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48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件事跟刘鋹当年杀掉邵廷绢是如此的相似,面对强敌而自毁长城之君古今有几个能不亡国?只是可惜了林仁肇的一腔的忠肝义胆和热血,一代猛将竟死得如此的不明不白,如此的窝囊和憋屈。
  林仁肇,惜哉!
  日期:2020-11-19 22:38:35
  时间进入公元973年 ,赵匡胤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对李煜挥舞大棒子了。这年的4月,他趁着李煜生日的机会派遣他的宠臣卢多逊前去为李煜贺寿。相比于其他的那些到南唐公干的宋朝使臣,身为宋朝高官的卢多逊要显得有涵养得多,他对李煜很有礼节并无任何的天朝上国使者的骄横和粗鲁,这让李煜以及南唐的那些臣工们也是有点喜出望外。
  等到贺寿完毕即将踏上过江的船只时,卢多逊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还有点事没有做,他叫人急忙回去见李煜。那个人对李煜说:我们卢大人托我把话带给你,他这次来其实还有一个小事情,朝廷正在重修天下图经,其他地方我们都有了,现在缺江南诸州,卢大人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份让我们带回去。

  这个图经简单来说就是记录一个地方山川地貌、户口多寡、风土人情甚至包括军事关隘及兵力布防等情况的图文手册。这玩意儿能是轻易就给别人的吗?可事实是什么?李煜立马叫人将江南十九州的图经抄送了一份给卢多逊。这叫什么?别人要杀你,而你急切地主动给别人递刀子过去。这件事还好是李煜干的,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干的,那指定是要杀头的。可是,李煜就是这么干了。他这是弱智了吗?不像,或许他这样做不过是再一次地向赵匡胤表忠心罢了:皇上,你看我把什么东西都给你看了,这可以证明我对你的忠心了吧?你可以对我放心了吧?

  对此,其实也没有必要过度地嘲讽李煜的软弱或懦弱,这种情况以及这种事在弱者面对强者的时候经常出现。很简单的例子,以前土匪抢劫富户的时候,再后来的在各种交通工具上团伙持刀搜刮财物的时候,为了保命大家的反应都是什么?敢于直面自己鲜血的人是勇士,但勇士并不常有,说难听点,这就是人性,只为活着,只想活着,哪怕是要忍辱负重,哪怕是要苟且偷生。
  面对霸权,我选择低头,我这样做只是想好好地活着,这有错吗?这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难言对错的问题,所谓人不畏死,足惧万夫,但前提是这个人不畏死。所以,那些嘲笑李煜软弱和懦弱的人大可不必如此,除非你在遭遇与他类似的事件之时能够表现得比他有种。我不是说我们不能说他什么,但这种只是涉及到了人性而非大奸大恶的行为和意识能理解就好,如果不能理解也谈不上批判。

  卢多逊回到开封将自己在江南的所见所闻告诉给了赵匡胤,他直言南唐可取,尤其是卢多逊突然的灵机一动带回了江南诸州的图经更是让他喜不自禁。而李煜呢?他觉得自己表现得这么乖是不是可以跟赵匡胤讲点条件呢?于是他屡次请求赵匡胤让他的弟弟李丛善回归江南,但全都被拒绝,李煜为此而黯然神伤,在写文抒发自己对弟弟的一片思念之情的同时,无心享受的他废止了宫中的一切宴饮。

  生性纯善友爱的李煜对李从善因为他的原因而身陷开封感到很是难过,他想要回自己的弟弟,可那边赵匡胤也想要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李煜本人。趁着李煜派人上表请求赵匡胤对其进行册封之礼的时机,赵匡胤再次派出使者梁迥请李煜去开封,理由也有很正当:朝廷今年冬天要举行柴燎之礼,陛下请国主到时候亲临开封一趟,陛下希望能够与国主共同主持祭祀大礼。
  李煜已经拒绝了赵匡胤很多次了,作为臣子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是在干啥。作为一个读书人,作为一个在强者面前生性软弱的人,李煜能够壮着胆子拒绝多次已经是很难得了,照读书人的思维和理论来说,你赵匡胤就不该脸皮再那么厚了,可赵匡胤不是读书人,他是帝王,心黑脸皮厚对他来说只是帝王心术和权谋的一部分,可李煜想不通这些。面对赵匡胤短时间内的频繁相邀,他这一次也是不敢再直接拒绝了,他的回答是沉默——无声的拒绝。

  梁迥回到开封将李煜的反应告诉给了赵匡胤,大宋皇帝陛下这下是彻底对李煜失去了耐心,他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对于南唐,赵匡胤其实一直是心存幻想的,他希望能够通过和平的手段兼并南唐,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可事实让他失望了,要想兼并南唐他必须要大起刀兵。就此,赵匡胤开始着手进行军事上的准备,而他手中现在就握有一张王牌。
  赵匡胤手中的这张王牌是一个人,这个人叫做樊若水。他是南唐池州人,也是一个在南唐的科场屡试不中的人,但他自认为自己有经国之才且上书直言国事,但结局可想而知。你一个默默无名的穷书生且连科场这一关都过不了还大言不惭地上书直言国政,这事在任何一个以儒者而自居的官老爷那里恐怕都只能得到一个白眼,别说李煜看不到他的上书,就算李煜看到了多半也不会把他樊若水当根葱,况且李煜对于革新除弊抑或让南唐变得再次强大这种事也是没什么兴致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将自己的苟安尽可能长地延续下去,最好延续到他死了为止。

  这世上有一种人终其一生都在为了一个目标而活,那就是要活出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意义,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说的正是这种人,而樊若水正是如此。在大宋和南唐之间,作为一个南唐人的他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为南唐出力,可他没有这个机会和运气,南唐的大门一直为他关闭着。怎么办?难道就此老死一生?难道就此眼睁睁地看着南唐一天天地腐化下去?难道就此眼睁睁地看着宋朝吃掉南唐而自己却什么事也不做吗?

  宋朝和南唐必有一战,这是樊若水自己的判断,这也是天下之大势。此时的华夏大地自唐代中叶以来已经在事实上分裂了几百年,天下再次一统的时机已经来了。既然不能为南唐抵御大宋甚至是攻灭大宋继而完成国家一统贡献自己的能力和才华,那么他就只能选择大宋。
  这里暂且不去深究樊若水的这种行为和思想是什么性质,而且这也说不清,你能说他是南唐的叛徒或者唐奸吗?或许可以,可你决不能说他是什么汉奸。自秦始皇统一华夏以来,四海大一统的概念和思想就在我们这个民族的心中开始扎根,这时候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这种概念和思想早已深入孔门学徒乃至是很多百姓的精髓之中。从这一点上来说,樊若水顶多算是南唐的“叛徒”,他甚至连“唐奸”都谈不上,毕竟南唐此时在名义上早就已经是大宋的臣子了。举个例子,当年北方人跑到南方去为中山先生效力能被称之为北方的叛徒吗?

  自从打定决心要投靠宋朝之后,樊若水就开始想着如何帮助宋朝覆灭南唐。这个很难,毕竟之前他的一系列想法都是如何为南唐服务,可这时候他就必须要来一个彻底的转型——如何保住南唐攻取宋朝变成了如何帮助宋朝攻灭南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