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52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总的来说,王全斌其实有一点“冤”。作为武将,此人并不贪财且为人宽厚敬重士人,也有着一颗忠肝义胆,征伐后蜀之时他最大的过错就在于没有约束好部属以至于部队军纪涣散四处为非作歹。至于最后酿成了蜀川全境的起义和反抗则是他怎么也未曾料到的,他以及他的部下们都严重低估了蜀川军民的自尊和勇气。生长于天府之国的四川人或者说成都人尽管被习惯性地刻画和定义为慵懒和苟于小富即安的满足,但如果有人想剥夺他们做人的最基本的尊严,他们的血性和勇气就会证明他们绝不是懦弱可欺的孬种。这时的历史可以为此而证明,宋末元初的历史可以证明,明末清初蜀川大地几乎渺无人烟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湖广填四川”的历史也可以证明,而抗战时期百万川军东出抗击日军更是可以证明。

  至于王全斌下令诱杀成都城内的数万后蜀降卒,这个真的没法洗,可如果他不杀这些人又会有什么后果?如果真的如他所担心的那样,这些降卒与外面的叛军来个里应外合,那么数万宋军很有可能就会在蜀川全部报废,所谓的平定后蜀就完全是鸡飞蛋打。我绝无为王全斌翻案说好话的意思,这件事在历史上早已有公论,但战争就是如此,在战场上没有人性可言,如果讲人性,战争这东西就根本不该存在。

  说这些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解释赵匡胤为何会对曹彬说那番话以及为何要给曹彬那把剑。如果当初王全斌有这个告诫和待遇,那么蜀川之乱完全就可以避免,赵匡胤不想让南唐成为又一个后蜀。
  现在来看宋军此次进攻南唐的战略部署和计划:前面说到过曹彬的大军集结于荆南准备顺江而下直扑金陵,这是宋朝的第一路大军,而从开封出发的宋朝水师则作为第二路大军经大运河南下扬州进攻金陵的东面,第三路则是正在向和州集结的由潘美率领的准备攻取金陵的步骑混合主力大军。和州就是现在的安徽省和县,地处长江北岸,而它的对面就是宋军将要搭建浮桥的地方——采石矶水域。

  宋军的第四路大军则主要负责曹彬的身后安全,赵匡胤命令之前跟随潘美攻灭南汉的王明为黄州(今湖北黄冈)刺史兼任池州至岳州江路巡检战棹都部署,这个官职的名字很长,其任务就是负责牵制南唐在湖北境内的军力以及长江中游的南唐水军,尤其是驻守在湖口(今江西九江湖口)水域的南唐十万水军。
  别看王明的地方官职是黄州刺史,可他头上的这个战时临时职务(池州至岳州江路巡检战棹都部署)所负责的地域却远远超过了黄州,东起湖南岳阳西至安徽池州这一广阔绵长的水域都是他在负责。在必要的时候,他既可以在西面出击攻击南唐水军的后方,同时又可以阻击南唐水军可能会对曹彬的沿江追击。总之,这支军队的任务是牵制,而非攻击。

  宋军的第五路大军就跟根正苗红的宋军没多大关系了。他们是吴越国王钱俶率领的吴越大军,他们攻击的首要目标是南唐的边关重镇常州。对于这一路大军赵匡胤是特别的关照,他派遣几年前与潘美一道攻下了郴州的宋将丁德裕率领宋朝千余名禁军作为这支吴越军队的先锋,名义上这支军队是充当大军先锋的,可实际上是干什么的双方都心知肚明,况且钱俶敢让这些人去打头阵吗?丁德裕的角色其实很好理解,他就是宋朝在吴越军队里的监军。

  宋朝攻伐南唐为全军打头阵的是主帅曹彬。他率领的数万水军乘坐战舰带着之前造好的用以搭建浮桥的各种工具和材料,总计数千艘大小船只和竹木筏子从蕲阳(今湖北蕲春县)顺江而下,一路上是前不见尾后不见头地沿着长江北岸一路向东而行。沿江的南唐水军起初是震惊于看到如此规模的宋军水师,继而又是一阵大喘气:我们紧张个屁啊!这不就是宋朝人例行巡江吗?不过就是船多了些嘛!至于大船屁股后面这些竹木筏子,鬼知道他们想拿来干什么,反正这些玩意儿也没多大威胁。况且,这些宋朝人又没有过来招惹我们,我们紧张个啥?

  在想明白了这些之后,南唐各个水域的驻军就此在行动上达成了统一,他们纷纷将水寨的寨门关上,全都缩回去静静地等待这些宋军晚些时候再回来。可是,这些宋军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反观宋军这边,他们的主帅曹彬坐在船里也是紧张得一身冷汗直冒。他现在可是在搞偷袭,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偷袭,说难听点,这跟做贼没什么分别。如果南唐人知道他们这是要去干什么,这些人绝对要出来跟他拼命,而且他的前方不远处就是南唐在长江最大的军事要塞——湖口要塞。这里有南唐的十万水军,且湖口要塞扼守长江的咽喉,曹彬想要直扑金陵就必须从这里过去,如果十万南唐水军突然杀出来,那他曹彬这一路人马指定会来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剧。

  结果又是什么呢?这一路上曹彬全都是在白紧张,宋军个个都进入了临战状态,刀把子就握在手里,弓箭已经搭在弦上,可长江对面的南唐驻军连一条小舢板都没有派出来。最惊险刺激的应该就是经过湖口要塞的时候,尽管宋军紧紧地贴着长江北岸一路屏着呼吸朝东驶去,尽管他们生怕对岸的十万南唐水军会突然冲过来把他们全都赶到水里去喂鱼,可最后他们这数千艘战船竟然安安稳稳地全部过了湖口水域。

  就这样,宋军划着船悠哉悠哉地就突破了南唐十万重兵驻守的湖口要塞,尽管他们这一路是小心肝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最终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成了此战最重要的战略目的。 
  日期:2020-11-22 16:22:01
  在《棋经十三篇》里有句话叫做宁输数子,勿失一先,而在很多的战争里面失了先手并非是什么末日降临,毕竟翻盘的机会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会有的。遗憾的是,在这一次的宋灭南唐的战争里南唐这边失了先手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翻盘的机会。后来的事实证明,曹彬率领的这一路宋军轻易却又无比惊险地通过湖口要塞是决定北宋攻灭南唐这场战争成败的决定性因素。从宋军突破湖口要塞的那一刻开始,南唐的脖子就被宋军死死地给掐住了,直到南唐最后窒息而死,这中间南唐没有任何的绝对有把握可以扭转败局的机会,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宋军此战近乎完美的战略部署和计划。

  曹彬率军突破湖口要塞后继续顺江而下,一路上对南唐可以说是秋毫无犯,然而当宋军水师到了池州地界时,曹彬突然向南唐人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目,宋军不再靠着长江北岸偷偷摸摸地东进了,而是直抵长江南岸。
  南唐池州守将叫戈彦,这些年宋军的水师巡江这种事他是见得多了,宋军之前也没少趁着巡江的时候顺路到对岸来搞个联欢会,然后一顿好吃好喝之后再又回到北岸。听闻宋军的舰船在池州靠岸,戈彦照例命人杀鸡宰牛送美酒前去犒劳宋军。见此情形,宋军这边心底简直是乐疯了,可他们不能笑,因为这一次他们是来抢地盘杀人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