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22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10-26 05:38:53

  试问有几人能在那种程度的暴怒之中把自己的情绪及时地调整过来?赵匡胤之所以能成为中华历史的千古一帝,能够在后世被人拿来与秦皇汉武和唐宗相提并论,他在情绪自我调控方面所拥有的非同常人的能力显然是其取得成功重要的原因之一。
  顺便说一句:我有九成把握认为赵匡胤的本命盘里其火星的位置应该是落在了摩羯座,要么就是火星与土星呈相。
  虽然这一次没有攻下北汉,可赵匡胤真的很沮丧吗?未必!现在的北汉也就剩最后一口气了,他已经被打残了,而且如赵普所言,北汉现在继续充当着宋朝和辽国的战略缓冲国角色,它隔开着宋辽这两个迟早要火拼的大国,这让赵匡胤可以继续去执行他的“先南后北”的国策。相对来说,此战他在硬实力方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反而再一次地磨砺了他的军队和他的心志,这其实也是一种巨大的收获。

  有两件事可以说明他并未因为没能攻下北汉都城而颓废不堪:其一,回京途中他去拜访了一位道士。他向已经年逾八十却神色颇显年轻的苏澄询问养生之道,而苏澄则给他讲起了国家的养生之道,赵匡胤听完甚是高兴并厚赏了苏澄。第二件事,他在路上下诏免除了此次御驾亲征所过州县百姓一年的秋季租税。
  就在下诏免租税的第三天,赵匡胤任命王明为荆湖转运使,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剑指南汉!
  日期:2020-10-27 00:08:32
  回到开封,赵匡胤并未立即发兵攻打南汉,攻灭一个国家绝不是儿戏,这需要多方面的准备,况且宋军刚刚从太原铩羽而归,无论是军队还是这个国家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元气。
  就在这年的八月,赵匡胤给一个武将封了官,这个人就是何继筠。赵匡胤给何继筠建节,这位大宋的功勋战将终于成为了一名节度使——宋朝建武节度使。就像前面说的那样,赵匡胤对为国家立下战功的武将是恩宠有加的,但如果要说他对武将就是一味地恩宠和信任就大错特错了。
  两个月后,他再次搞了一个“杯酒释兵权”。这天赵匡胤在宫中大摆筵席,被他邀请来喝酒的都是些什么人呢?这些人分别是:凤翔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彦超 、 安远节度使兼中书令武行德,护国节度使郭从义,定国节度使白重赞,保大节度使杨廷璋。
  这些人都是从五代的战乱中成长起来并镇守一方的要员,到了宋朝建立,赵匡胤依然对他们委以重任,但现在今时不同往昔了,赵匡胤手中所掌控的兵力已经足以压服全国,这些人对他来说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威胁,而是隐患。
  一番君臣礼节之后,大伙儿开始喝酒。席间,赵匡胤温和地笑道:爱卿们为国操劳一生,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可大家现在都还个个身负重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朕在对你们挤干榨净不肯施予恩惠呢!
  这番话你能听出什么意思?神经大条的人可能觉得这就是皇帝老儿的一个小感慨,可要考虑到时局。赵匡胤大老远的把这些人召到京城来难道就是为了要跟这些人喝酒聊天?不过,这也没办法,这些人都是武夫,他们不是那种总是习惯于把领导的话进行深度解读的文官,他们心里可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弯弯绕。然而,这里面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凤翔节度使王彦超。
  说起这个王彦超还真的跟赵匡胤很有故事,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改变了赵匡胤一生命运甚至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的人。当年,二十一岁的赵匡胤从河南出发远赴湖北去找他父亲赵弘殷的老相识王彦超,这时候的王彦超是湖北复州的防御使。赵匡胤这是第一次出门找工作,心想着自己老爹的这个老相识能给自己一个相对还不错的工作干干,可谁知道这个王彦超相当的干脆,直接就在饭桌上把赵匡胤给打发了,他给了赵匡胤十贯钱。

  贤侄啊,我这河地方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发展前途,我这里有十贯钱你先拿去路上用着。
  赵匡胤也是个要脸的人,人家都这么说了总不能赖着不走吧?就这样,未来神圣伟大的太祖陛下拿着这点钱走了,去投靠了自己父亲的另一个老相识董宗本。他跟董宗本的事情自当另说,这里先不说。

  赵匡胤当了皇帝之后,他给王彦超升了官。尽管王彦超还是凤翔节度使,但赵匡胤给了他一个中书令的荣誉头衔,也算是一品大员了。后来,他召王彦超见面,一阵酒酣耳热之后,赵匡胤趁着酒劲把憋在心里十几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爱卿啊,朕当年去湖北投奔你,你为啥用那一点钱把朕给打发了?朕到现在都想不通你这是为啥啊?
  王彦超立马吓得面无人色,自打赵匡胤当上皇帝之后恐怕他就一直都在恐惧之中,这时候老赵主动把话挑明了,他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他马上离席,然后跪在赵匡胤的面前惶恐请罪:陛下,浅水怎么能够养活得了神龙?如今看来,当时我不留陛下在我那个小地方谋生其实是老天爷的旨意,非臣之所能决定的啊!
  赵匡胤听完哈哈大笑,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王彦超可就不这样想了,他这天晚上很有可能彻夜未眠。第二天,他的一封请罪书送到了赵匡胤的面前:陛下,我有罪,我现在就待在家里等着你派人来治我的罪。
  当然,作为大宋的开国皇帝,赵匡胤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他派人前去王彦超家里对其好生抚慰,让他不要多想,这事已经过去了,昨天晚上就是跟他开了个小玩笑。
  回到上面赵匡胤宴请这些节度使的酒宴上去。当赵匡胤说出那番话之后,又是这个王彦超率先读懂了赵匡胤的心思,他走到皇帝面前,说道:陛下,我本来就对国家没有什么大的贡献,可是却被陛下如此恩宠。现在我也老了,如果能够告老还乡葬于故土也是我今生之所愿。
  赵匡胤对王彦超的表态非常满意,他觉得这是一个明白人。可是,其他几个大老粗就不一样了。武行德、郭从义、白重赞和杨廷璋都以为赵匡胤是在表扬他们,于是纷纷说起了自己这一生里是如何的南征北战,如何的九死一生。终于,皇帝陛下听不下去了:这帮人怎么这么傻?非要我把话说明吗?
  他对下面的这帮老前辈们开口说道:你们说的这些都是些什么啊?这都是你们为汉朝和周朝打的仗立的功,现在是朕的大宋朝,你们为大宋立过什么功啊?
  众人当即哑口无言。不久,赵匡胤下令免除这些人的节度使之职,然后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按时拿着高薪却不怎么办事的京官让他们正式养老:武行德当了太子太傅,郭从义为左金吾卫上将军,王彦超为右金吾卫上将军,白重赞为左千牛卫上将军,陈廷璋为右千牛卫上将军。

  这是北宋历史上的第二次对后世影响深远的杯酒释兵权。第一次杯酒释兵权让赵匡胤解除了隐藏在他身边的可能会有的被颠覆的威胁,从此大宋的主战兵团都掌握在了他以及忠实于他但在军中的资历和战功都不足以起事的新生代将领的手中。第二次的杯酒释兵权则是解除了边关上可能会有的割据自立的威胁,这时候他的力量足以压倒边关的那些前朝时期就战功赫赫的武将,这些人只能屈服,况且赵匡胤也没有亏待他们,狡兔死走狗烹之类的事并没有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