二十个了,阳光照不进来,很容易滋生细菌,天天搞卫生那是为了大家能够相对有个健康的生活环境,每个月看守所都会安排外劳进来喷洒消毒药水。我觉得他分析得是有道理的,从他身上长虱子的事情可以看出,其实他洗澡的次数比一般人还是多一点的,因为每天的热水基本上都是他们上门的几个人享用了的。

  热水还是每天送到,梁方启改了以后接水的人变成了毒鬼子。在接过梁方的工作后,毒鬼子的生活质量直线上升,每天分头子尾子的时候自己的那一份比以往丰盛了许多,每天还能在给吴建国和陈安平倒水洗脸洗脚以后用有温度的水泡一下脚,身材像面粉发酵似的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迹象。我开玩笑和他说:“你再过些天可就没衣服穿了的”。毒鬼子说戒毒以后就是这样,会很快胖起来的,再说在这里面现在活动又少,控制不住的,这是他多次成功戒毒的经验。

  “昌哥,你的钱到了!”监室瞭望员吴建国看到又有外劳推着推车出现在了走廊上。
  “大学生,等下如果我家里真的给我送钱来了,我把钱冲到黄龙的那张卡上面,不然买新卡要十块钱的,一包红梅棒子呢!”赵昌平听到吴建国的话后跑到我旁边对我说道。
  “可以吗?还可以充到别人的卡上面吗?”我有点疑惑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也是刚刚进来哪知道这些?许老板晓得,老许,可以这样充钱吗?”吴建国显然跟我一样是个新丁,对这里面的道道不是很清楚。
  “可以,这个卡是不记名的。不过只能一次性充,送一次钱充到不同的卡里。”我越来越觉得许老板简直就是看守所的百科全书了。
  “你用这张卡,杜哥走的时候卡给我了,现在是空卡,没钱了。黄龙给大学生的卡那个钱是给大学生的。”黄裕新听到以后走到放风室靠里面的壁柜上拿过来一张卡递给赵昌平。
  “昌哥,这下有钱了啊,是不是得请一次客啊?监室里兄弟们可没少给你烟抽啊!”许老板朝着接过卡后满脸又期待又焦急的站在铁门不远处的赵昌平打趣道。
  “可以啊,只要真的送了钱进来,我肯定不小气!”赵昌平拍了拍胸脯说道,“就怕不是给我送钱来的,那就没办法了。”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落空让赵昌平对于家人送钱进来这件事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现在的只敢些许期待。
  “六监没有,直接从五监就过来了。”吴建国称职的做着实况转播。
  “建哥,你们号子可以啊,都是发财人啊!”外劳在监室门口停下接过吴建国递过去的香烟点上。
  “有没有赵昌平的?”这才是整个监室的人都很关心的一个问题。

  “赵昌平,我看看,有,三千。”外劳看了看手上的名册说道,接着向一听到有钱送进来就冲到铁门边上的赵昌平问道:“姓易,叫什么名字?”
  不用赵昌平回答,监室里几个人大声的说出了那个名字:“易九高!”引得整个监室除了刚刚冲监的三个不明所以的人以外都哈哈大笑起来。
  外劳给赵昌平充好卡了想找他讨要烟,奈何昌哥自己每天都会为抽烟的事焦头乱额的,也只能作罢。
  “龙波涛,新口子吧!过来充卡!”外劳又叫道,核对了姓名后给龙波涛办了张新卡。接着是张李,同样也有家里人送来了生活费。
  “建哥,你们号子可以啊,十四个人吧?就几个人没送钱来吧?还一个个送的数目都不小呢,我看了下,就数你们号子最发财了!”外劳办完了卡以后对着吴建国说道,“以后叫兄弟们照顾点哦!你看,整栋楼三监、六监、九监十监没有,其他几个号子加起来还没你们号子里多。”
  “可以啊,以后你也多照顾下我们监室,送头子尾子的时候那个菜多打点干的,送开水的时候我们监室多搞点,让兄弟们过得舒服点还会在乎几包烟钱啊?你说是不是?”吴建国作为一个监室的学习员,这时候不失时机的开始为监室里谋取福利了。
  “好说好说,不都是你建哥一句话的事吗?兄弟我绝对给你办得满意,也绝对让号子里的兄弟们满意!”外劳显然是把七监当成了他以后刑期执行期间的金主了,一脸谄笑的对着吴建国说道,嗯,有点赵昌平向人借烟时候的风采。

  外劳走后吴建国拿出一个账本看了看以后对今天刚刚收到钱的人说道:“本来公积金是百分之十的,但是几天我们号子里送进来的钱还可以,原来买的东西都还有一些,这次你们就不抽那么多了,上次王勇飞的还没抽,大学生的没抽,我和黄裕新的没抽,这次你们有三个,我算一下看有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