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20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当然,他虽然是皇帝,可他也是此次征伐的主将,他做这些事或许都无可非议,可问题就在于他的这个习惯和作风被他后面的那些继任者们学了个有模有样,即使他们对军事一窍不通,即使他们从未上过战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第一任徒弟宋太宗陛下在北征幽燕和雍熙北伐时对军队和军事行动的无处不在的干预正是导致宋朝的开国雄狮几乎全军覆没的罪魁祸首。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是军事常识,但在宋朝这就是违命抗旨,而北宋所谓的第一良将曹彬先生也正是因为严格地执行了太宗陛下的英明指令才导致北宋开国之师的最后一支主战军团死伤殆尽。

  防范武将过度掌权,文臣主宰国家中枢,赵匡胤在开国之初就给宋朝打上的这些烙印和标签到底是决定了宋朝往后的文华昌盛和经济繁荣还是决定了宋朝最后灭亡的方式呢?这个问题或许没有标准的答案,但却绝对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生于五代并崛起于五代乱世的赵匡胤对于武人乱国可谓是深有体会和感触,而他也因此认为武人相比文人更能危害国家,可他错了,武人之害不过是外伤,是一块疤,但文人一旦危害国家则不止是外伤,而是癌细胞,轻则污损官场风气,重则影响整个国家乃至是整个民族的精神内核和外在的人文风气,比如秦桧的对内凶残对外奴颜婢膝。

  作为权倾朝野且是在议和条约里明文受到金国保护(不得无罪去宰相)的权臣,秦桧多年以来对内的凶残让整个南宋官场整个国家的士大夫阶层和孔门子弟都对其所作所为噤若寒蝉,谁能否认他的行为没能扭曲我们的民族性格?将近千年之后,像秦桧这样的人在我们的这个民族里比比皆是 。比如,欺下媚上,欺软怕硬;再比如,对上唯唯诺诺、低头哈腰,对下颐指气使、骄横跋扈;又比如,对内穷凶极恶,对外和颜悦色。 刚直不阿——这本是一个人作为一个独立个体所应具有的最基本的脊梁骨,可现在它成了一种难得的可贵的被我们所推崇的品格。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社会缺乏它,而它为什么会缺乏呢?

  赵匡胤的继任者们在他所开创的重文抑武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以至于后来边关的主帅都换成了对战争一窍不通的孔门弟子,不会打仗不要紧,在战争中去学习去成长就是了。终宋一朝确实没有给国家带来颠覆性伤害的武将叛乱事件,而宋朝的文化和经济以及民生更是在千百年后为人所津津乐道,然而,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当人们在为仁宗朝的各位名垂青史的名臣大佬以及各位千古流芳的文学大师的各领风*所倾倒仰慕之时,当人们在为徽宗朝的各种绚丽繁华以及奢侈和享受而沉醉的时候,又有谁会想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终极的、屈辱的、惨烈的灭亡和灾难就近在眼前了呢?而其灭亡的方式又是那般的毫无骨气和血性呢?

  那些身着长袍的饱读圣贤之书的帝国大佬们在面对刚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的女真人时完全变成了看到流氓就丢魂落魄的小女生,开封坚城百万军民,但最后却是敌人要什么就给什么,金银、女人、城池,甚至最后把皇帝都推到了女真人的面前任其侮辱凌虐,而将军们带兵前来勤王竟然被这些人给骂了回去,其原因和理由竟然是避免友邦惊诧影响和谈。

  北宋如此灭亡实在是窝囊,让人憋屈压抑得想要发疯,就连后唐末帝李从珂在其败亡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屈辱吧!人家虽然亡国之君,可也是站着死的吧?而北宋呢?没有反抗,只有讨好,然后躺在地上被人舒舒服服地给糟蹋了,再之后又被一刀给咔嚓掉了。到了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这口锅还得由宋朝的军人们来背,亡国的原因在于他们不行。谁叫他们是大老粗呢?谁叫写史的人是文人墨客是满嘴忠君爱国的孔门弟子呢?

  北岛有句诗是这样说的:必须承认,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我战栗了。这句诗用在开封沦陷时那些投降派的北宋大佬们身上简直再恰当不过了:什么?忠君爱国?主忧臣辱?对不起,在死亡的白色寒光中,我战栗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说。
  日期:2020-10-26 05:36:16
  在宋军撤出太原后,辽国人和北汉人是终于可以长出一口大气了,尤其是在城里闷了几个月的北汉人。
  终于是可以出一口恶气了,宋朝人想跑?没门!看我不打你一个落花流水!
  辽国人先是去找宋军的殿后部队干了一架,尽管最初一片形势大好,但最后却被孔守正给坏了兴致。等到他们逃了,北汉人可就追出来了。正当他们准备一路猛追好好地出口恶气的时候,他们突然眼冒绿光走不动了。为啥?因为他们看见好东西了!这帮又饿又穷的大兵们看见宋军撤退之后留在营地里的大量粮食和金帛绢布,这些东西让他们双腿发软再也走不动了:我们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捡点便宜杀几个跑得慢的宋朝人出口恶气吗?可现在不用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就能得到这些好东西,那还追什么追?刚才辽国人不就是教训吗?他们非但没捡到什么好果子吃反而被宋朝人要了老命。算了,赶快抢吧!先抢先得!

  史书里没有说宋军遗留下大量的物资是有意为之还是迫不得已,但如果是前者,那我只能说想出这个法子的人真的是一个有大智慧的机灵鬼。
  当你疲惫不堪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后面追来两天恶狗要来咬你,你会怎么办?是扔一块肉给它们还是跟它们干一架?不用想,答案肯定是前者。当然,这只是一个纯粹的比喻,我没有侮辱北汉军人的意思。事实上,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上来说,北汉人在这次的太原保卫战里的表现是值得尊重和钦佩的。

  宋军走了,刘继元接下来的第一要务就是赶紧排水,要不然整个太原城都要发霉了。当河水排干后,一件让北汉人看到之后只想给菩萨赶紧磕头的事发生了:太原城的好几处城墙在被晾了几天之后竟然塌了!
  几个月前跑来给刘继元行册封大典的辽国使者韩知范这时候也跑出来看好戏,之前因为宋军围城他一直没跑了。愣了会儿神后,劫后余生的庆幸让韩大人哈哈笑道:宋朝人真的是傻,就知道用水冲城墙,这城墙泡过之后再给它晒一下,这不就倒了吗?他们要是懂这个理,恐怕太原城里的人现在都死光光了。
  也不知道赵匡胤和陈承昭在听说这事后会不会气得吐血,但一切都晚了。
  城墙倒了,太原城里的人看到了另一幕让他们心惊胆战的画面:凶神恶煞的宋朝人是走了,可外面又来了一群正用火辣辣、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们的辽国人。辽国人以往南下中原时的种种光荣事迹他们可都是知道的,庆幸的是这次他们是友军而不是敌人,可友军也不能白出力。钱财和女人,这是他们唯二想要的,千百年间从北方而来的强盗们历来都是这个德行。既然这次是友军,他们可以不来硬的,也可以忍着不要女人,可总得拿钱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