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18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也不知道郭无为在自己临死的时候会不会后悔当初私藏赵匡胤的官爵委任书之事,又会不会后悔不久之前他本来已经出了太原城却因为担心自己手里无功而没有去向赵匡胤投诚之事,这两件事任意一件他做成了就都能保证他往后余生的荣华富贵,至少会赢得个老死余生而不是这样当众受辱而死。而在另一边,望着对面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可能会有的赵匡胤,刘继元的笑容想必也是相当的灿烂和神气:大宋的皇帝陛下,你看到了吗?我现在当着你和你这些士兵的面绞死了你的间谍,你又能奈我何?

  杀了郭无为之后,刘继云突然心情大好也豪情大发,这天晚上他居然想到了派人再次去偷袭宋军的营寨。所谓高人自有其高明之处,放在刘继元身上就是他此时的逆向思维:你们宋军以为我就只能死守,绝对不会想到这个时候我还敢偷袭你们吧?那好,我就给你们来一个反其道而行,我就偷袭一个给你们瞧瞧。
  这天的夜半时分,至少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估摸着宋军都睡得正香的时候,北汉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摸出的城,他们悄悄地靠近了宋军的西寨,而且他们提前就摸清楚了宋军攻城器械的所在地,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来烧毁这些东西的。也许是北汉人觉得宋军的西寨比较好欺负,因为上次他们就是在这里占了个大便宜一箭把宋军主将赵赞的脚给射穿了。悲哀的是,这一回他们死得极其惨烈。

  正所谓知耻而后勇,有了上次的惨痛教训,宋军西寨的将士们可能每天晚上都是枕着刀把子在睡觉。北汉人这边刚露头,宋军全军皆起,然后就是一阵狂暴的大开杀戒。宋军这边积压了好多天的怒火这时候终于可以释放了:好呀你们!我们这些天每天都想冲进去砍人却愣是进不去,这下好了,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们要找死可就别管我们心狠手辣了!

  听到西寨有动静,赵匡胤也是半夜惊醒,他命令禁军殿前都指挥使杨信带着一百名精锐骑兵就朝赵赞那边扑了过去。可别小看了杨信和这一百名士兵,杨信这时候是统领赵匡胤亲随近卫军的大将,他带出去的这一百人个个都是超级猛男(这里有必要多说一句,他们是陆地上的超级猛男,比如坐着船去攻城这种事就太难为他们了),这些人里面就包括了上次在汾河桥把杨业打得大败而逃的那个少年英雄荆嗣。

  到了战场,超级小猛男荆嗣第一个冲了上去,然后就是抡起大刀片子一顿猛砍。北汉人没有料到宋军竟然大半夜的还反应如此神速,更没有想到他们的反扑是如此的迅猛且狂暴。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体会得到宋军的这些大兵们这两个月来积压的怒火有多深。
  这一战,北汉人不但一件攻城器械没烧成,反而还被宋军杀了一万多人,而荆嗣也因为在这一战里的勇猛表现让皇帝赵匡胤给看上了。战后,荆嗣被编入了赵匡胤五重近卫军里最内核的护卫力量——他成了一名让所有禁军都羡慕不已的御马直,简而言之就是时刻跟在赵匡胤屁股后面的那一波人。当然,他是特招的,是临时补进去的,用现在的话来说,他这也可以勉强叫做是火线提干,之所以用到勉强这个词是因为御马直并不是军官,而是超级保镖,但整天跟皇上老爷见面闹磕儿肯定是前途远大,而荊嗣后来也确实当了统兵的将官。

  坦白说,我不太相信这一战真的斩杀了北汉兵一万多人,如果真是这样,那刘继元肯定是疯了。死一万人就意味着一起出城的至少是两三万人,要么就是这支偷袭的队伍全军覆没。要知道太原城里本来就没有多少兵,搞个偷袭不至于把本钱下得这么大吧?况且,这时候太原城四面都是大洪水,你即使只来了这一万人那得坐多少艘小船才能跑过来搞偷袭呢?如此规模动静肯定不小,那又算得上是什么偷袭呢?因此,北汉人被斩杀一万人真的不太可信,一千人倒是有可能。

  不管怎样,这次偷袭又失败了,可刘继元依然兴致大好,他甚至决定给赵匡胤来个恶作剧。
  又是一个半夜时分,刘继元派人到赵匡胤御营所在的堤坝后面给赵匡胤来了一出“逗你玩”。夜半时分,宋军的皇帝近卫军听见有人在堤坝后面高喊:刘继元投降了!快来受降啊!
  这声呐喊不但外面的近卫军听见了,就连正在帐内睡觉的赵匡胤也听见了,他大喜过望,立马翻身起床,然后命令手下的卫士们穿上铠甲操起大家伙准备威武雄壮地受降。就在他喜形于色地让卫士们打开寨门的时候,他手下的八作使猛然提醒道:陛下,小心有诈!受降如临敌,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在半夜里投降的!
  一语点醒梦中人,赵匡胤这才从迷糊中突然明白过来,他命人出去查看情况,随后他被告知外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赵匡胤这下可把脸给丢大了,尽管下面的人没有谁敢笑他,但他自己知道自己这回被刘继元这个小破孩给耍了。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第二天他亲自带人去了太原的南城门,然后他满身的邪火急需发泄,于是他命人乘船过去把城门给烧了。当然,结果肯定是没烧成。

  回到行营,赵匡胤一个人默默地想着心事。连日的久攻不下,再加上酷热和暴雨的轮番来袭以及宋军中各种疾病的流行让赵匡胤的心气彻底没有了,他不得不开始认真地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了:这太原城难道真的是拿不下来了吗?
  几个月下来,宋军现在已经是师老兵疲,很多不利的因素都在困扰着他们:第一,天气。时值盛夏酷暑难耐,可奇怪的是这些天却又经常下雨,宋军这些日子可没少蒸桑拿;第二,疾病。这种气候外加汾河决堤之后的洪水四溢让大军的水源也受到了污染,军中好多人都患了痢疾或是皮肤病;第三,辽国人又来了。
  这次辽军是由辽国的北院大王耶律屋质带队,而且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辽国南院大王耶律斜轸,这两个人在辽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上堪称鼎鼎大名。耶律屋质当年几乎以一己之力成功地消除了辽世宗耶律兀欲与他的奶奶述律太后以及他的叔父耶律李胡之间的那场足以让辽国元气尽失的超级大火拼,后来官拜于越(辽国历史上总共就四个人获此官职),而耶律斜轸则是一个让所有了解宋史的人看到之后都不禁会心头一紧的名字,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耶律休哥的存在,宋太宗赵光义后来的高粱河之败可能根本就无从谈起。

  这一次辽国人绕过由宋军重兵把守的石岭关并采取昼伏夜出的进兵战术一路上躲过了几乎所有的宋军眼线和哨卡。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太原城西的位置,就是赵赞的对面,但他们没敢跟宋军交战,因为他们后面的部队现在还没有跟上来,可赵匡胤也没敢主动迎上去跟辽国人干架,他不清楚这支辽军的虚实。他们这么多人马竟然能够骗过宋军里的一向以勇武和持重而著称的何继筠,这让赵匡胤对他们的主将耶律屋质不敢小觑。再说了,这人的后面还有一个耶律斜轸。辽国人这回把南北两院的大王都叫过来了,这摆明了是要跟宋朝拼命的架势,这是赵匡胤之前所期待的,但现在他只能是摇头苦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