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28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10-28 23:13:23
  翻开地图:桂州(广西桂林)、贺州以及韶关是南汉防御宋朝进攻的三座重镇,这三座城池大体上呈一个倒立的等腰三角形。韶关不用说,它离宋军的前哨基地郴州最近,也是北汉的首都广州在北方的门户,堪称防务体系里的重中之重,那自然这里的兵力和工事都是最为强悍的。宋军的主将如果是党进之类的猛人,估计南下的首选目标就是韶关,然后一路南下攻取广州,但很可惜潘美不是党进,因此韶关被他从首要攻击目标中排除。

  贺州位于这个倒置等腰三角形防御圈的顶点位置,它处在桂州和韶关的南方居于二者的中间,而且这里有水道。如果贺州有险,桂州的军队可以经过水道顺江而下进入富州,然后登陆进入贺州,另外,如果有必要韶关的军队也可以经陆路支援贺州,再之外,地处贺州之南的梧州甚至是广州也可以经过水道直接进入贺州。可以说,如果宋军把攻击的重点放在贺州,那么很有可能形成四面受困的境地,这似乎也不是一个理想的攻击点。

  那么,就是桂州了?如果潘美真的舍近取远——而且是取最远地把首选攻击点选在这里,那么估计南汉的大兵们会把牙给笑掉,搞不好宋军还没走到桂州城下就被他们把郴州的老窝给端了,继而来一出围魏救赵的好戏出来。这种事刘鋹还真有可能干得出来,要知道几年前他就敢时不时地去踹潘美的屁股。
  那么宋军此次南征的第一站究竟在哪儿呢?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潘美把这个地方选在了富州(今广西昭平县附近)。
  为什么会是富州?这个地方处在桂州和贺州的中间,比桂州偏南比贺州稍微偏北,潘美难道是想避开这两座军事重镇继而长驱直入顺势南下直接去掏刘鋹的老窝广州?这样的话他可就成了孤军深入之势,即便他能到广州,可到时候南汉北方三镇的守军回师,再配合广州附近的军队来个内外夹击,那宋军估计也就彻底交代了。
  在富州城下,宋军征伐南汉的第一战打响了。此战,宋军大败南汉万余人几乎是以泰山压顶之势攻取了富州。就在很多人都以为潘美会趁势经水路漂流而下直取梧州进而再飘到广州直接去找刘鋹单挑之时,宋军突然使出颇为诡谲的一招,他们放弃走水路南下攻取梧州,而是突然挥师东进。

  再一次地问:为什么会是富州?其实答案很简单,就因为富州有水道,而且它正好卡在了北面的桂州和南面的梧州中间,拿下这里可北阻桂州南扼梧州并对贺州形成威慑,可谓是一石三鸟。潘美这一招就犹如同时卡住了桂州、梧州和贺州的脖子,占据了这里他就可以放心地去攻打贺州了。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其实高看南汉了,贺州被围之后只有梧州方向来了援军,桂州方向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而韶关的大兵更是稳如磐石地待在原地。

  宋军放弃南下转而东进让梧州的守将伍彦柔长出了一口大气,不过这下贺州的刺史大人陈守忠可就瞬间头大并开始抓狂了,因为富州的东面就是他的贺州。当宋军抵达贺州西面的白霞(今广西钟山县境内)时,南汉这边才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原来他们的目标是贺州!
  贺州刺史陈守忠马叫人急报朝廷,消息传入广州,南汉朝野震恐。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等人面面相觑,这帮公卿大臣(公公)全都瞬间哗然失色。
  俗话说得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值此国家危难时刻还是得看大领导表现才行,刘鋹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南汉的第一权臣龚澄枢公公:爱卿啊,麻烦你去贺州走一趟呗!你代朕去看望一下贺州的将士们,就说朕很想念他们,希望他们能够保卫祖国、英勇作战、打退宋军!
  要说龚澄枢大人虽然是个资深太监,可还是表现得很英勇,他二话没说,操起小木舟就出发了。
  日期:2020-10-29 21:48:48
  前面说到过南汉这些年在军事上疏于战备,战船坏了不修,铠甲坏了也不换,装备如此,大兵们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史称其“多贫乏”,也就是说这些大兵哥多是穷得叮当响,可能一个月下来酒都不敢多喝几回。想想也是可怜,这些人为国戍边,身上的铠甲片也不齐全,手里的烧火棍子也不禁事,估计军饷也是少得可怜,甚至可能时不时地还要被上头克扣或者来个截留。
  值此敌军压境之际,如此破败之师想要抵御如狼似虎的宋军显然有些不着调,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种现实状况,刘鋹这才把朝中的第一权臣龚澄枢给亲自派来了,而且不是来督战的,是来宣慰的。一听这个消息,南汉的大兵们心里高兴坏了。大战在即,皇上又派人来亲**问,不说涨点工资什么的,但至少要发点赏钱激励一下士气吧?可惜,他们这是在白日做梦。
  要说这位龚澄枢大人也是够拼的,他从广州乘风破浪地急速赶往贺州,等到他都进城了,可宋军却还没到。南汉的大兵们见到他就像见到了发着金光的大元宝,脸上的笑容是怎么也藏不住,而这给了龚澄枢错觉:哟!这些同志不错啊!见到我来竟然如此热忱地欢迎我,关键是居然个个都精神抖擞,他们哪里像是士气低落军心不稳?真是太意外了,看来我这一趟是白来了。
  接下来就是由龚大人向在场的各位宣读皇帝陛下的慰问诏书,也就是诸如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某某向大家表示敬意之类的屁话。宣读完毕,龚澄枢看见下面这群大兵们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龚大人,皇上都说了要抚慰我们了,这下是不是该发赏了?
  什么?发赏?龚澄枢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的懵圈,他可没带什么赏钱,连一头猪一只羊一壶酒都没带,就带了这么一份诏书。气氛就此尴尬了,龚澄枢没办法,他只能把自己的兜儿翻给这些人看——空的,连根毛都没有。
  这下子大兵们可就翻脸了,不是说他们要揍龚澄枢,而是立马黑下脸骂骂咧咧地走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可想而知这时候这些大兵们有多么的沮丧和愤怒。也不知道刘鋹这个人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值此江山危亡之际你要大兵们给你卖命给你守江山,可你啥都不表示,只是几句好话人家凭什么给你卖命?靠精神胜利法?可精神胜利法需要有信仰提供支撑,这些大兵有吗?
  这本是一个常识性问题,刘鋹小屁孩不懂事,可你龚澄枢一个大权臣混迹官场这么多年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如果懂,那你为啥不给刘鋹提个醒?就连现在工地上的一个工头都知道如果临时要工人们干点啥事只是说点好话根本不管用,又是发烟又是买饮料,说不定还要许诺搞完之后晚上要喝点小酒什么的。刘鋹又不是没钱,金碧辉煌的宫殿随便拆根台柱子也足够这些大兵哥喝一壶的了,可南汉的君臣们就是抠门。

  如此愚蠢的皇帝,如此愚蠢的大臣,这也难怪南汉最后会亡国,举国的上层人物全都锈逗了——是锈,不是秀。

  不管怎样,龚大太监这下子是任务完成了。很快,宋军前锋逼近贺州的消息传来了,大太监又是一个二话不说再次操起小木浆跳上小木船顺着河道就溜了。史书上说他是“乘轻舸遁归”,也就是说他是偷偷跑的。他前脚刚走,宋军后脚就到了贺州城下,于是宋军开始围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