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40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赵普又不是金银珠宝,怎可能人人都喜欢你?你这么深得赵匡胤的信任,而且还是宰相且独相,你简直红得发紫,万人堆里你最高且还一点也不谦虚低调,再加上你平日里在工作上飞扬跋扈,根本不做团结同志、爱护下属的事,虽然你是国之重臣且对国家有贡献,可那是公事,换了谁在你那个位置,只要不是酒囊饭袋就都会做点利国利民的实事,可你实在是贪得无厌,你的个人操守和品德令人不敢恭维。如此之人,你怎能不招人嫉恨和讨厌?

  这件事发生在开宝四年(公元971年)3月,而这个事的主角叫做赵玭。这人的资历比赵普高得多,在后周时期他就已经是主政地方的大员了,不过因为脾气大了点,性格也直了那么一点,因此人际关系不怎么好,所以赵匡胤时期他一直没有火起来。
  这人此时的身份是右监门卫大将军,但这只是一个荣誉头衔。早在四年前他就因为无法容忍赵普的种种行为怒而请求辞去权判三司之职务,得偿所愿之后他又多次上密奏给赵匡胤,可是都没有得到什么回应,于是他又怀疑是赵普在暗中搞鬼私自扣下了他的折子。或许是实在是太烦这人了,赵匡胤终于给他下了一道命令叫他老实待在家里面壁。眼看赵匡胤是彻底不想搭理自己了,于是他请求外放当官,可赵匡胤不同意。这下赵玭可就更加认定这一切的背后肯定是赵普在搞鬼了。他彻底地愤怒了:赵普明明就不是个好东西,我代表着正义前去消灭他,可那个被人称颂的圣君却反而怪我错了,还治了我的罪,真是岂有此理!

  赵玭先生虽然年龄大了,可斗志和激情丝毫不比那些愤青们少,他决心和赵普斗到底。在这一点上他和前面那位雷大人可是有的一拼,说难听点就是都有那么一点头脑简单但脾气又很冲,而这种人最容易被某些喜欢躲在背后的人拿来当枪使,至于可能存在的那个躲在他们背后的人是谁,这个我不敢妄下结论,因为我不是在写小说可以随心所欲地自由想象和发挥。
  在被勒令居家面壁后的第三年,赵玭特意选了一个赵普入宫的时机去给赵普难堪,当他看到赵普骑马过来后,他立即从某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然后就是在大街上当众对着赵普一顿破口大骂,口中所言全是赵普的一些没法见光的事。或许是因为这个老愤青的资历真的是太高了,赵普对这人相当客气更是相当克制自己,反正他没有把赵玭怎么着。可是,这件事被传入了赵匡胤的耳朵里,当朝宰相在宫门外被退休干部一顿大骂,这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于是,赵匡胤把他们俩都叫了过来,要他们当着他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赵玭慷慨陈词:皇上,赵普明明知道朝廷禁止私人贩运秦、陇之地的巨木,但他却派遣亲信去当地贩运木材盖房子,而他的手下还把这些木头拿到市场上去卖,你说这该当何罪?
  听罢,赵匡胤大怒,下令召集百官要把赵普给罢免了。不过,不知为何他突然又变卦了,他命人去向后周朝时期的那几位老宰相询问此事该如何处理,而后周朝的前宰相、现大宋朝的太子太师王溥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和倾向,他直言赵玭这是在诬陷赵普。
  王溥可是个老人精(没有贬义),也是一个相当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在他当上后周的宰相后,他的那个靠着他而捞了个一官半职的老爹办了一场生日宴,宰相父亲的生日宴自然会有一大批人来捧场,可王溥当天穿着宰相的朝服出现在他父亲的生日宴上,一时间那些人都不敢与之靠近,就连落座都不敢,他就这样搅了他父亲的生日宴会,原因无非就是让那些想趋炎附势之徒少动歪主意。他还劝自己的老爹辞官,然后他又通过自己的权力和手段批准了他父亲的辞呈,这可把他老爹气得当场就想收拾他这个“不孝子”。

  如此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趁机跟着赵玭一起把权势熏天的赵普给搞下台?赵普和赵玭的实力和分量他还是分得清的,就是他这句话让赵匡胤改变了想要惩处赵普的心思。退一步说,赵匡胤此举也有些想以此来试探赵普的根基和影响力到底几何的意思,眼看赵普此时仍然“深得人心”,赵匡胤也知道此时还不到收拾赵普的时机。
  赵匡胤转过头就将枪口对准了赵玭,他命侍卫鞭打赵玭并要治他诬陷赵普之罪。赵匡胤此举明显有做戏给赵普看的意思,皇帝如此给面子和台阶,赵普也知道见好就收,他开始给赵玭求情,赵匡胤也就坡下驴饶了赵玭,只是从此把赵玭这个倒霉鬼给贬为汝州牙校,让他离开京城别再招人烦了。

  日期:2020-11-14 19:55:45
  这一次赵普算是躲过了一劫,但他也由此而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受赵匡胤信任和袒护了。他的敌人们是越来越猖狂了,要不是有他的老伙计们帮忙,他这次说不定就倒下去了。
  几个月后,赵普终于找到机会给自己出了口恶气,而这事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过,那就是因为黄河决口澶州,澶州知州杜审肇被免职、澶州通判姚恕被处死并弃尸于黄河。姚恕之所以死得这样惨还得归功于赵普,是他极力建议处死姚恕,而他理由还是那么的冠冕堂皇: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让姚恕以及那些同情姚恕的人根本找不到任何怪罪赵普这是在公报私仇的理由,因为这一次是皇帝要杀你,因为你确实有罪。

  两年前,赵普曾在自己的府邸设宴待客,姚恕这天恰好有事前去拜见赵普,可他不知道赵普在请客,于是赵府的门吏不让他进去,而原因很有可能是姚恕没有请帖。所谓狗仗人势,赵普的门吏估计也是见多了达官显贵:你姚恕这么一个我未曾谋面的人也想见我们宰相大人?你谁啊你?姚恕?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
  见此情形,姚恕大怒,他一甩衣袖转身就走。门吏觉得这人实在是太嚣张了,打狗还得看主人,你这个无名之辈竟然对我如此无礼,你这简直就是没有把宰相大人放在眼里。
  这个门吏随后就把这事告诉给了赵普,说是有一个叫姚恕的人是如何如何的嚣张,还没等这人把话说完,赵普已经是气得脸色铁青,估计当时至少是把这个门吏给臭骂了一顿,然后赵普派人去追姚恕并给他赔礼道歉请他再回相府,谁知道这个姚恕根本不给赵普面子,他还是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道歉?大爷我今天被你们搞得心情很不好,这个道歉我不接受!

  姚恕的身份在前面已经提到过,他是开封府的判官,是赵光义的左膀右臂,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何会如此的高傲了。赵普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同时也是为了跟赵光义修复一下关系,当赵匡胤决定让自己的舅舅当澶州知州时,赵普就推荐姚恕去给那位国舅爷当副手。赵光义本来不舍得给,但最后在皇命面前还是不得不忍痛割爱。可是,谁能想到在这两年里事情会演变到这种程度呢?赵普差点被人搞下台,他这口恶气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呢?很不巧的是,姚恕这时候恰好撞到了赵普的枪口上,他赵普拿你赵光义是没有什么办法,可小小的一个姚恕且是一个正好刚刚犯事的罪臣就很好收拾了,而且还是名正言顺地收拾你。至于杀了姚恕之后再又弃尸黄河,虽说惨了一点,但威慑的效果却是相当明显和有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