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44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按理说一个小屁孩而已,放家里不过就是多一双筷子罢了,况且还是位高权重、手握重兵的杨行密家里,可事情就是这么怪。兴许是这个孩子真的是长得太可爱了,杨行密简直每天恨不得随时把他抱在怀里,最后以至于杨行密的儿子杨渥感觉到了威胁的存在并有了切实的行动。具体是什么行动不可考证,反正在杨渥这里这个小孩儿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史书说这个孩子“为杨氏诸子所不能容”,但事实上这个时候小沙弥顶多才七岁,而杨行密的大儿子只比他大三岁,也就是十岁,而杨行密的次子杨隆演这时候还没出生。也就是说,问题就出在杨家大公子杨渥的身上。都说人性本善,可在杨渥这里显然不是这样,在他眼里这个父亲的新宠就是外面捡回来的一个小野种,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凭什么把本该属于他的恩宠给抢了过去?

  争宠这种事可不止是会发生在那些后宫的女人们身上,小孩子争起宠来会让人见识到何为最原生态的人性本恶。
  杨行密某天终于发现大事不好了,他的亲生儿子这是吃醋了,看这个样子他的这个兔崽子迟早得弄死这个小可爱。万般无奈之下,杨行密只得忍痛割爱,他把这个小孩子交给自己手下的大将徐温抚养,而徐温就是这个小可爱人生里的第二个大贵人。
  跟了徐温之后,这个孩子有了自己正式的姓名徐知诰。这个孩子无疑是不幸的,但他也是无比幸运的,就在他毫无知觉但命运却已然在撕裂他幼小的心灵时,他遇到了杨行密。如果让他继续待在杨家难保他不会成为第二个北汉后主刘继元,很有可能会因为早年的悲惨境遇以及饱受杨大公子的欺辱而在长大后变得心性扭曲,可这时候他又遇到了徐温以及徐温的老婆李氏。因为是本家,李氏对这个惹人爱又命运凄惨的孩子格外疼惜,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早年的那些阴影和伤痛都慢慢地被治愈了,而他也开始健康地成长着。

  先抛开这个孩子再来说说杨行密。经过一系列的征伐厮杀,杨行密在江淮一带彻底站稳了脚跟,他东打吴越北拒朱温,就此成为唐末的几大强藩之一。公元902年,杨行密被封为吴王,五代十国里的吴国就此在地理和称谓上得以确立。三年后,杨行密去世,他的长子杨渥继承其王位。杨行密去世前指定右牙指挥使徐温、左牙指挥使张颢辅佐杨渥。这个当时只有二十出头的小青年继位后的一顿骚操作搞得吴国上下怨声沸腾,最终逼反了他父亲留给他的辅政大臣,而他自己也被送去见了他的那个英武强悍的老爹。自此,吴国的军政大权落入徐温和张颢手中。

  什么叫作死?就是世上本无事,可你自己心里头有事,而且还以为自己心里的那些不好的事一定会在某天成为现实,而你为了不让它成为现实于是瞎搞一通,直到最后把自己搞死为止。杨渥是这样,杀掉了郭威和柴荣全家老小的后汉皇帝刘承佑也是这样。

  所谓一山难容二虎,甭管之前是什么样的利益共同体,杨渥死后,徐温和张颢就没法共存了,最后徐温在火并中胜出了。没办法,谁叫徐温大人是天选之子徐知诰的养父呢!
  大权独揽之后,徐温并没有猴急着马上当吴王,而是把自己的老主子杨行密的二娃杨隆演给抬了出来当他的傀儡,而他自己则跑到润州(今江苏镇江)去经营自己的老巢。不过,这看上去好像一点也不像是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而这里面的原因就在于徐温把这一招给升华了,他自己跑到了润州但把他的长子徐知训留在了吴国的都城广陵(今江苏扬州)。他留他儿子在这里干啥?监国摄政!
  这个徐大公子就没他老爹那么聪明了,简直可以说是集蠢恶狂于一身。仗着自己老子的威风,他对吴王杨隆演毫无为臣之道,经常当众欺凌甚至是辱骂,这搞得堂堂的吴王当场大哭,而对于留守广陵的吴国大将朱瑾,徐大公子更是把之前的师徒之情忘得一干二净,根本谈不上什么尊重,甚至因为忌惮朱瑾的实力和威望而准备杀了老朱。更有甚者,这个徐大公子还趁着朱瑾的爱妾来他府中串门把这个妹子给强行弄到自己的床上去了。

  徐大公子的所为惹得广陵城上下天怒人怨,被他强行往自己头上戴了一顶帽子的朱瑾更是怒不可遏,于是便预谋杀掉徐知训,可当他把计划告诉给吴王杨隆演时,天纵神武的杨行密的这个二娃竟然对徐知训畏惧如虎,这个吴王根本不敢有妄动之念。在徐知训这边,因为忌惮朱瑾的实力,徐知训便决定将朱瑾调出广陵去外边当节度使,而朱瑾为了表示感谢特意在家里设宴款待徐知训。没想到的是,徐知训这个睡了人家女人事后也不赔礼道歉的猪脑子竟然还真的来了,结果他就此命丧黄泉。

  朱瑾砍下这个色鬼的脑袋,然后提着这颗首级去见吴王杨隆演,说他已经为吴国除去一大祸害,谁知道这个懦弱的吴王竟然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见。
  朱瑾本想以吴王的名义宣布诛灭奸佞以此镇住徐知训在广陵城的爪牙,可如今杨隆演的表现让他只能绝望,他被气得是以头撞柱!等他准备出宫时却见大门已经关上,于是他翻墙而走,不幸的是他摔伤了脚,徐知训的狗腿子们蜂拥而至,朱瑾自知已无活路而言,他仰天长啸后拔剑自刎。

  这时候就轮到天选之子登场亮相了。
  时光荏苒,当年的小乞丐在徐知训死的这年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史称其:身长七尺,广颡隆准,为人温厚有谋,用现在的说法这就是一个才德俱佳的高富帅。徐知诰对自己的养父徐温不但恭敬孝顺,而且为人谨慎不轻浮,而相比之下徐温的几个亲生儿子则让他很是烦心。他经常当众对自己的儿子破口大骂,你骂就骂呗,可骂这些儿子的同时他还要捎带上表扬一下徐知诰,长此以往的结果可想而知,徐家的儿子们恨死了这个外来户,其中犹以徐家大公子徐知训为最甚。

  史料里记载了两次徐大公子密谋杀掉徐知诰的事件:一次是徐大公子请喝酒,暗中却埋伏刀斧手准备伺机而动。还是那句话,天选之子徐知诰怎么可能这么窝囊地死去,当时的行酒吏刁彦能在给徐知诰倒酒时以指甲掐其皮肉,徐知诰瞬间顿悟,于是找机会溜走逃过了一劫。
  另一次则是徐知诰从自己的辖区润州到国都广陵公干,徐大公子又请喝酒。这一次还是老套路,不同的是老天爷派来的救兵换人了,这个人叫徐知谏,是徐温的第四子。这个人心性淳厚,也欣赏和敬佩自己的这个非血亲的兄长,他在席间用脚踩徐知诰示意他快离开。得知其逃走之后,徐大公子命人前去追杀,可笑的是他派出去的这人就是上次救了徐知诰一命的刁彦能,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上面说到徐知诰当时的辖区是润州,这不是徐温的老巢吗?没错,但是因为他的这个养子工作太出色把升州(今江苏南京)治理得为富一方,于是他就很不客气地把自己的这个养子的地盘给占了:好儿子,咱们换个地方住,升州给我,你去润州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