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46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这里有一堆的假设和如果,如果李从珂不叫自己的妹夫石敬瑭搬家可能也就不会有所谓的后晋,燕云十六州就不会落入辽国人之手;如果石重贵知道一点天高地厚也就不会以卵击石去跟辽国决裂以至国破家亡,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后汉;如果刘承佑不那么热血和暴力,郭威和柴荣的子嗣就不会被杀个一干二净,郭威最后很有可能就不会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养子柴荣,而柴荣英年早逝之后也就不会出现幼子当国的局面。然而,这一切的如果都没有发生,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发生似乎就是为了给未来的大宋开国之主做铺垫,所谓天选之子真的不是白叫的。

  李昪走了,留下的是一个富强繁荣兵甲齐整的南唐,遗憾的是,他的这个儿子尽管被他咬破了手指却还是不知道疼。明白一个道理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但要领悟一个道理却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有时候这代价甚至是惨烈的。
  历史可以佐证,五代十国时期帝王家里的那些二世祖们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更不是能够安下心来的主儿,生于乱世但又成长于富贵之中的他们志向高远,他们热血冲动,他们立志要建立更大的功业,李存勖如此,石重贵如此,刘承佑如此,就连南汉的刘晟也是如此。既然有这么多个如此,那么坐拥当时南中国第一国力的李璟为何就不能如此呢?
  这时候的中原王朝也是刚刚换了主人,辽国的好儿子石敬瑭终于死了,这个给宋朝给汉民族挖了一个超级天坑的人终于是死了。他的这个天坑完全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在当时以及北宋一朝,他的这个天坑不但让后来的柴荣、赵匡胤和赵光义抓狂,更是让北宋直到灭亡之时都被辽国人死死地掐住了脖子,时刻感觉呼吸困难。燕云十六州,那不仅仅只是意味着一块土地,那是一道大门,是一道由无数关隘和险口以及坚城所组成的铁闸,而石敬瑭慷慨地一挥手把这一切都给葬送了。

  如果我说这个人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会让很多的人瞬间横眉冷对继而达到情绪的高丨潮丨,甚至如果我说他只是汉民族的罪人也会让这群人有同样的反应。在这些战略眼光和意识极其高远的人看来,石敬瑭的所为带来的是所谓的民族融合和统一,在这方面这个人是有功的有巨大贡献的,不能一味地批判这个人,要理智和客观地看待这个人。
  我不想说脏话或者骂人,我就想对这些自我标榜并要求所有人也应该像他们那样客观和理智地看待并处理问题的理智帝和客观帝说:如果你是辽国人或者金国人抑或其他什么人的后裔,那么你说这话我没有意见,但如果你是汉人,我只想问你一句:在你为此而高唱赞歌的时候,你的良知该如何去面对那些当年惨死在辽国人以及金国人屠刀下面的无数男人、老人和孩子?如何去面对那些被这群人凌辱了肉体的女人,如何去面对那些在河南河北大地上为国为民族而战死沙场的军人?

  别忘了,这些人里面可是有你的先祖。或许这个问题很抽象,那么换个问法,请问这些理智帝和客观帝:如果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或你的孩子别说是被邻居给杀了,就只是被邻居给暴打了一顿,那么你会如何回应?如果你还能大言不惭地说什么要理智和客观地看待并处理问题,那么你是令人敬仰的圣人,如果不能,你就是伪君子,是那种“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伪君子。

  我不是要宣扬什么上古仇恨,绝无此意,只是想说不要用现代人的眼光和视角去看待过往的历史创伤。杀戮它就是杀戮,掠夺它就是掠夺,任何的美化和修饰都是对那些逝去的生命的亵渎和侮辱,是对苦难的漠视。
  再来说南唐的这位二世祖李璟。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看到这句诗你会作何感想?没错,这就是李璟同志的大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相比他那个名气比他大得多的儿子以及他那个儿子的诗词,他确实在这方面比不了,可在军事上他绝对甩他儿子李煜十八条街。
  面对着御座之下由他老爹留给他的这个国富民强且又兵强马壮的国家,再面对着自己这满腔的热血和豪情壮志,然后再看看北边军阀割据和民众苦不堪言的后晋以及周边这些纷纷称王称帝的小国,李璟觉得自己如果这时候不干点啥简直就是在犯罪。可是,北边的那帮凶悍的军阀是不能去主动招惹的,况且后晋又与辽国是父子之国,所以李璟就只能委屈一下身边的这帮邻居了。
  公元944年,登基不久的李璟急不可耐地挥舞起了他手中的大棒子,而他对准的目标则是南边因为争权而发生内乱的南闽国。一年之后,南唐军队灭亡了南闽国。牛刀初试且灭掉一国,李璟信心大涨。然而,南唐东面的吴越国显然不会看着南唐进一步坐大,况且南闽又与吴越接壤,于是南唐军队就此在闽地卷入了与吴越以及南闽反抗势力的战争泥潭里无法自拔。
  公元947年,中原剧变,后晋为辽国所灭,耶律德光妄图成为中原之主,但因为不懂得爱惜民力且辽军在中原大地肆意烧杀抢掠,一时间中原大地遍地烽火,耶律德光只能放弃经营中原的梦想退回辽国,中原大地就此陷入权力真空。李昪生前的那个“伺机可进取中原”的预言成为了现实,可这时候的南唐主力大军陷在南闽根本无力北进中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知远就跟郊游似的直接带兵进入开封成为了中原之主。不过,面对这么大一块肥肉李璟也不是啥也没做啥也没得到,他在淮河流域收编了一些地方武装,招了一些民众,也得了一些地盘,可这与他老爹生前所设计的战略蓝图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公元951年,南唐西边的南楚发生内乱,李璟看准时机对南楚用兵,一举攻灭南楚。由此,南唐进入了军事的鼎盛时期,其疆域更是空前的广阔。可是,这辉煌无比的强盛很快就成了过眼云烟。南楚是打下了却没守住,一年后就全部吐了出去。南边的南汉也是个刺头,趁着南楚大乱之际硬是强行地啃下了桂、连、昭、贺四州之地,而且南汉的皇帝刘晟这个对内和对外都是个暴力狂的家伙还曾在郴州把李璟给暴揍了一顿。南闽就别说了,那地方打下来之后就从来没有安生过,至于东边的吴越,这更是世仇。还有更糟糕的,后汉的节度使李守贞反叛之时李璟还曾派兵策应,最后李守贞被郭威给灭了,这让南唐又开罪于北边的中原王朝。

  李璟顿时陷入了焦头烂额之中,当初四处出击的结果竟是现在的四面受敌,这些年的战争让国力和军力都严重耗损,打来打去发现居然什么便宜都没得到。有句话叫做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一看原地杵,李璟的遭遇比这还要悲催,他不是原地杵,而是开了倒车。直到这时候李璟才发现自己老爹的英明之处,而且一统天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面对几乎是血本无归的现实,李璟就此心气不再。

  这些年李璟除了打仗之外,他别的事也没耽搁,比如重用奸佞,比如醉情于诗词歌赋、山水林间,再比如奢华的物质享受。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南唐在他的统治下依然延续和发展了由他老爹开启的文华风流之风,江南大地遍地学士鸿儒,各种手工业的兴盛以及航运贸易更是为南唐带来了滚滚财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