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45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得知徐知训在广陵被杀的消息,徐知诰就带兵杀入了广陵并把徐知训的一切权利和地位都给接管了过来,而徐温也默许了此事。徐知诰采取了与徐知训完全不同的执政方针,具体的政策就不说了,如果说之前徐知训把广陵搞得是民怨沸腾,那么在徐知诰的精心治理下则是民心尽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徐温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掌权者,但人心却已然被徐知诰所收揽。
  顺便补一个事。徐知诰进入广陵之后把朱瑾的全家都给抓了起来,结局没得说,只能是全部砍头。别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法制,说这个就显得天真了。朱瑾的夫人在刑场号啕大哭,他的一个小妾则大声说道:夫人别哭,哭也没用,我们马上就能和老爷团圆了。于是,朱夫人这才止住哭泣,引颈就戮。我不知道朱瑾的这个小妾是不是之前被徐知训凌辱的那一个,不管是与不是,这个女人都值得令人敬佩。

  日期:2020-11-15 22:30:37
  公元919年,那个窝囊废杨隆演正式称王,他任命徐温为大丞相,徐知诰为左仆射、参知政事兼知内外诸军事 。称王后的第二年,杨隆演在长期的惊恐和抑郁中英年早逝,其年23岁。
  很抱歉!我其实不该称呼他为窝囊废,这个在11岁就成为一方诸侯的少年自打他登上权力巅峰的那一天起就是他悲惨命运的开始,这是多么的讽刺。从此,他成了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地位尊贵的小鸟,直到他临死之时都处在权臣的欺辱或压制之下。别以为徐知诰是什么吴国的忠臣,这种想法太天真,换了任何人在徐知诰的那个位置都不能改变杨隆演的命运,在徐知诰进入广陵之后他唯一得到的只是之前在徐知训那里所不曾有过的一份尊重,但他还是一只笼中鸟。汉献帝与他的命运类似,但前者活了五十多岁,而他抑郁而死的时候正值大好的青春年华,可是谁又敢说汉献帝就一定比他幸运呢?难道就因为活得久?可这样的人生真的是越长久越值得庆幸吗?虽然说蝼蚁尚且偷生,可蝼蚁偷生至少有自由可言,而杨隆演呢?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能够要求他有什么刚烈勇武之气吗?他,不过凡人耳,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和地域里,真正被上天眷顾的人叫做徐知诰。

  南吴宣帝,悲哉!
  杨隆演死后,王位由他的四弟杨溥继任,这同样是一个可怜的傀儡。徐温继续在升州遥控朝政,徐知诰则时刻待在吴国的京城充当徐温的影子。按理说,徐温早就该把杨溥搞下去然后自己坐上王位,可他没有,因为他的偶像是曹操,他只愿做周文王。说来也是令人感慨,就在杨隆演正式称王的那一年,徐温本是叫他直接称帝的,可这孩子突然硬气了一回,而且很有可能是唯一的一次硬气,他坚决拒绝称帝,最后只能降级称王了事。

  六年后的公元927年,徐温终于感觉自己大限之日将近。此前的一个几乎没有任何争议的问题这时候摆在了他的面前,那就是自己的接班人问题。这几年来他的养子徐知诰一直被视为他铁定的接班人,可他的谋士徐玠却说徐知诰毕竟非血亲。快到临终之时徐温似乎才突然想起这事,于是他派自己的次子徐知询前去广陵接替徐知诰的军政大权。
  眼看一场大乱似乎就要来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徐知诰是什么人?就算他仁义孝德,可如果真的让徐知询接管了广陵且徐温又死了,那他徐知诰还能活吗?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上天再次向徐知诰伸出了援手——徐知询刚走到半路上就听到自己的老爹已经挂了的消息,他只好随即返身奔丧。
  再后来的事就简单说了。徐知诰摆平了所有的试图跟他抢夺权力的人以及不服他的人,他成了另一个徐温,而且他在这一年把杨溥推上了皇帝的宝座,而他自己自然是捞了一大堆显赫的头衔。

  在广陵当了好几年的土皇帝之后,徐知诰学起了他的养父徐温,自己跑到此时已经改名为金陵的升州去遥控朝政,他的儿子则留在广陵当他的代理人。后面的剧情就很熟悉了,徐知诰成了曹丕,他甚至还跟曹操当了一回学生,他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傀儡皇帝杨溥的儿子。不过,相比曹丕代父称王之后就猴急地让汉献帝禅位于己,徐知诰的吃相要稍微优雅了一些。
  公元935年,当杨溥称帝8年之后,徐知诰才让皇帝给自己封了一个齐王的爵位,同时他还被受封为尚父、太师、大丞相、大元帅,但或许是出于脸皮不够厚的原因,他把大丞相和尚父的尊号给推辞了。
  两年后的公元937年,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徐知诰从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大恩人杨行密的儿子手中接过了皇位,正式登基成为了皇帝,国号大齐,国都定为金陵。
  也不知道当他与杨行密的儿子交换身位的瞬间他是否还会记得当年濠州城下的那个小乞丐以及那个坐在马背上对小乞丐心生怜悯的威风凛凛的将军呢?四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当初的那个小乞丐如今终于成为了万人膜拜的帝王。
  日期:2020-11-15 22:31:57
  又是两年之后,徐知诰恢复本姓李,并称自己是唐太宗的儿子吴王李恪的十世孙,改名为李昪,改国号为大唐,以示自己为李氏大唐之正统和继统。为了区别于唐朝以及李存勖建立的后唐且地处长江以南,后世将其称之为南唐。关于其唐朝皇帝后裔的身份,李昪在这件事情上面有没有扯淡不知道,但估计这世上只有他自己才会强迫自己相信这一点。
  给一个时间的参照点,李昪称帝的这时候石敬瑭正毫不知耻地端坐在后晋皇帝宝座上称呼耶律德光为爸爸。中原大地此时正值大乱之时,而南唐却一步步地在稳定和安宁中走向繁荣富强。

  李昪在位七年,除了与石敬瑭发生过一次小冲突外,这几年里他一直休兵免战致力于发展民生积累财富和实力,放眼整个南中国,他的国家无论是财富还是军事实力都是首屈一指,可他没有四处征伐统一南方,以至于他因此而被手下大臣讥讽为一守财之农夫耳。可是,李昪自有他的战略打算,他的策略是与南方诸国睦邻友好,暗中积蓄实力,然后等待中原大变之时以举国之力入主中原继而定鼎天下,而非把自己的力量消耗在与南方诸国的缠斗中,那样的话无论胜败南唐的国力都势必受损,到时候中原王朝如果在他们的背后捅上一刀就难说不会惨遭灭亡了。

  临死之前,李昪叫儿子李璟把手指伸到他的嘴里,李璟不明所以但只能照办,李昪用尽力气咬破了儿子的手指,然后说道:儿砸,疼吗?记住我说的话,别对我们南边的邻居们大打出手,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以便进取中原才是王道。
  历史证明每一个天选之子做的每件事、说的每句话、对未来做出的每一个预言几乎都是对的,这些人可能真的就是上天派到人间的使者。不过,遗憾的是,天选之子的儿子们并非也都是天选之子,当李昪死后,新的天选之子另有其人,而那个人的名字叫做赵匡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