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60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话今天听来好像没什么威力,不就是分家吗?不就是自立门户吗?可在古代的那个环境里这就是大逆不道,只要父亲不同意,做儿子别说分家,即便是私自出去自立门户都是逆罪。况且,赵匡胤只是叫李煜来开封见他,还没说要怎么着,可李煜却一直不来,如此一来赵匡胤攻伐李煜也就是符合伦理和法理的了。
  以博学多才而闻名长江两岸的徐铉一开始就把自己带进了坑里,而赵匡胤这话算是把他给彻底埋进去了,徐铉当场语塞。他震惊,我一个多少还算是有些名头的儒家子弟竟然被一个行伍起家的人用孔孟所倡导的君臣父子之道给驳倒了?可这就是事实,徐铉这次请和赖以为根基的法理就此不复存在,那还说什么?那还谈什么请和?没办法了,这时候站在徐铉身边的周惟简拿出了李煜给赵匡胤的亲笔信,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老一套,比如以后贡银加倍,比如他愿意退位养病,再比如希望能保全祖宗基业。看到这些,赵匡胤实在是烦透了,这些文人就是喜欢死缠烂打,拖拖拉拉,就跟牛皮糖一样,就不能来个干脆的。他把信放到一边,直接说道:李煜写了这么多,但我实在是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我看不懂。

  李煜的奢望就此被毫无意外地打破了,可他还是不死心,徐铉回去之后,他又叫人到开封去送上了白银五万两、绢五万匹,他再次请求赵匡胤罢兵,结果可想而知,这些银子和绢帛都成了打狗的肉包子。不过,这一次的肉包子打狗不同于以往,因为这一次就在赵匡胤吃到肉包子的时候,湖口的南唐水军在朱全赟的带领下倾巢而出直奔金陵,总兵力达到了惊人的十余万,南唐这边号称十五万。

  日期:2020-11-29 18:05:31
  也不知道这个老朱同志这回是怎么想通的,他竟然决定跟宋军拼老命了,南唐水军带着他们的所有装备全军皆起,再也不顾及什么后方不稳。他们乘坐可容纳千余人的巨型战舰,就连带上的木筏子都有三百多米长,十几万人在长江里顺江而下,一路上是樯橹林立帆旗蔽日,这可比曹彬当初靠着长江北岸偷偷摸摸下江南的场面气派多了。可惜的是,他们出发的不是时候,对于朱全赟的超级舰队来说,此时的长江水域其水量实在是太少了,这让他们没法全速前进,但这也足以把负责监视和阻击朱全赟的王明以及宋军给吓得面色惨白。

  朱全赟这边刚一离开湖口,得到急报的王明便赶紧派自己的儿子火速去向赵匡胤报告并请求赵匡胤即刻派遣援兵和战船帮助他抵挡朱全赟。对于朱全赟倾巢而出的举动赵匡胤也是大惊,而如果不能挡住这支军队,这次的战争很有可能会前功尽弃,可是赵匡胤现在没有时间给王明调配或是造出所需的战舰前去迎击朱全赟。无可奈何之下,赵匡胤只能使出疑兵计,他让王明在朱全赟必经之路上立起长木伪装成樯橹之状,从远处看起来就好像宋军有海量的战船云集在这里。朱全赟从远处望之果然中计,南唐大军也就此逗留不前。

  朱全赟这一迟疑给了宋军组织兵力进行堵截的时间,宋军步军都指挥使刘遇带兵急速赶到了皖口(今安徽安庆大观区以东的皖河入江口)。作为赵匡胤最为信任的将领,刘遇在此之前并未在战场上建立过什么惊天动地的绝世战功,但这一仗将会让他的大名永存史册。

  刘遇别的本事不说,其勇武绝对在宋军的高级将领里面算是头一等。这时候的他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打得过,反正他到了地方之后就向朱全赟的庞大舰队冲了过去,此人之勇猛着实令人敬佩,但这一仗他差点把自己整了个有去无回。面对这群敢于主动前来送死的小虾米,朱全赟丝毫没放在眼里,他甚至懒得跟刘遇打照面。朱全赟的办法是放火,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火,而是火油。朱全赟这样做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时候江面上肯定有风,而且是西风。刘遇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大火开始在宋军的水军中间肆虐,眼看刘遇就要被整成烤肉,可就在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风向突然发生了改变,西风变成了东风,大火随即调转方向朝着南唐水军扑面而来。这一次风向没有再出现戏剧性的转变,南唐水军被大火彻底吞噬,朱全赟玩火终自焚,十万南唐水军就此全面溃败,被烧死和淹死者不计其数。作为这支超级舰队的主帅,朱全赟最后的结局在史书里有两种说法,一说是被当场烧死,一说是被俘,真相是什么如今也不得而知。

  这一仗的失败对南唐和李煜来说是灾难性更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所指望的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也没有了。可是,谁能想到已经山穷水尽的李煜这时候还在做着白日梦,他再次派遣徐铉和周惟简去开封朝见赵匡胤再次请和。
  写到这里我实在是被李煜给弄得有些烦了,甚至是开始反感这个人。不是说我不同情弱者,而是这人的行为实在是太婆婆妈妈了,一点儿也不像个老爷们儿。你要么投降要么就死战到底,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本和资格去请和?难道就靠卖可怜吗?历史上有谁是靠卖可怜而保住江山的?这里也懒得说他了,直接说徐铉这次进入开封的事。
  见到赵匡胤,徐铉跟他的主子一样再次旧调重弹,而这一回赵匡胤只是在偏殿接待了徐铉。徐铉还是那些话,诸如李煜真的是病了所以才没来见你,恳请陛下保留李氏基业,赵匡胤此时也被这些个啰里啰嗦的书生给整烦了。随着徐铉的越发激动,赵匡胤再也不想浪费时间和口舌了。他终于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然后以手按剑,以一个军人帝王的强大气势喝道:别再叽叽歪歪了,我当然知道李煜没什么大罪,可天下本就是一家,我就是要一统天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一招还真的很管用,此前还气宇轩昂的徐铉在帝王之怒面前就此焉了。
  整个南唐现在几乎就剩下都城金陵这一座孤城了,李煜也想到了出城投降,可陈乔和张洎仍然自以为金陵城高池深是不会被攻破的,他们坚决反对李煜投降。而且,张洎这回还有了切实的拒绝投降的行动,他派出五千人趁夜偷袭宋军的北边营寨。倒霉的是,他不知道驻守在北寨这边的宋军主将是宋军战力最强的潘美,而且潘美之前就领受到了赵匡胤的命令,要他在营寨前挖沟以备南唐人可能会有的夜间偷袭。张洎这一脚踢出去正好撞上了潘美这块铁板以及隐藏在铁板后面的钢刀。五千南唐大兵全军覆没,一个没跑了,战后打扫战场,宋军从这些人身上找到了十余块将军的腰牌。也就是说,南唐军队里的将军们都亲自充当敢死队了。

  对此该说什么才好?壮烈?悲惨?是无谓的送命还是生得伟大死得其所?一言难尽!
  此战过后,李煜和他的大臣们都沉默了,可他们还是不说投降的事,反正就这样死气活样地僵持着,或者也可以说是在等死。
  至此,金陵已经快被围了一年了,曹彬终究不想以武力攻城,想要让李煜主动投降。他多次派人去找李煜,他劝李煜赶快投降,如果要攻城的话金陵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李煜没理会曹彬,于是曹彬这只好脾气的老虎也终于是忍不住了,宋军开始攻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