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47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经过和许老板两人一起一番计算,吴建国觉得没必要抽百分之十用来作为公积金,做出如下决定:我、黄裕新,他自己三个人因为在前面交过了公积金,没人拿出一百块;王勇飞,赵昌平、龙波涛和张李没人抽百分之五。按许老板的计算,即便这样,那也比他去年去扶贫六监要富足很多。足够保证整个监室的日常消耗品的开支。
  应该是本着照顾老乡的因素,吴建国忽略了赵昌平,把过年准备定一桌年夜饭的事跟龙波涛和张李说了一下问他们愿不愿意拿钱凑一份?两人没什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下午订菜的时候外劳见识到了七监的富有,除了上面的四个人点菜了以外,赵昌平点了两个菜——他说得奢侈一下,顺便还把第二天中午的菜给准备好。王勇飞邀我一起点了两个菜——也是把第二天中午的菜准备上了,龙波涛和张李也一人点了一个菜。外劳看得直说“可以,可以!”
  订完菜以后是每周一次的订货会,外劳再一次见识到了七监的富有,因为说了是年前最后一次订货,年后要到正月十五以后才会再开始卖香烟日用品之类的,所以这次大家的订货量自然会比原来的时候大很多。
  按照老刘传给我的经验,我在买了三条烟之外又买了三箱泡面,这次没买早餐饼——那玩意儿太耗水了。王勇飞更夸张,一次性拿了十条烟五箱泡面。我问他买那么烟干嘛?他的回答是:“打牌输了怎么办?再说又放不坏,买了慢慢抽就是了!”

  赵昌平在拿到定购的物资后还掉了他的欠债,我和吴建国都没有让他翻倍的偿还让他庆幸不已。一次点火连续抽了三支还是四支烟后一脸满足的笑着去参与到王勇飞坐庄的扳砣子的娱乐活动中去了。
  吴建国拿了一张为过年年夜饭新做的“菜单”过来问我们几个年夜饭的出资人搞哪个标准的?得到的一致的回答是——随便,你决定就是了。王勇飞说了句“搞最好的,看看有没有酒水卖?”
  “有!”许老板看守所百科课堂又开课了,“明天晚上应该就会来问了,不过只有啤酒,也是限量的,每桌好像只有三瓶还是四瓶的我忘了,去年是这样,今年应该差不多!”
  “我考,真的有酒啊?那我进来这么久了怎么没看到你们买呢?”王勇飞一下来了兴趣,庄也不坐了,调下大通铺凑过来问道。
  “就过年的时候有,其他的时候不供应。你想什么呢?这是坐牢呢!”许老板对王勇飞很无语的说道。
  “建哥,来给我看看菜单,不贵的话可以定格两桌或者三桌不是就可以买多点酒吗?”王勇飞伸手找吴建国要过菜单,“这又四百的,有六百的,有一千的,最贵的两千。要不我们搞两桌,一桌两千的,一桌一千的,我们有八个人,一个人才三四百块,不贵,外面一桌比这贵的多的是!两桌有八瓶酒,刚好一人一瓶。”
  “不贵?你是只看钱不看菜的内容哦!”吴建国又拿过菜单看了看说,“不过也还行,还算比较丰富。要不就听他的这么搞?”
  得到大家一致同意后吴建国又回到了他的瞭望岗去等外劳过来收菜单去了。
  外劳是在送头子尾子的时候顺便收走菜单和统计年夜饭预订的情况的,在得知七监一次性订了两桌后再一次为七监的富裕感到了震惊。我和毒鬼子接菜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在尽力的从大桶里舀菜更加的用心了——接到的菜汤少了很多,干货多了不少。
  “建哥,你们号子是真牛鼻!我负责的四栋前面六个监室就一监订了一桌一千的,其他监室有两个订了四百的,到你们这里,我考!直接订了三千!”
  谁都没想到钟立会在风门关闭之前得到了释放,我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因为他老早就和我说过他还掉了被他截留的公款后公司会帮他撤案的。我倒是还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搞到离过年就一天了才得到释放?不过经历过前几天的冲击后大家的神经还是得到了不少磨炼的,这次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还有点庆幸少了一个人以后睡觉的地方会稍微宽那么一点点。
  腊月二十九,南四七监还有十三个人等着除夕的到来。
  监室铺位再做调整,上面四个没动,我到了第五铺,下面是王勇飞、张李、龙波涛,我们四个人的开铺开得比原来宽了一点,晚上睡觉勉强能够翻个身是没问题的。接着是毒鬼子、赵昌平、刘志强、东北和牛峰。
  牛峰被安排接替了赵昌平洗碗的事。那应该是监室里最苦的一个活了——全监室的人吃的饭盆那都还好一点,最难洗的是装过加菜的菜盆,有不少的油在上面,加上这贼冷的天,热水是不可能有的,水池里的水是每天下午搞卫生的时候接满的,有常识的人应该都知道在冬天井水刚刚从地下打出来的时候还好,放在混凝土做成的水池一段时间以后那种浸骨的冷啊!

  赵昌平被换掉一个原因是他现在也是监室里的有钱人了,交了公积金的。再有一个原因就是牛峰犯的是所有人都很鄙夷的事,按王勇飞的说法这种人都是该挨枪子儿一类的。
  下午果然外劳过来问要不要点酒水,订了八瓶啤酒两瓶可乐,价格跟外面酒吧卖得差不多。
  晚饭头子尾子吃完了在枯等时间流逝的时候夏干部来到了监室,告诉我们今年除夕到初二四栋的值班人员是他,王勇飞邀请夏干部来七监一起吃团年饭,夏干部回了一句明天再说。在监室和大家闲聊了一会告知初七之前是没有文书什么送过来的,让大家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也告诫一下老实点别闹事,毕竟是大过年的,安稳点。
  晚上第一班时间没有人睡着,躺在大通铺上瞪着眼睛看着通宵不灭的白炽灯,我在想家,想象着一家人围坐在放满木柴有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的烤火坑,上面的炕架上挂满了皮质金黄的腊肉被烤出油脂掉落在柴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今年的春节家里的气氛应该是少了很多欢乐的,但是怨谁呢?我在想,或许亲戚来串门拜年的时候都会问上一句我怎么没有回家过年呢?不知道母亲会怎么回答他们?

  腊月三十,除夕。监室里在王勇飞的带动下气氛不再低沉了,这几天没事就拖着大家跟着他做俯卧撑高抬腿开合跳之类的锻炼,许老板也加入到其中。
  “大过年的,大家高兴点,虽然是在看守所但也是过年嘛!”王勇飞对着一监室情绪低落的人吼道。
  订的团年饭是中午时候送进来的,因为也有监室没有订餐,所以正常的头子尾子也是有的。外劳看到送进了两桌点菜了问吴建国需不需要打点尾子,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打了一小盆菜进来——炖老南瓜,满盆金黄,不过没有去皮。
  在外劳小羡慕的眼光中,七监的团年饭开始了。
  啤酒和饮料都是倒在一个小塑料盆里了送进来的,在监室一切玻璃制品都是违禁品。比平时难得的是今天的点菜送进来的时候都还是热的,显然是刚刚从厨房做好还进行了一些保温手段了的。
  日期:2021-01-14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