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59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吕端出使辽国之后,辽国方面派遣辽左卫大将军耶律霸德带着玉带、名马等物品前来朝见宋朝的皇帝,赵匡胤则回赐更甚,而且他还带着这帮辽国人跟他一起去打猎,他要让这些以骑射自豪的辽国人见识一下他这个宋朝皇帝的马上功夫,虽然他早已不再戎马于金戈箭矢之间,虽然他已经快年到半百之年。在这一次的围猎之中,大宋的皇帝陛下雄风不减当年,他亲射走兽且箭无虚发,这让辽国使者震惊不已,辽国人当场拜服在地高呼万岁。草原民族都是敬畏勇者和强者的,赵匡胤的勇武是他的那个伟光正的二弟所无法比拟的,但他的二弟却也有他所远远不及的地方。不管怎样,在与辽国人反复往来之后,赵匡胤恩威并施让宋辽两国就此建立起了某种形势的“大使级外交关系”,虽然那时候并没有什么大使馆,尽管双方没有签订什么互不侵犯条约之类的玩意儿,可这至少好过之前彼此都看对方都不顺眼,彼此都觉得对方心怀不轨且出兵的时候也不说理由不打招呼的状况。

  接下来,赵匡胤的视线再又聚焦到了李煜的身上:李煜,又是两个月过去了,距离我去年出兵的时间已经快一年了,怎么样?你还不投降吗?
  李煜当然不准备投降,他这种人就属于吃硬不吃软的家伙,你越是温柔他就越是心气更盛,你如果跟他来个暴力加凶狠他反而比谁都乖。赵匡胤的围而不攻助长并加深了李煜的这种想法,在他看来赵匡胤也就这点能耐了,宋军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事实就摆在眼前:湖口的南唐守军让荆湖地带的宋军不敢妄动,金陵东边的常州虽然沦陷了,可还有个润州顶在那里,金陵城更是一直完好无损地挺在这儿,双方现在好像谁也奈何不了谁,如此局面我李煜为啥要降?照此下去,恐怕是你赵匡胤坚持不住要撤军才对。

  李煜这回其实想对了,面对僵局,赵匡胤还真的有撤兵的念头。此时扬州的知州侯陟因为被下属告发而被召入京城问罪,得知赵匡胤因为气候和军中疫病流行而想对南唐罢兵后,作为刚从前线下来的战争亲历者,侯陟一上来就把自己的事完全抛之于脑后,他一开口就建议赵匡胤切不可撤兵,还说南唐那边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他希望赵匡胤能够加大进攻的力度,最后他还以自己的三族性命做担保,称如若不胜愿尽灭其三族。侯陟兵行险着,他这些话不但把自己的身子洗的干干净净,而且让赵匡胤坚定了继续进攻的决心。

  也就是在这个关头,吴越国王钱俶给了赵匡胤一个惊喜,继常州之后,金陵东边的润州(今江苏镇江)也被平定了——南唐润州守将,李煜当太子时的府中幕僚刘澄率军举城投降。自此,金陵城的东面屏障尽失,吴越军队开始会合宋军围攻金陵。
  赵匡胤这时候将李煜的弟弟李从镒放了回去,让他回到金陵劝李煜赶紧投降。李煜这回是真的心动了,可陈乔和张洎再次出面劝阻,理由还是老一套,我们城池坚固,宋军坚持不了多久了。于是,李煜又像墙头草一样倒了过去。
  对此,夫复何言?都说文人里边软骨头多,可陈乔张洎却是硬得很,当然,是嘴硬。围城数久,宋军可以从长江北岸获得充足的后勤物资,而金陵城却是家底渐空,这二人口中所谓的“宋军不日当自退”的高见实在是不知所云,就好像被围困的人不是他们而是宋军。更何况,面对困境,他们拿不出任何的办法,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对方自动退却上面。

  何为腐儒?死脑子是也!何为书生误国误民?此二人是也!
  好在李煜还算脑子健全,他一面严令湖口的朱全赟必须带着全部人马立刻沿江东下赶来救援金陵,现在已经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了,没有任何条件可讲,另一方面他又派遣已经致仕的南唐前虞部郎中周惟简与修文馆学士承旨徐铉一同带着金银和贡品去往开封请求赵匡胤罢兵。一面调兵遣将磨刀霍霍,一面又派出了使者祭出糖衣炮弹,李煜傻吗?他可不傻,这人鬼精着呢!
  日期:2020-11-29 18:02:44
  当徐铉和周惟简即将出发时,李煜突然改变了主意。他觉得既然是派徐铉去讲和的,那他就不该在此期间有什么攻击性质的行为,他决定让朱全赟的湖口大军暂缓救援行动以配合徐铉的请和。
  这个可怜的书生,脑子真的是秀逗了。宋朝灭你南唐就是为了一统天下,在你实力完好的时候人家敢来动你,现在你眼看就要弹指可破了,那么宋朝凭什么会罢兵容你继续存在?那样的话,这场战争就不是统一战争,而是掠夺战争了。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还有可能讲和吗?立志于大一统的宋朝有什么理由跟你讲和?是你把人家打疼了还是让人家走投无路了?这眼前的路明摆着就剩两条,要么投降,要么宁死不屈。讲和?李煜这时候还有这种想法简直堪称滑稽,可这也是所有贪生怕死的弱者所共有的心态,只要能让我继续活着,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还没有亲口对我说你要我死,那么我就还可以做梦,等待奇迹的发生。

  更为可笑的是,湖口的十万人马是李煜唯一的谈判筹码,可他为了请和竟然要主动扔掉这个筹码,而理由竟是为了能够保证请和的成功。如果你李煜表现得乖赵匡胤就不会打你,那这场战争又从何而来呢?战争和战场真的不是李煜这种文人骚客应该待的地方,可又能对此说什么呢?一切都是造化使然。

  李煜的这种想法让徐铉这个以雄辩之才著称的江南大儒也不禁愕然,他甚至会怀疑自己的这位主子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他回答:我此去未必就能有什么好的结果,我们现在唯一能够依靠和指望的就是湖口的援兵,你为啥不让他们过来?
  李煜说:我既然叫你去请和就应该有诚意,要不然赵匡胤知道我搞小动作还不把你给宰了出气啊!
  徐铉的回答让李煜当场泪奔:这个时候请你不要管我的死活,一切以国事为大,你现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就这样,徐铉带着悲凉甚至是悲愤的心情由宋军主帅曹彬带人护送着去了开封。要说这曹彬和赵匡胤还真是绝配,两人也是相当的有耐心以及好脾气,一个负责送徐铉进开封,一个在朝堂之上以超高的规格接待了徐铉。
  见到赵匡胤,徐铉以为凭借自己的满腹经纶和辩才可以驳倒赵匡胤,至少在法理上为南唐挽回战场上的劣势。这场辩论赛刚一开始,徐铉就开口直入主题:李煜一直侍奉陛下小心谨慎,陛下这次攻打我们实在是师出无名。
  这话可谓是正中要害,但赵匡胤并不忙着回答,而是让他走近一些慢慢说。徐铉觉得自己一开始就占据了上风,于是状态大好地一阵火力全开:李煜侍奉陛下就像儿子对父亲一样孝顺,根本就没有半点做错的地方,可你现在却打他,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和事情?
  赵匡胤静静地听完,终于慢慢悠悠地说出了一句话:既然我们是父子,那么我请问你,你觉得父亲和儿子分开住这种事是对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