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35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史书里没有记载潘美在看到南汉的皇宫以及金银玉器都被焚毁了之后的反应,但这完全能够猜得到,大军攻伐一个国家是为了什么?一为土地,二为人口,三为财富,可这些集南汉举国之力才积蓄起来的财富就这样变成了一堆灰,潘美的心情是什么样也就可想而知。这次攻灭南汉他本来是考了个一百分的满分,可这把火至少减了他三十分。

  潘美的内心无疑是狂怒不止,他甚至很想把这帮放火的人全部杀掉,可他不能这样做,他有皇命在身,他还得笑着把他最后一个任务给完成,那就是把刘鋹以及这帮太监大佬们全都送到开封去听凭他的皇帝处置。
  这时候突然蹦出来几百个南汉的太监,这些人穿着朝服好不气派,他们满脸笑容地请求潘美能够跟他们见一面,无非就是想在新主子这里要一份差事。可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是在主动送死。
  潘美对他们厉声呵斥道:你们这帮狗东西这些年恶事做尽,我这次奉陛下之命来打你们南汉,我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来铲除你们这些败类。
  说完,潘美命人把这帮人全部拉出去砍了脑袋。

  刘鋹等人被押送到开封后,赵匡胤第一件事就是追究焚烧皇宫的责任。赵匡胤派遣参知政事吕馀庆前去询问刘鋹为何抗拒不降以及焚烧皇宫府库之罪,刘鋹把所有责任都推到龚澄枢、李托、薛崇誉身上。于是,赵匡胤又派人去问龚澄枢等人。对于这口足以掉脑袋的超级大黑锅,龚澄枢等太监大佬的反应是什么?应该是会出现狗咬狗一地毛的场景吧?可惜没有,这些人的反应竟然是沉默。赵匡胤满肚子的火正要找地方发泄:那好,你们不说话是吧?默认了是吧?好,推出去砍了!

  或许吧!如果早知道有今天这个下场,他们可能不会做那个愚蠢的决定!
  到了献俘礼这天,刘鋹以及南汉的大臣们被用一条布帛栓着由人牵着去宋朝的太庙和太社祭拜臣服(古代的献俘礼就是这样,一百多年以后,北宋最后的两位皇帝在金国人的地盘上进行献俘礼的时候比刘鋹还要屈辱),然后赵匡胤命刑部尚书卢多逊宣读刘鋹的问罪诏书,刘鋹大惧,他以为赵匡胤这是要拿他开刀,于是他声泪俱下地趴在地上说道:陛下,所有的坏事都是龚澄枢那帮宦官干的,我虽然十几岁就当了他们的主子,可他们都欺负我年少,陛下你是不知道,在南边这些年我哪里是什么主子,龚澄枢他们才是我的主子。

  这看上去像是刘鋹在推脱责任,不过有件事可能会证明刘鋹所言并非全都是在往别人身上扣屎盆子。当初赵匡胤派人去责问龚澄枢等人焚毁宫殿和府库之时,南汉的前谏议大夫王珪对在场的另一个权监李托大骂道:你们之前在广州的时候所有机要之事都是你们说了算,而且那场大火又是从你们的房子里烧起来的,难道你们今天还想找人替你们顶缸吗?
  到底还要不要脸啊你们?
  说完,这位怒不可遏的仁兄一口唾沫吐在了李托的身上,然后还不解气,他又给了李托一个耳光 。史书的原文是—— 唾而批其颊 。 批其颊很好理解,就是抽嘴巴子,至于这个唾到底是满嘴唾沫横飞还是吐口水就很难确定了。
  至于刘鋹,一番声情并茂地诉苦之后,他当官了,从此好吃好喝地逍遥着,直到他三十九岁的时候潇潇洒洒地驾鹤西游,从此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宋朝攻灭南汉,自此,岭南六十州,二百十四县,十七万二百六十三户人口划归宋朝的账户。
  潘美因平定南汉之功被封为山南东道节度使并就地镇抚岭南,他也就此奠定了北宋一代名将的历史地位。
  日期:2020-11-02 22:54:56

