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33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南汉人终于是发动了进攻,大象军团迈着沉重却又格外有力的步伐向宋军冲了过来,一时间给宋军带来的震撼简直就是地动山摇。战马冲锋的时候即便前面是箭矢如雨可也照样一往无前,直到被射死或是突破对方的防线,可大象呢?如果这些大象也是那样,那么宋军这一天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大象的皮比战马厚,可它能厚到不惧弓箭吗?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答案,但答案马上就会出来。

  当大象军团进入宋军弓箭手的射程之后,随着主帅的一声令下,宋军这边射出去的箭如铺天盖地的蝗虫一般向这群大象扑了过去。潘美之前在阵前集中了军中的所有弓箭手,不说一万人,五千总有吧?五千支箭一批又一批地射向大象,这是什么画面?大象又会是什么反应?
  大象可不是战马,这是动物中的贵族,身子骨金贵得很,而且战马还可以有铁制面具甚至铜制面具保护脑袋,可大象因为鼻子太长脑袋太大在这方面就没法有效地提供面部护具,这箭头扎在脸上和鼻子上可是死命的疼。或许这些大象以前也被弓箭给伤害过,但它们显然没见过这么密集的箭雨。那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前面的宋军还在不要命地放箭,大象们一看这架势调转屁股转身就跑。
  有带头的就不怕没有跟上来的,南汉的大象军团瞬间乱成了一锅粥。这大象一转身,庞大的身躯在高速运动中这么一转身让象背上的那些南汉大兵们全都摔了下来,在这之后他们的结局就惨了,只能是被大象给活活踩死。大象这么一顿乱跑,后面的南汉步兵们也跟着遭了殃,南汉的大象军团开始反噬南汉的步兵,只是片刻功夫他们就被撞翻踩倒一大片,后面的人为了保命也只能拼命地跑。
  这个时候如果宋军还待在原地看好戏那可就真的成了傻子了,潘美当即下令全军出击掩杀过去。这些宋军可能这辈子还没打过这么容易的仗,地上躺倒一大片,他们过去只管抡起刀子就砍,这跟砍瓜切菜还有什么区别?结局还用说吗?这一战南汉军大败,史书的记载是“承渥军大败,承渥仅以身免”。也就是说,这些南汉大兵基本上全都交代在了这里,只有主帅李承渥独自逃走了。
  日期:2020-10-31 23:09:17
  十几万人都报销了,那守卫韶关的这些人还会抵抗吗?这显然不现实,宋军就此一举拿下了韶关,而且还抓住了南汉韶关刺史辛延渥及南汉朝廷里的谏议大夫邹文远。这一次潘美没有杀他们,他让辛延渥回去给刘鋹带话,无非就是劝刘鋹赶紧投降。
  韶关的失守让南汉朝廷震恐万分,这意味着广州就此一马平川再无险要可以拒敌。不过,刘鋹这时候显示出了足够的硬度,他拒绝投降,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他还想再拼一把,只是这一次他把自己的防御阵地选在了都城以北不远处的马迳。就在家门口,他要在这里跟宋军进行终极的决战。

  于是,刘鋹在短时间内又拼凑起了一支六万人的军队,而带队的将军竟是一名上了年岁的宫女梁鸾真的养子,他的名字叫做郭崇岳。这里面的信息量可是真够大的,而这又还用说什么吗?大战在即,国家存亡之际,举国需要一个奔赴国难的将军之时竟然要由一名老宫女出面举荐她的养子,而且这人还得肩负起国家存亡的重任。
  刘鋹可不管这些,现在唯一能用的人就是这个郭崇岳,不用他还用谁?他任命郭崇岳为招讨使,另外还给他配了一员大将植廷晓,由他们领着六万人前去抵御宋军。这个植廷晓早年也是南汉的一员名将,可后来见刘鋹如此不着调也就辞官回家了,但这时候他再次被刘鋹想了起来,可问题就在于他让郭崇岳做了一把手,经验丰富的沙场老将反而被摁在了第二把交椅上。
  说来也是悲哀,绝大多数的人不论在任何时候——哪怕是快要山穷水尽之时心中所想到的那个帮手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而非有真本事但却不怎么鸟自己的人。在这种事情上,无论是明君还是昏君,也无论是官宦贵人还是普通平民概莫如此。
  郭崇岳到了马迳巡视了一番地形之后做了一个决定,他命人在沟壕和堡垒之间再立一道栅栏,可笑的是,这栅栏竟然是以木头为桩但却以竹片为栏的栅栏,这样的栅栏究竟是用来挡人的还是用来圈小鸡的?一头稍壮的小猪估计也能突破这样的栅栏防线吧?
  南汉军队这是没树可砍了吗?不知道,反正这道栅栏就这么立起来了,然后郭崇岳就躲进堡垒里面等着潘美杀过来。还没完,他还干了一件事:在自己的屋子里摆了一个香案,然后放几尊菩萨上去,而他则整日开始焚香祈拜,至于他嘴里念叨的是啥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是公元970年的年底,马上就要过年了。中国人都讲究这个,翻遍历史,在过年的时候还在打仗的人还真的很难找。于是,双方各自杀鸡宰牛欢度春节。生于战乱,对当时的很多人来说,这就是这辈子最后一个春节了。
  南汉人和潘美的大军都在一面提防着对方一面又在忙着过春节,可有些人就没那么老实和纯真无邪了。就在潘美攻下韶关并全力准备继续南下的事宜之时,夹在宋朝和南汉之间的南唐却动了一点小心思。
  南唐名将,时任南都留守的林仁肇找到李煜对他说了这样的一番话:宋朝在我们北边的淮南之地只有几千守军,他们前年灭蜀,今年又去打南汉,往返之间至少是数千里的距离,全都累得不行了。希望陛下能派给我几万精兵前去攻取淮南之地,复我南唐故土。如果宋军来打我,我就据江而守。在我领兵出发之日请陛下对外宣称我是叛逃了,这样宋军也不会对我有什么防备。如果我真的能够拿下淮南,那么我们的故土就收回来了,如果我输了,就请陛下杀掉我的家小以此向宋朝表明这件事你是毫不知情的,全是我自己一个人干的。

  对此,李煜的反应是大惧,估计他这时候的表情跟当年刘继元听到杨业说要杀光太原城外的辽国人时是一个模样。这时候的南唐早已经向北宋称臣,就连年号都是都是用的宋朝的开宝年号,而李煜更不是什么皇帝,而是所谓的“南唐国主”。最后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李煜也把林仁肇的话当个屁给听了。
  这倒没什么可指责的,那些说李煜这时候显得很懦弱的人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换了你是当时的李煜,你去试试看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依照赵匡胤的那个脾性,信不信开封城里的宋军禁军大兵团立马南下,然后潘美再挥师北上给南唐来一个南北夹击就此提前先灭了你南唐再说。
  转过年,公元971年的正月到了。吃饱喝足之后,潘美领着宋军大举南下,同时他还派出另一路人马把韶关以北的雄州(今广东南雄)给占领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一场战争潘美经常干这种事,那就是不能给自己的身后留尾巴。宋军的主力一路南下,顺道攻占了英州(今广东英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