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13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赵匡胤是否和十年以后的宋太宗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以御驾亲征之磅礴之势既把北汉给消灭了同时又把辽国人也给搞定,最好是就在太原城同时把这两个敌人都给搞定,这样反而还省了北上行军去找辽国人干架的长途奔波之苦。太原城他倒是不担心,他完全有能力困死它,可他担心辽国人。无论是韩重筠还是何继筠,他们的实力只能对付辽国的先锋部队,如果辽国人发动大军来救援太原,他现有的这些兵力就显得捉襟见肘。可是,他手里的兵力就那么多且全都是用在了刀刃之上,无论抽调哪里的兵力都让他心有顾虑。蜀川刚刚平定需要驻军,南唐与北宋的边境线那么长也需要驻军,南汉与大宋接壤的边境线上他也需要驻军,甚至连吴越他也得提防。

  去哪里调军来增援太原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赵匡胤,他的随身侍卫们也总见他一副愁眉不展的神色。
  日期:2020-10-15 22:08:12
  这一天,赵匡胤再又带着自己的一帮亲随护卫走出了行营。他策马立于高处向北方远望,在他的身后是一群忠心护卫着他的帝国精甲铁骑,而在他在他的眼前则是偌大的太原城以及更北方的那些现在看不见但终究会到来的辽国人。
  伫立良久之后,他不无感慨地说了一句:朕手中如果能有百万雄兵何愁太原不破,又何惧辽国!

  此言一出,在他身后的宋军左神武统军陈承昭驱马上前,说道:陛下,你何止有百万雄兵,你手里现在有千万雄兵在此为何不用呢?
  一听这话,赵匡胤顿时就懵了,他满脸的问号不知所云。于是,陈承昭手举马鞭指向了不远处水流湍急的汾河,一时间赵匡胤恍然大悟,继而他大笑不止,笼罩在他心头数日的郁霾就此烟消云散。
  陈承昭的意思就是让赵匡胤引汾河之水冲灌太原城,而自古引水破敌其威力无不摄人心胆,战国时期白起引水破楚国都城,三国时期关羽引水大破曹军,一旦水攻奏效其破坏力也确实堪比千万雄兵。赵匡胤随即下令让陈承昭来负责筑堤蓄水,他要给刘继元洗一个大大的冷水澡。
  陈承昭本是南唐的一个位高权重的节度使,但他很不走运地遇到了当时正四处征伐的柴荣,在战斗中他被时为后周大将的赵匡胤生擒,从此便降了后周并做了一名后周的将军。不过,历史证明他在领兵打仗这方面虽然是个衰人,但在水利领域却是个大才,在这之前他在这方面的所作所为就足以让他堪称北宋初年的著名水利专家。
  太原城外就此成了大型的施工现场,数以十万计的宋军和民夫们忙得那叫一个四脚朝天,他们不但要挖壕沟防止北汉军队的偷袭,还要给自己修建兵营,另外还得跟着陈承昭去搬水兵。
  引水灌城不单是一个超级土木工程,也是一个技术活,首先你得蓄水,同时还得挖一条引水的渠道,然后还得修筑堤坝,因为你得保证到时候大水冲过来不会把自己的地盘给淹了,这就意味着得围着太原城修一道堤坝。
  最好的情况是洪水能够很快地冲塌城墙,然后就水淹全城万事搞定,可如果这城墙就是不塌就会造成水位猛涨继而溢堤而出甚至是把堤坝给冲毁,那可就要自作自受了,所以这堤坝不但要长而且还得够结实。后来的事情会证明太原城不愧为千年名城和坚城,不但里面的人刚贞不屈,就连太原的城墙也是铁骨铮铮。

  现在应该知道宋朝大兵们有多苦多累了吧!这些活儿干起来丝毫不比打仗砍人轻松,累得一身的臭汗不说,晚上睡觉还得睁着一只眼睛提防着北汉人可能会有的偷袭,而北汉的大兵们则在城墙上一边观摩他们施工,一边骂骂咧咧地嘲笑他们这群二把刀。
  北汉的士兵们可以笑话宋军每天挖沟筑坝,可北汉的皇帝和将军们却笑不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宋朝人又是蓄水又是挖沟又是筑堤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他们的死期将至,而就在赵匡胤命令陈承昭引汾河水灌城的第二天,陈承昭首先叫人把晋祠里的水给挖开了一个口子。这点水肯定冲不垮太原城,但至少可以把护城河给灌满,怎么着也能先把城里的北汉人给吓一大跳。
  对于刘继元而言,尽管辽国人说要来帮他,可谁知道辽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到,如果在辽军到来之前太原城就被洪水给淹没了,那一切就都完了。面对严酷的现实,刘继元下令北汉军发动夜袭,出城给宋军以杀伤和破坏。
  刘继元肯定不知道当年李守贞是怎么被郭威给干掉的,要不然他应该不会有这种想法。一来你手里的兵力本就不多,而且还要守卫宽广的太原城,二来你的实力也根本打不过宋军,除非是你倾巢而出攻击宋军的一个点,否则很难有胜算。但是,刘继元偏偏不这样想,他只知道宋军现在正在磨刀,而他要趁着宋军磨好刀之前搞点事,要尽可能地让宋军把磨刀成功的时间往后延长,如此就能为远方的辽国人争取赶来援救的时间。

  晋祠河水决堤灌城后的第二天晚上,天空中阴云密布,但就在这样的一个乌漆麻黑的夜晚,太原城的西城门缓缓地打开了,城里走出来的这一大群北汉大兵们各个双目圆睁且手里拿着各种超级吓人的管制刀具。他们通过吊桥越过护城河,然后一路悄悄咪咪地摸到了宋军的西寨营前。
  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现在出来偷袭的原因,因为宋军的土木工程才刚开始施工,连个半成品都不是,有些地方甚至还没开工还是一片平地。所以,此时不偷袭更待何时?
  估计宋军负责放哨警戒的大兵们也是白天累得要死,这时候可能放松了警惕,北汉人都到鼻子底下了他们也没发觉。偷袭的这方自然大喜,他们可能都不相信事情会这么顺利,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不是中计了,宋军或许早就给他们挖了一个大坑等着他们马上跳进去,但不管怎样,既然来都来了就肯定得意思一下才行。
  一声令下之后,忽然间宋军的西面营地外面火光冲天,喊杀声四起,继而漫天的弓箭如一大群蝗虫一样朝宋军大营扑面而来。
  宋军西面营寨的主将是赵赞,这可是一个狠角色也是一个“名门”之后。他爷爷是后唐卢龙节度使赵德钧,但却不是他的亲爷爷,他的亲爷爷姓刘。他的老爹赵延寿是赵德钧的养子,后来在辽国做到了大丞相之职(很遗憾,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个地道的汉奸),而他的老妈则是后唐的公主殿下。赵赞的人生和家庭可以说是一部传奇,当然,传奇往往意味着里面藏有许多的痛苦和心酸,而他自己在这个时候早已是北宋军队里的一员实力卓绝且资历深厚的军中宿将。

  得报营地被北汉人袭击,赵赞立马顶盔披甲带领人马迎战,而且他还主动地冲在了前头。赵赞确实忠勇无敌可也脾气冲了一点,作为主将你能不能别这么激动啊?结果好了,他冲在前头正好被一支箭给射中了,也是亏了他命大运气好,这一箭直接就射穿了他的脚,而不他的是脑袋或胸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