  平定了南汉,那么赵匡胤接下来又要消灭谁了呢?还能有谁?先南后北,南边的荆湖、后蜀、南汉已平,而吴越国早已臣服宋朝且吴越国王钱俶这时候表现得比赵匡胤手底下的臣僚们还要恭顺,至于割据福建漳、泉两州的陈洪进,说句难听点的话,宋朝如果想要平定这里几乎是弹指可破。举目南望,宋朝的南边就剩长江以南的南唐了。
  按理说,依照赵匡胤统一全国的步伐和节奏来看,他最多在半年之后就该对南唐挥动大棒子了吧?可事实是什么?直到公元974年的9月赵匡胤才下诏攻伐南唐,这中间将近是三年半的时间。参考以往的大一统王朝的统一战争,或许找不出第二个会在统一过程中养兵息戈如此之久的朝代。或许有人会拿西晋说事,可西晋发动的统一战争的时候是三足鼎立之势,而南唐显然在实力上根本不足以与宋朝形成势均力敌之势。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赵匡胤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都在干什么呢?

  概括起来有三个:内政、水灾、党争。
  宋朝不像其他的王朝,这是一个以经济高度发达而著称的王朝。在全国一统的过程中,赵匡胤的原则是打下一片地方,经营一片地方,繁荣一片地方,直到彻底将那些土地打上宋朝的烙印,而非像五代时期那样城头上几乎天天变换大王旗。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他先后拿下了荆湖、后蜀和南汉,这些地方已经足够的大了,而问题更是足够的多,恢复民生、发展经济、平定叛乱、收取人心,这些事想要做好绝非朝夕可成。

  在这一点上,赵匡胤是值得称道的。他不猴急,就像抢到一个女人,他要的不仅仅是这个女人身体上的归附,更是心灵上的归附,直到这个女人从身体到灵魂全都忠实于他。

  再来说水灾。
  就在赵匡胤对南唐摩拳擦掌欲欲跃试之时,公元971年11月,也就是平定南汉的这年岁末,一个让古代所有的中原皇帝都抓狂的事发生了:黄河澶州段决口了。时值冬季,洪水泛滥导致诸多郡县房屋和农田被毁,灾民无数。赵匡胤大怒,他倒不是因为黄河决口而大怒,而是当地官员不及时上报以及救灾不力导致灾情加重,以至朝廷未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应对之策。
  这件事该怎么说呢?这种有损官员政绩且忧惧被问责的事情向来是最让地方官头疼的,而瞒报、迟报更是古今官吏的一贯作风,直到最后实在是纸包不住火了才会来个冒死请罪。
  怒不可遏的赵匡胤将澶州知州兼任左骁卫大将军杜审肇直接罢免,让他滚回老家反省去,而这个杜大将军的副手澶州通判兼司封郎中姚恕却被要了小命,而且是身着官服以祭天的方式被处死,死后还把他的尸体扔进了泛滥的黄河里让其以身赎罪。
  这里顺便说一下赵匡胤为后世帝王所立下的不杀文人士大夫的所谓祖制,这很有可能是某些不要脸的文人自己给自己加的戏码。姚恕不是文人?再来看看宋朝前两位皇帝杀的文官:光禄少卿郭玘、监察御史杨士达、监察御史闾丘舜卿、太子洗马王元吉、殿中侍御史张穆、右拾遗马适、太子中舍胡德冲、太子中允李仁友、太子中允郭思齐、右赞善大夫孔璘。

  上面这些是赵匡胤时期的不完全名单,再来看光义兄太宗朝的不完全名单:侍御史赵承嗣、监察御史张白、秘书丞陆坦、戎城县主簿田辩、监察御史祖吉、秘书丞张枢、中书令史李知古。最后是赵恒杀的文人士大夫:知荣州褚德臻,死得痛苦了一些——乱棍打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